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循环赛之贱人徐三石!(下)

“美女!”徐三石眼看着对面上来个姑娘,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从卖相上来看,徐三石本身的相貌是相当不错的,国字脸、鼻直口方,虽然不及贝贝的俊秀儒雅,但也算得上是相貌堂堂了。可这家伙的性格偏偏和相貌完全不搭。

对面上来这位赏月姑娘,身高足有一米七开外,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相貌虽然不是绝美的,但身材却极为健美修长,尤其是一双长腿,很有特点。

一身劲装将她那绝佳的身材完全显现出来。

徐三石这贱人看姑娘是从下向上看的,所以他率先看到的是人家那双修长、浑圆的大腿。然后在徐徐向上,当看到那隆起鼓胀的胸脯时,他的瞳孔还有瞬间放大的趋势。嘴微张,看那模样,似乎马上就要流下口水了似的。

幸好,徐三石还知道下面有江楠楠看着,多少还会收敛几分。勉强把到了嘴边的口水咽了回去。

赏月年纪要比徐三石大不少,又有男朋友。对于徐三石的表现看的很清楚,顿时柳眉倒竖,“你看什么?”

徐三石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道:“馒头。”

“你……”赏月大怒,直接就向他冲了过去。

可能是因为裁判对某人的猥琐样子也看不下去了,立刻喊了一声开始就往后退去。

赏月的战斗方式和先前的马英俊完全不同,在她身后。有一双长刀。此时身形前冲,双手向背后一探,就将长刀摘了下来。双手左右一分,两柄长达四尺的大刀顿时亮起浓烈的白炽色光彩,带起两道长达三尺的刀芒,直奔徐三石斩去。

台下的王言几乎脱口而出,道:“近战魂导器。你们注意看了。凡是使用近战魂导器的魂导师。全都是近战能力非常强的。或许他们的魂技会弱一些,但近战能力却相当强悍,对付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可能不让他们近身。否则就会有不小的麻烦。”

霍雨浩聚精会神的看着,他也是拥有近战魂导器的,而且那件魂导器还是母亲留给他唯一的遗物。白虎匕。

当初他面对风狒狒的时候,就是因为白虎匕的特效这才幸免于难并且杀掉了自己有生以来面对的第一只魂兽。

“当、当——”

台上。赏月那一双长刀狠狠的斩击在徐三石的玄冥龟甲盾上,迸发出浓烈的白炽色光芒。此时赏月的魂环也显现了出来。和之前的马英俊一样,也是三黄一紫,而她的武魂则有些奇怪,看上去,她的变化主要体现在头发上,原本的一头金发变成了铁灰色,同时身材也变得高大了几分,甚至有肌肉隆起。一双眼睛也变成了晶黄色。嘴唇微凸。隐隐有犬牙露出。

狗类武魂?而且应该是一种力量很强的狗类武魂。

这个武魂本身是相当不错的,有不小的力量增幅,再配上赏月近战魂导师的能力,可谓是相得益彰。唯一的缺憾就是,这武魂用出以后。对赏月自身的美感破坏较大。

于是,徐三石在用盾牌挡住赏月攻击的同时,嘴里还很贱的喊了一句,“鬼啊——”

他这一叫顿时气得赏月七窍生烟,一双长刀挥舞的宛如疾风暴雨一般疯狂的斩击徐三石。而徐三石虽然嘴贱,但这个时候却像是受气包一般。只是不断微调着自己的玄冥龟甲盾,整个人都龟缩在后面,似乎根本没有还击的意思。

剧烈的轰鸣声不断在台上响起,身为史莱克学院队员的徐三石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再次引起了观众们的哗然与不解。在他们看来,都是一个学院的,徐三石怎么和霍雨浩的差距就那么大呢?

催动魂导器是要消耗魂力的,而且近战魂导器的威力越强,消耗魂力也就越大,赏月这一双长刀乃是三级近战魂导器,攻击力相当不俗。在她不惜魂力的全面强攻下,至少从表面看去,徐三石被她攻的节节败退。

不过,就算她修为不弱,但也终有力竭的时候,一阵狂风暴雨的攻击之后,她也感觉到了体内魂力的过度消耗。而此时徐三石虽然在连连后退,但距离比赛台边缘还有十米左右的距离。

