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邪魂师(上)

  ”我们出发之前已经知会过星罗帝国在明斗山脉附近的守军了,届时他们会提供给我们详细的地图和准确情报。如果没有问题,我们就要全速出发了。把你们的监察者之戒都收好了,只有执行任务的时候才能戴上。”
  
  众人纷纷表示准备停当,马小桃道:“你们几个修为低的容易拖延速度,我们没办法迁就你们。这样,我带着霍雨浩,戴钥衡,你带王冬,凌落哀,你带着萧萧。出发。”
  
  自从让马小桃介绍监察任务开始玄老就不在开口了。一切都由马小桃来掌控。这即是对马小桃指挥能力的信任,同时也是对她的磨练。龙无首不行,这次的监察任务也是大赛开始前的最后磨合。
  
  “我要马学姐带。”王冬突然开口说道,然后抢先来到马小桃身边,一脸钦佩的微笑,“马学姐,我最佩服你了。你带我好不好?”
  
  马小桃愣了一下,笑道:“好,那我带你,戴钥衡你带霍雨浩。我们走。”一边说着,她右手在王冬腋下一托,腾身而起,疾行出发。
  
  戴钥衡和凌落哀也是同样的动作,分别带上霍雨浩和萧萧加速前行。
  
  霍雨浩心中暗暗腹诽,王冬什么时候佩服过马小桃了,似乎倒是对马学姐流露过莫名的敌意是真的。这家伙到底搞什么?
  
  他知道却并不代表马小桃也知道,此时在马小桃的帮助下,王冬一脸的满足。心中更是十分得意。至于他那点小九九究竟是什么,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
  
  这一全面加速,就展现出内院弟子们的强大实力了。贝贝、徐三石、江楠楠都已经全力以赴,但跟的却依旧十分辛苦。反倒是和菜头好一些,他有魂导加速器辅助,四级魂导加速器已经能够任意控制加速程度了,再加上他身体强壮,跟的反而不那么吃力。
  
  马小桃虽然带着王冬,但依旧冲在第一位,甚至还要不时降低速度等等后面的人。泻火凤凰武魂的强大速度能力彰显无疑。
  
  戴钥街带着霍雨浩,霍雨浩只觉得自己宛如腾云驾雾一般,戴钥衡的手掌宽hòu有力,支撑在他腋下,就像是一个平稳的软托一般。戴钥衡脚尖每一次点地,身体都会如箭矢般前冲三丈开外,在速度刚刚开始降低时,脚尖立刻再次点地加速。因此,他的前行速度虽快,但却十分平稳。霍雨浩甚至是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高速前行了。
  
  道路两旁,景物高速掠过,哪怕是以霍雨浩灵眸的能力都有种目眩神迷的感觉。
  
  “雨浩,听说你和我弟弟之间闹得不太愉快?”戴钥衡一边全速奔跑着,一边向霍雨浩说道。
  
  霍雨浩吃了一惊,不是因为戴钥衡的话,而是因为他在如此急速奔跑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开口说话,而且声音没有丝毫抖动,就像是正常聊天似的。这戴钥衡的实力真是可怕啊!
  
  “嗯。”霍雨浩模棱两可的哼了一声。
  
  戴钥衡一脸诚挚的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交恶的过程,但想来是华斌不对。作为兄长,我代他像你赔礼道歉了。华斌自幼天赋异禀,养成了傲慢的性格,我已经斥责过他了,还扇了他一巴掌。说起来,这还是我第一次打他。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们都在史莱克学院中修炼,现在你又成为了监察团中的一员,以后我们就是兄弟,是袍泽了。我希望在你心中不要有什么芥蒂,需要帮忙的话尽管说话。这次华斌欠你的,以后我帮他还。”
  戴钥衡这话说的太漂亮了,如果不是霍雨浩曾经真切的感到过他情绪中曾经出现的狞恶和强烈杀机,说不定还真的会为他这番话为难。但此时他心中却只有冷笑。戴钥衡这是要拉拢我么?
  
