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史莱克,败了?(下)

史莱克这边,因为王言早就安排好了,就没有任何变化。

徐三石第一个上场,然后是贝贝,再之后是凌落宸、戴钥衡、马小桃、王冬和霍雨浩。

毫无疑问,前面五人才是个人淘汰赛比拼的主力,霍雨浩和王冬完全可以算是添头了。这哥俩一个三环、一个二环。王言将他们放在阵容中,显然也是瞄准了最后的二二三战法。到时候有他们两个再加一名魂帝坐镇第三场三对三的比赛,显然是最好的选择。别看两人个体实力不强,但他们的武魂融合技可不是摆设。

王言之所以在团战中没有让他们两个上场,一个是因为必败的战术安排,另一个也是为了尽可能隐藏他们的实力。如果不是霍雨浩和王冬的一再要求,在今天的决赛上,王言甚至都不想让他们出场。目的就是为了保护他们。

五年之后,他们无疑是史莱克战队的绝对核心,现在暴露出来的能力越多,就会被对手研究的越透彻。而且,本体宗已经瞄上了霍雨浩,王言更是不愿意让他暴露过多。

可霍雨浩和王冬却又怎肯就此不出场了呢?更何况史莱克学院的轮换阵容就只有三个,在团战之后,他们不顶上去也不行啊!所以才有了眼前这样的安排。

“个人淘汰赛开始,双方第一名队员上场。史莱克学院,徐三石,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离焱。”

徐三石根本没走阶梯。从史莱克战队待战区这边一个纵跃就上了比赛台。

这一刻的他,就连史莱克战队众人都有种陌生的感觉。

平日里。徐三石总是嘻嘻哈哈的,不是纠缠江楠楠就是跟贝贝斗嘴,偶尔露出峥嵘也不会持续时间太长。而这一刻,他整个人似乎都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沉默、冰冷,更充斥着一种难以形容的气质,那种气质可以说是威严,也可以说是领袖。此时此刻的他,已经完全不像是一名少年。而像是一名成人,一名有着冰冷气质、有着无尽战意的强者。

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哪怕他并没有释放出自己的武魂,身体周围也同样若隐若现的有着黑色气流在波动着,甚至有些浓郁的淡淡水波在他身体周围轻微律动。双眸深邃而冰冷,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择人而噬的深渊一般。

这才是进入完全状态的徐三石,此时的他。已经完全不是玄冥龟甲盾魂师,而是玄武盾的持有者。恐怖的大陆第一防御武魂的主体。

说起来也是凑巧,徐三石的对手却正是一名火属性的魂师。

离焱,原本日月战队的正选七队员之一,但从他能够被梦红尘和笑红尘替换就能看出,在原本的七名正选队员中他的排名是靠后的。他的武魂是火元素,但却并不是纯粹的火元素,是有很多杂质的离火,如果单纯修炼魂师能力的话,将很难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所以他选择了魂导师这条路线。他无法通过自己的武魂给自己带来持续战斗的更多魂力。却能够借助自身离火,通过一个个魂技在自己的魂导器上全部附加火的气息。当然。和马小桃的凤凰火焰相比,他的火是有着鸿沟一般差距的。但能够在二十岁之前就成为五级魂导师的,又岂会是普通存在?

双方一上场,就有种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感觉。日月战队可是已经战死了两人之多啊!平日里他们都是在一起修炼、一同提升的伙伴。就这么永别了,离焱心中的恨意能少么?

殊不知,徐三石内心的恨意甚至比他们更强。当他看到昏迷不醒的江楠楠时,内心的逆鳞已经被完全揭开,此时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无论如何也要替江楠楠报仇,击溃眼前的对手。

天煞斗罗并没有过多的话语,示意二人退后,他的脸色很难看,不过,最复杂的团战已经结束,他自信,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他有足够精力监控双方的每一次碰撞。

“比赛开始!”