赏月也并不是没有尝试过寻找徐三石的破绽。但徐三石的玄冥龟甲盾用的却非常巧妙。无论她怎么攻击,都能适时挡住。更重要的是,如果她从其他方向攻击,反而会令后退的徐三石稳定住脚步向其他方向退开。这样一来,赏月几乎是下意识的就选择了从正面强攻。

魂力消耗过大,赏月手上双刀不由得缓了缓。

就在这个时候,徐三石却又开口了,“啊、啊……,不行了,我要不行了。快,用力点,再用力点。”

“混蛋——”赏月杏眼圆睁,猛的深吸口气,强行提聚自身魂力,手中双刀的攻势再次加紧。再次逼迫的徐三石节节后退。

十米、九米、八米……

五米、三米、一米……

终于,在赏月的不懈努力下,徐三石已经被她逼迫到了比赛台边缘。眼看着再进一步就要跌落了。

赏月身上的四个魂环在先前攻击的时候就在不断交替亮起,但从表面上并没有看到她使用什么魂力。这就是魂导师的特点了。在选择附加魂环的时候,赏月所选择的全部是对自身力量、速度增幅的能力,以弥补她武魂本身的不足。这样一来,再配合上近战魂导器,就能让她的战斗力远比自身成为魂师强得多。

此时,眼看即将功成,她身上的最后两个魂环同时闪亮,双刀散发出的白炽色光芒已经有了微微泛青的色泽。浓烈的魂力波动甚至令周围的空气一阵扭曲。双刀挥斩,全力以赴的劈向徐三石。

赢了!

在赏月劈出这两刀的时候,无论是她自己还是他们云罗学院的学员们心中几乎都升起了同样的念头。

赏月的攻击力他们是知道的,如此全力以赴的攻击,就算是魂王级别的强者也不见得能从正面抵挡住。更何况已经是毫无退路的徐三石呢?

可是,他们心中赢了这个念头才刚刚升起,瞬间就变成了惊愕。

眼看着赏月双刀即将斩在玄冥龟甲盾时的刹那,徐三石的身体突然一侧,同时盾面倾斜,赏月的双刀几乎是擦着盾面劈过去的。

徐三石已经到了比赛台边缘不假,但同样的,赏月自己也是到了比赛台边缘啊!她这一下扑空,整个人立刻借助冲势就冲了出去。

她最大的失误就是中了徐三石的计。被激怒后,她的判断力明显受到了影响,再加上一连串攻势占据了绝对上风,她就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虽然身为一名防御系战魂师,但徐三石并不只是会防御,而且是可以闪避的啊!

先前她的那么多攻势徐三石都没有闪躲,而到了这最关键的时刻才突然变化。赏月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当她和徐三石错身而过时,赏月一下就清醒了,但是,她再想凭借双刀劈向地面稳定自己的身体却已经晚了。

徐三石手中玄冥龟甲盾灵巧的一个翻转,盾面轻轻的拍在赏月向后翘起试图稳定中心的臀部上。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借助赏月自身前冲的速度,这已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赏月整个人顿时跌落擂台,摔了下去。

这已经是连续第二场出现戏剧性的变化了。在从始至终被动挨打的情况下,在看上去随时都有可能崩溃时,徐三石却突然反败为胜。这真的只是侥幸么?

跌落台下,赏月脸色铁青,可此时她却因为先前的全力以赴而有些力竭了。

台上,徐三石正一脸无辜的看着她,耸耸肩膀,道:“不能怪我吧。是你自己弹性太好了,把自己给弹下去了。失误,这绝对是失误。”一边说着,他的眼神还瞟了瞟赏月的翘臀。更加猥琐的是,他看了一眼赏月后,目光又飘到休息区的江楠楠身上。

江楠楠脸色一寒,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把剪子,然后取过面前桌案上一根长条形的水果,“咔嚓——”

徐三石只觉得某处一紧,瞬间转身,脸上神情已经变成了一副大义凛然,向裁判道:“我赢了。下一场吧。”

裁判看着他的眼神也变得古怪起来,他还从未见过如此怪异的比赛。

就在这时,云罗高级魂导师学院的队长已经登上了比赛台,大步走到徐三石面前。

在所有人看来,这位队长都应该因为先前徐三石的作为而愤怒和斥责。但是,令裁判都有些吃惊的是,他没有。

面对徐三石,他虽然面罩寒霜、脸色沉凝,但却并没有发怒,而是略微向徐三石躬身施礼,“云罗高级魂导师学院,司徒宇。”

徐三石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脸上放松的神色略微收敛了几分,“史莱克,徐三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