  “学长,其实我也有错。您说得对,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霍雨浩确实做不到戴钥衡那一脸真诚的样子,只能让自己的情绪尽可能的平静。杀母之仇,自幼的艰难困苦又岂是几句道歉就能解决的?更何况,霍雨浩的感知比常人要强,更有着精神探测的存在,戴钥衡在说刚才这番话的时候,整个人心跳始终平稳,没有出现半点的不同,也就是说,他的情绪十分稳定,和表现甚至有些jī动的真诚格格不入。
  
  戴钥衡听了霍雨浩的话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看上去霍雨浩依旧有些芥蒂,但在他看来,霍雨浩天赋再好也还只是一个喜怒形于色的孩子。神色间的勉强和敷衍反而是正常的。
  
  但他肯揭过上次的事,就是一个不错的开头。拉拢一个孩子,在他看来并不难。而且,霍雨浩的技能虽然不错,可本身修为毕竟太低了,还远远达不到对他有所威胁的程度,甚至在他看来,就算和戴华斌相比,霍雨浩也要差的多了。
  
  戴钥衡微微一笑,道:“这样就最好了。等接触的时间长一点,你就知道我是怎样的人了。”
  
  如果换了霍雨浩进入史莱克学院之前,他恐怕连掩饰自己的情绪都做不到,在戴钥衡面前必定会进退失措。但一年多后的今天,他却成熟的多了。他知道,自己短时间内绝对没有报仇的可能,既然如此,就只有虚与委蛇了。
  
  “学长,刚才我听马学姐说起邪魂师,那是什么啊?”霍雨浩虽然没有戴钥衡那样的修为,但他现在奔跑几乎不用费力,以魂力护住口鼻说话还是可以的。
  
  戴钥衡呵呵一笑,道:“我就知道你要问这个。邪魂师也是魂师,但他们却很可怕。”以戴钥衡的修为和自信,说起邪魂师三个字的时候,眼中竟然被霍雨浩捕捉到了一抹恐惧口以他这史莱克学院的精英居然都要惧怕邪魂师,霍雨浩原本只是随口问出,但此时却是暗暗吃惊。
  
  “邪魂师的存在由来已久,据说当年第一代史莱克七怪中的唐三先祖就曾经遭遇过一位强大的邪魂师,而且还是邪斗罗。并且从他那里得到了一个领域类的能力。所谓邪魂师,就是魂师之中一些拥有极为特殊的邪武魂的存在。”
  
  霍雨浩吃惊的道:“武魂也有邪恶的么?”
  
  戴钥衡点了点头,道:“武魂可以是任何东西。
  
  武动本身并没有正邪之分,但是,当一些能够修炼的武魂需要以特殊方式进行修炼之后。那么,这个武魂就必定是邪恶的。我给你举个例子你就明白了。”
  
  “大约在六百多年前,大陆上曾经出现了一位强大的邪魂师,并且最终成为了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他给自己的封号叫做血婴。他的修炼方式极其特殊,武魂更是十八岁时才觉冇醒的。武魂觉冇醒之后,他就对婴儿产生了一种特殊的癖好。必须要吸食婴儿脑髓,吞噬婴儿心脏才能修炼。你说,这样的魂师能不邪恶么?他从普通魂师修炼到封号斗罗,要祸害多少的婴儿?”
  
  霍雨浩只觉得一股凉气顺着尾椎扶摇直上,一直冲到头皮,那种头皮发炸的感觉令他险些惊呼出声,他从未想到过,竟然还有这样的魂师存在。
  
  戴钥衡眼中也同样流露着恐惧,“血婴斗罗的实力极其强横,他那邪恶的修炼之法冇令他在短短二十年时间内,不到四十岁就达到了封号斗罗级别。他在施展魂力的时候,就会出现一个血婴,有着无与伦比的恐怖攻击力和腐蚀能力。他的全部九个魂环之中,最低的一个都是千年级别,更有两个十万年魂环之多。后来,还是咱们史莱克上一任监察团团长亲自出手,寻找了他五年之久才将其铲除。在那之前,咱们学院已经是十几位老师和学员死在他手上了。你说,这邪魂师可怕不可怕?”
  
  “或许,邪魂师天性也并不邪恶,但魂师的个人实力与权力是一样的,都很容易引人走向黑暗。看着唾手可得的强大力量,又有几个人抵抗的住诱冇惑呢?最终,只能由邪入魔,走向堕落。对于咱们监察团来说,这些邪魂师是我们最大的对手,也是最难对付的对手。但一旦发现有邪魂师出现,就必须要尽快铲除。因为他们不但破坏力强,而且成长速度极快,虽然邪魂师很难活的太久,但他们却能够在有生之年中产生巨大的破坏性。”
  
  霍雨浩恍然道:“原来如此,谢谢你学长。”虽然他心中对戴钥衡始终存在着警惕,但也不得不承认,身为内院弟子,戴钥衡的知识和见识要比他丰富得多。
  
  “学长,我还有一个问题。刚才马学姐说,三天之内我们就要完成这个任务。虽然我们现在速度已经很快了。可是,咱们学院地处于天魂帝国,毗邻星罗帝国北疆中部,而明斗山脉则是在星罗帝国西部,距离何止千里。三天时间就算我们拼尽全力也未必能够赶到啊!更别说是杀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