第一百一十九章 完全爆发的徐三石(上)

  在玄武之力的加持之下,只是魂力的喷吐就让火网落下来的速度大幅度的减缓了。而他那第四魂技玄冥置换却不再是让自己和对手换位置,而是硬生生地将他的对手传送到了自己身前。
  
  是的,越是在这种大战之中,徐三石就越是冷静。他刚才做出那义无反顾的冲锋动作,实际上都是在迷惑对手,让对手大意。
  
  玄冥龟甲盾进化为玄武盾后,他的所有魂技实际上都是出现了变化的,玄冥置换由纯粹的换位转化成了可换位可传送的强大魂技。
  
  玄冥置换进化技能传送,可将一百米内任何生命体传送到自己面前,传送过来后的生命体将出现瞬间的僵直,时间虽然只有一秒,但对于防御系战魂师来说,已经足够做很多事情了。如果传送的是友军,那么,这瞬间的僵直也可以由玄武盾魂师本身控制着不出现。
  
  瞬间近在咫尺,令离焱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时就看到了徐三石那双冰冷而可怕的全黑色眼眸,紧接着,玄武盾就拍击在了他身上。
  
  论修为,离焱乃是魂王,徐三石只是魂宗。可在这一刻,玄武盾的拍击却产生了难以想象的效果。
  
  离焱在匆忙之际依旧有所反应,眼看不对,他第一时间想要做的就是jī发携带的无敌护罩。本次前来参赛,他们每个人在决赛之前都准备了一件无敌护罩,尽管这东西价格高昂,但用得好却足「绝世唐门手残手打」以扭转战局,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又是从来都不缺钱的。
  
  不过,这一次离焱却失算了,玄武盾尚未拍击到,他就感到一圈圈柔和的水波瞬间包覆住了自己的身体,要知道,他本身乃是火属性,而玄武则是水土双属性,其中又以水为主、吐为副,那一瞬间的武魂绝对压制,居然令他魂力收缩,没能成功jī发无敌护罩。毕竟,无敌护罩不是触发式的,更不是万能的。
  
  下一瞬,玄武盾就狠狠地撞在了他身上。被撞中的一刹那,离焱整个人居然都变成了黑色,然后有一种如同水波被泼洒开来的感觉。无数金属碎片从他身上四散纷飞,不仅如此,他自己也像是被一团旋窝吸附住了似的,身体并没有飞远,一连串的轰鸣骤然在玄武盾表面上暴起。同时闪耀的,则是徐三石身上的第一魂环。玄冥震。暴戾的玄冥震,变异的玄冥震!或者说是进化的玄冥震!
  
  那一刹那,离焱的身体几乎被撞击了千百下,魂导器被震散,魂力被震散,眼看着,就连生命都要被震散……
  
  天煞斗罗及时出手了,在感觉到不对的那一瞬,他就已经瞬间出现在离焱身边,一只手斩向两人碰撞的中垩央位置。
  
  玄武盾上的黑芒剧烈地震颤了一下,徐三石踉跄后退半步,而离焱却直接软倒在了地上,他胸前的骨骼至少已经有了冇七八根断裂,五脏六腑更是受到了严重的震荡伤害,如果不是自身穿戴着魂导器内甲,伤势恐怕会更加严重。
  
  就连出手阻挡了徐三石的天煞斗罗,手掌都略微颤抖了一下,可见玄武盾所释放的玄冥震胃里有多么强横。这一刻,徐三石已经不只是防御系战魂师那么简单了。
  
  一股柔和的大力托着离焱的身体将其送下比赛台,立刻就有治疗系魂师迅速赶过去为他治疗。天煞斗罗看了徐三石一眼,沉声道:“日月战队第二名个人赛队员陈安,上场。你,后退。”最后几个字是对徐三石说的。
  
  徐三石并没有收回自己的玄武盾武魂,缓步向后退去,同时手中已经多了一个奶瓶,在后退的过程中,他居然在武魂并不收回的情况下强行使用奶瓶。能够看到,一圈圈乳白色的涟漪不断从他身上向外扩散然后又向内回收。
  
  “三石。”台下,贝贝忍不住大叫一声。他最了解徐三石的能力,使用玄武盾武魂,本身就已经是jī发他自身潜能,相当于是在透支自己了,而为了短时间之内令自己的魂力恢复到最佳状态,他居然在释放武魂的时候使用奶瓶,魂力对身体的冲击虽然被强大的玄武气息压制下来,可一但他脱离玄武爆发的状态,反噬将会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
  
  而这时候,昏迷的江楠楠刚好在治疗魂师的帮助下在萧萧怀中缓缓醒了过来。
  
  看着比赛台上那正在一步步后退,背对着自己以奶瓶强行恢复魂力的高大身影,江楠楠的目光有些呆滞。

  他,他这是为了我吗?他对我……可是……
  
  复杂的情绪瞬间充斥了这位绝色少女心中,体垩内的痛苦似乎不那么明显了,心中对某人强烈的厌恶似乎在悄然融化着。
  
  他果然又觉垩醒了玄武的力量,我成功了。可是,为什么成功之后,我反而有些心慌?他对我真的是真心真意的吗?可我……可他……
  
  江楠楠脑海中,渐渐浮现出了自己第一次见到徐三石时的清静。一抹红潮也随之在她那吹弹可破的娇颜上蔓延开来。低下头,她似乎有些不敢去看台上的他,可很快,她又重新抬起了头,她的眼神也就在这一落一起之中发生了些许变化,多了一份真正的关切或者说是担忧。
  
  陈安,日月战队正选队员之一,武魂,闪鸟。陈飞的亲弟弟。两人只是相差一岁多而已。
  
  相比哥哥,陈安今年只有十八岁,以十八岁的年纪能够代表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成为一名正选队员,显然他比哥哥有着更高的天赋。但是,他就只有那么一位兄长,曾经一直都被他当作目标的血脉至亲。
  
  陈飞,死了,战死在马小桃的凤凰火焰之下,陈安的眼睛,从那一刻开始,就变成了血红。
  
  离焱,白了,他在天煞斗罗开口的那一瞬就跳上了比赛台。整个人就像是燃垩烧了一般,有一层无形的光芒在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