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史莱克,败了?(中)

王言快速迎上去,已经有星罗帝国专门负责治疗的治疗魂师过来为她压制伤势。因为男女有别的缘故,再加上个人淘汰赛马上就要开始。王言让萧萧暂时看护江楠楠,然后将接下来个人赛的七个名额报了上去。
  
  这七个人分别是:马小桃、戴钥衡、贝贝、徐三石、凌落裳、霍雨浩和王冬。
  
  是的,在个人赛中,霍雨浩和王冬终于被排了出来。而徐三石也被凌落哀用冰元素弄醒了过来。
  
  “楠楠,楠楠一、”才一醒转,徐三石就迫不及待的大叫出声。体内魂力更是暴躁的向外奔涌着。
  
  “冷静点。”贝贝一巴掌抽在他脸上,这才将眼睛已经变成一片漆黑的徐三石打的缓过来几分。
  
  徐三石很快就找到了躺在萧萧怀中的江楠楠,三两步冲过去,他的身体甚至都因为情绪jī荡而有些颤抖了。
  
  “她怎么样?她怎么样?”徐三石有些惊慌的问着。
  
  王言来到他身后,拍拍他的肩膀,沉声道:“伤势很严重,但无性命之忧。三石,想为她报仇么?”
  
  徐三石猛然回过身来,“当然。”因为这声回答过于高昂,他的声音都有些变了。
  
  王言点了点头,道:“那好,我给你这巧)机会,个人淘汰赛你第一个上。”
  
  “好,我现在就去,干死他们。”一边说着,徐三石接过王言递来的奶瓶魂导器,立刻闭上双眼迅速恢复着先前消耗的魂力。
  
  为了这场决赛,就在这两天的准备时间中,王言特意又买了几个奶瓶,现在人手一个,全都在用最快的速度恢复着魂力。个人淘汰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王言的眼神很冷静,他的脸色虽然有些憔悴,但目光却十分坚定。
  
  是的,团战的失败,原本就在他计划之中。
  
  整体实力上,史莱克战队无疑是要落后于对手的,日月战队都是强大的魂导师,拥有着同级别中最先进的魂导器。他们的集团战斗力无疑是最强的。也就是说,他们在团战中能发挥出来的实力最为强横。
  
  硬碰硬,史莱克这边获胜的机会不超过三成,在完全不清楚笑红尘、梦红尘这对兄妹能力的情况下,王言果断的做出了放弃团战胜利的战术。
  
  他的战术很简单,团战中,所有队员尽可能保存自己。不会在个人赛中上场的江楠楠与和菜头则全面发挥口团战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可能的杀伤对手几名队员,让其失去继续参加个人赛的战斗力。别忘了,今天的决赛是一鼓作气进行的。就算日月战队整体实力强悍,可实际上,他们的魂王数量也很有限。像笑红尘和梦红尘这对兄妹本身修为达到魂王水平虽然已经超出了王言的半断,日月战队也依旧只有九名魂王。
  
  击溃一个,接下来的对手就有可能少一名魂王。
  
  事实证明,王言的战末是很成功的。
  
  林夕和陈飞的死并不是王言的计划,但全力以赴的马小桃实在是太可怕了,在这种决赛之中根本没办法留手,再加上一些意外,居然杀死了对方两名五级魂王。同时还消耗了对手数个无敌护罩。更重要的是,笑红尘重伤。这就让他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很可能出不了场。九个魂王两死一重伤,对手继续参赛的人手就会受到限制。对后面的个人赛就有利多了。
  
  不过,江楠楠为戴钥衡挡住那一击却并不在王言的计划范围内。但是,他却能猜到江楠楠的苦心。
  
  尽管江楠楠一直都对徐三石不假以辞色,但她很清楚,自己很可能会成为徐三石的逆鳞,所以,她义无反顾的顶在前面,要知道,一旦她的无敌金身坚持时间不够的话,说不定就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啊!可这个小姑娘却依旧冲了上去,并且最终获得了最好的结果。徐三石被激怒,体内隐藏的力量已经处于半觉醒状态,也正是她的全力一拼,才令笑红尘最终重伤。可以说,史莱克战队众人对战木的执行甚至要比王言想象中更好。
  
  在这场团战中,最大的功臣无疑是实力最强的马小桃,不是她的全力爆发就没有这个结果。然而,在王言心中,功劳第二的却不是江楠楠,而是整场比赛几乎没有出手,只是在最后时刻喊出了那句认输的贝贝。
  