伴随着天煞斗罗黄津绪的一声大喝,双方已是同时有所行动。

离焱右手向上一挥,一门粗大的魂导炮瞬间就扛在了肩膀上,看都不看,向着徐三石的方向就是一炮轰出。

顿时,一团足有人头大小的火球直奔徐三石疾飞而来。火球在空中更是带起一连串的气爆声,所过之处,空气完全扭曲。

他的离火是不强,但是,通过魂导器的压缩和凝聚,威力依旧可怕。将自身魂力属性溶于魂导器之中,这就意味着他所使用的这件魂导器乃是自己亲手所制。

正常情况下,无论是谁在面对魂导器攻击的时候,第一个想法都是闪躲。经过魂导器压缩之后的魂力,攻击力都是相当强悍的,闪躲开来才是最好的选择。

但是,徐三石却并没有这么做,他直接迈开大步,骤然就像对手冲了过去,与此同时,他的武魂也释放了出来。

正如王言和史莱克战队众人预料的那样,受到了江楠楠的刺激,徐三石的武魂才一释放,立刻展现出了玄武的气息。

细密、厚重的龟甲上,多了一条墨绿色的蛇,蛇的双眼是鲜红色的,龟蛇相依,这才是玄武本向。

一圈水波般的黑色光晕从盾牌上迅速扩散开来,此时的徐三石,仿佛整个人都变成了同样的黑色,面对那巨大的火球,他做出了一个霸气十足的动作。右手中的玄武盾横扫,就那么用盾面抽击在了火球之上。

正常情况下,任何魂导武器所释放的威能遭遇碰撞都会立刻碰撞,跟别说本身就是火属性的攻击了。

但是,眼前的情况却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当徐三石的玄武盾抽击在那颗大火球上的时候,盾牌表面上的墨绿色大蛇眼中红光一闪,顿时,一股柔和的水波奇异的包覆在了那枚火球之上。火球是爆炸了,但它的爆炸却因为这股水波的包覆延迟了一秒。而这一秒,却足以决定很多事了。

火球被盾牌硬生生拍飞,足足飞出十余米才轰然炸开,哪怕是余波也无法降临到徐三石身上。而徐三石依旧迈开大步迅速前冲,武魂进化到玄武盾状态,他整个人的修为都有着全面的提升,就连速度都快了许多。

离焱一炮落空却是丝毫不慌,这比赛台上的边宽有一百米,徐三石想要冲到他面前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做到的。

一根根金属炮管瞬间就出现在他身上,一道道强光不断亮起,不仅如此,他还换上了一门巨大的火炮,但这门火炮却并非是向徐三石轰击的,而是轰向徐三石头顶上方。

一张巨大的火网瞬间从天而降。直奔徐三石当头罩落。

这一击,离焱是计算了提前量的,如果徐三石继续前冲,必然是会被这张火网所笼罩,如果他停顿,那么,他就会被离焱牵制住足够多的时间,更多的魂导器也会随之发威。离焱等待的,就是徐三石被自己迟滞的机会,他的持续战斗力并不强,但爆发力却是相当强悍的,但那最强的爆发肯定是要在最适合的时机才能施展出来。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徐三石必定会停下脚步等那火网落地,或者是从旁边绕过去的时候。徐三石却做出了谁也没有猜中的选择。他脚下步伐根本就没有停顿,居然就那么继续前冲,直接被火网当头罩落。

一抹冷笑出现在了离焱嘴角,他可以肯定,徐三石绝对不知道,他所释放的这张火网乃是他自己研制出来的一种魂导器,这张火网会像囚笼一样限制敌人,但是,他自身所释放的任何火属性攻击却都能够轻易穿过火网继续攻击。也就是说,落入火网中,徐三石一定会更惨。至少离焱是这么想的。

眼看着火网下落,就要笼罩在徐三石身上了,他手中的玄武盾还要在正面抵挡离焱的各种魂导器攻击,根本腾不出手来防御空中。

这个时候,徐三石终于停住了脚步,看都不看那从天而降的火网,盾牌横于胸前。

下一瞬,和他正面相对的离焱,就看到那玄武盾的盾面之上,两点红芒瞬间闪烁了一下。然后,他就出现了一种空间扭曲的虚幻感觉。

仿佛身体周围的一切都变得不真实起来,离焱也说不清楚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他的大脑甚至因此而有些眩晕,就连魂导器攻击都出现了停顿和散乱。

这份空间扭曲的感觉只是持续了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但是,下一瞬,离焱的脸色却已是一片骇然。因为他吃惊的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徐三石面前,而且就在玄武盾前方。那巨大的火网甚至直到此时才刚刚落了下来。

浓郁的黑色魂力从徐三石体内喷薄而出,他身上的第三、第四两个魂环是同时闪亮的。

第三魂技,玄冥之力,第四魂技,玄冥置换。可是,当玄冥龟甲盾化为玄武盾,一切都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