  什么叫大局观?在最关键的时刻能够看准局势作出最正确选择的就是大局观。
  
  贝贝喊出认输的那一刻,绝对是恰到好处。对手剩余四人的实力依旧强横,而且双方距离还很远,魂导器的威力还能保持在最大状态。就算戴钥衡最终近身,马如龙召唤的那头嗜血魔猿一块就不好对付,未必能够在短时间解决。毫无疑问,当时场上的局面史莱克战队是不可能获胜的。既然如此,当然要保证战斗力,在接下来的个人淘汰赛上下工夫了。
  
  喊出认输的原本应该是戴钥衡的,但戴钥衡那时的情绪明显已经有些失控,可贝贝却做到了这一点,这不由得让王言对他越发欣赏了。
  
  个人淘汰赛在开始前,双方是要先制定好上场顺序的,然后交给裁半口这才能确保尽可能的公平。
  
  王言早已将名单准备好了,第一时间就交给了天煞斗罗黄津绪。而日月战队那边却因为两死一重伤而出现了变化,带队老师一阵手忙脚乱。
  
  “不行,我要上,我当然要上。如果个人淘汰赛不上,接下来的二二三战法也没我什么事儿了。妈的,实在是太窝囊了。”
  
  别看笑红尘身受重创,此时却依旧在叫嚣着。两名正选队员的死对他触动其实不大,本来他人缘就不太好,那些正选队员喜欢他才怪。
  
  但是,他心里憋屈啊!
  
  一直以来,笑红尘都被认为是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有史以来的第一天才,绝强的天赋令他不只是一名魂导师,更是一名优秀的魂师。而且两者还能近乎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之前他和妹妹梦红尘之所以一直没有出场,就是被当做杀手锏留在最后对付史莱克学院的。可谁知道,第一次上场,第一次当中露脸,他就丢了大人。
  
  全力的攻击居然被对方一个绝美的姑娘挡住了,更倒霉的是,还被人家姑娘用脚夹着脖子甩到空中。最后重创于戴钥衡之手。大有几分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感觉。他能不郁闷么?
  
  笑红尘的身份在日月战队中是极为敏感的,带队老师可不敢让他冒险啊!一看他受了重伤,再加上先前已经战死了两名学员。立刻就准备取消他参加个人赛的资格,换另一名预备队员上。这笑红尘能干么?
  
  他还打算力挽狂澜呢,还打算在数十万星罗民众面前露脸呢口真要就这么认了,他简直可以用欲哭无泪来形容啊!
  
  所以,无论如何他也不肯就这么被替换下去,一边被星罗帝国治疗魂师,一边和带队老师强辩,说什么也不肯放弃比赛。
  
  带队老师沉声道:“笑红尘,你冷静点。别忘了你对于咱们学院意味着什么,如果你真的出了事,你让我如何跟堂主交代?”
  
  笑红尘怒道:“不用你交代,我妹妹这不是在这儿呢么?要是我真的战死在比赛台上,她也会帮我回去跟爷爷说清楚的。反正我不管,说什么我都要上,你要是不让我出场,别怪我回去跟爷爷面前告你一状。”
  
  梦红尘有些无奈的道:“老师,不行就让我哥上吧。大不了不让他在个人赛上上场,我想前面有我们六个应该也够了口实在不行,个人赛如果我们输掉,接下来的二二三战法,我哥和我一起出场,我们才能发挥出最强实力。他也可以趁个人赛这段时间尽可能恢复一些。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刚才比赛中死去两位学长有一部分原因是意外。”
  
  带队老师眉头紧皱,他是真惹不起这俩小祖宗啊!直到天煞斗罗在台上催促了,才无奈的道:“那好吧。但说好了,个人赛就算我们输了你也不能上场。最多就是在后面的二二三比拼中和梦红尘一起出场。”
  
  “行,就这么着。”笑红尘痛快的答应下来。他也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白虎破灭杀轰的他五劳七伤,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治疗好的。有个人淘汰赛的时间缓冲,他相信自己至少能恢复几成实力,再加上妹妹,总也可以有所作为才对。也比在台下眼巴巴的干看着好。
  
  就这样,日月战队的个人淘汰赛的参赛人选和顺序才定了下来。
  
  马如龙先前消耗也很大,显然不可能第一个上场,第一个上场的,是先前被梦红尘和笑红尘替换下来的原正选队员口然后是另一名被替换的正选队员。这两个人之后是米迦、梦红尘、萧夏风、马如龙和笑红尘。之所以将梦红尘排在靠前的位置,自有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