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极限单兵计划(上)

和菜头申请加入唐门,这对目前一共只有五人的唐门来说绝对是件大喜事。贝贝虽然答应下来,但毕竟唐雅才是唐门门主,众人一起找到唐雅,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她。

唐雅自然是大喜过望答应下来。唐门当初的没落就是因为魂导器的大范围出现,而如今唐门想要重新崛起,却就要从魂导器方面着手了。足够优秀天赋的唐门弟子只能保持唐门的一定战力,而真的想将唐门恢复曾经的辉煌,那么,经济收入是必不可少的。而魂导器不但能够带给唐门经济收入,同时也能够让唐门在大陆上的地位重新提升。

如何将魂导器与唐门暗器结合起来,自然就是重中之重。霍雨浩已经开始体现出了在魂导器方面的天赋,但他毕竟只有一个人,而和菜头却已经是一名四级魂导师了,而且他还是帆羽的嫡传弟子。有他加入,唐门实力可以说是大涨一截。

唐门式微,一切从简,唐雅收和菜头入门的仪式并不繁杂,仪式之后,众人一起吃了顿好的庆祝一番,江楠楠与徐三石也一同参加了。

“小师弟,我想和你单独聊聊。”晚饭过后,和菜头叫住了准备回宿舍休息的霍雨浩。

“嗯?好啊!”霍雨浩有些惊讶的看着似乎有什么心事的和菜头,停下脚步。

王冬道:“我先回宿舍,你们聊吧。”说完,他先行而去。

霍雨浩来到和菜头身边。看着有些欲言又止的他,道:“和师兄,你怎么了?”

此时天早已黑了,晴朗的天空中悬浮着一颗颗璀璨星辰。

和菜头仰头望天,脸上的那份憨厚竟然渐渐的变了,变成了一种凝重,他那双眼眸中往日的茫然也随之渐渐消失。一种霍雨浩从未见过的深邃缓缓出现。

这一刻,他整个人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样子,气质大变的同时。令霍雨浩已经有些认不出他来了。

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霍雨浩脸上满是吃惊之色,“师兄。你……”

和菜头重新看向霍雨浩,此时,他的眼神之中,除了深邃似乎还有一些其他东西。

“雨浩,知道么,我很羡慕你的天赋。如果我有和你一样的天赋,那么,我一定会拼尽全力去努力,去得回我应得的一切。可是,我不能。哪怕我已经拼尽了全力。却依旧要受到天赋所限,未来我的最大成就,顶多也就是和老师齐平而已。但你不同,你有着双生武魂、极致武魂,你的未来不可限量。哪怕是在咱们史莱克学院这样的地方。你的光彩依旧能够照耀一切。”

听着他的话,霍雨浩不禁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师兄,你在说些什么啊!”

和菜头脸上流露出一丝苦涩,“你知道么,在咱们魂导系。一直有一个计划。这个计划叫做极限单兵。”

“极限单兵?”霍雨浩惊讶的道。

和菜头点了点头,道:“这也是咱们魂导系最为重要的一个计划。是为了能与日月帝国魂导师分庭抗礼而创立的。”

“所为极限单兵,指的就是以一人之力改变一场局部战争的胜负。拥有这种能力的人,就是极限单兵。”

霍雨浩好奇的道:“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应该就可以做到吧。这个和我们魂导系又有什么关系?”

和菜头摇头道:“不,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或者能够改变战场局面,但在一场足够大的战争之中,却不可能将其扭转。难道敌人就不会有这种层次的强者么?而极限单兵不一样。极限单兵乃是为了战争而存在,不仅个体实力强大,而且要擅长使用和制作各种魂导器,擅长隐匿、潜伏、破坏,能够敏锐的找到一场战争的节点所在,予以破坏或者是辅助。极限单兵不是统帅,但却是能够改变一场战争的艺术家。封号斗罗只是单纯的个体强大,但在一场战争中的作用却远远无法与极限单兵相媲美。原本,我就是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而老师也一直将我当成实现这个计划的对象。可是,自从你来了,一切都变得不同了。你比我更要有天赋的多,无论是在魂导器制作上还是个人实力方面,你都要更加强大。老师昨天刚刚通知我,以后我将不会在被当成极限单兵培养了,而是作为你的辅助单兵出现。如果说你是未来的极限单兵,那么,我就是你的移动武器库。”

听他说了这番话,霍雨浩不禁大吃一惊,忍不住叫道:“和师兄,我……”

和菜头一抬手,阻止他说下去,“雨浩,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

霍雨浩真的不希望有这种情况出现,自从他加入魂导系跟随帆羽学习开始,和菜头在各方面对他多有关照,在魂导器制作方面,无私的将经验传授给他。霍雨浩对他的尊重一点都不比贝贝少。他却没想到,正是因为自己,竟然剥夺了这位师兄的希望。一时间心中顿时大为痛苦。

正因为从小生活在公爵府那个世态炎凉的地方,霍雨浩反而更重感情。在史莱克学院,他得到了温暖与友情,他十分珍惜这份感情,此时此刻,他心中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要放弃在魂导系的学习。

和菜头拍拍霍雨浩的肩膀,脸上的神色变得平和了几分,“雨浩,别急,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或许,换了是别人,我会很不服气,甚至不愿接受老师的这个安排奋起反抗。但是,获得极限单兵计划资格的是你,我心中不但没有不服,反而很是高兴。”

“我知道自己的缺陷所在,无论我多么努力,最终都不可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极限单兵。因为我的武魂弊病太大了。从类别上来说,我是一名食物系魂师。尽管我的武魂对于魂导师的辅助效果不错,可是,我自身的战斗力毕竟是有限的,远不能和你们这些战魂师相比。我付出了全部的努力,可是,我所能凭借的也只有魂导器而已,但是,在很多时候,魂导器的作用却远远不及武魂。我足够努力,但是天赋却不是努力所能获得的。”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么?在学院里,我一向以最质朴的形象示人,再加上我的名字特殊,大家一般都叫我菜头,或者是给我起各种外号。黑大个啊,肌肉男之类的。唯有你不同。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叫我和师兄。你那时的眼神很清澈,也很真诚。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已经认可了你这个小师弟。”

“而在之后的学习中,你所展现出的天赋连严厉的老师都为之惊艳。我能够理解老师的心情,说不希望自己能够教导出青出于蓝的弟子呢?而且,如果没有老师,也就早已没有我了。所以,小师弟,你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我已经跟老师说过了。我会全力以赴支持你成为咱们魂导系的极限单兵。我就做你的移动武器库。”

霍雨浩眼中泪光隐现,“师兄,我真的没想过要这样,这对你不公平。要不,我……”

和菜头再一次阻止了他说下去,“师弟,不要说一些傻话,有些东西是不能让的。而且,我愿意全力以赴帮你也同样有私心存在。我想求你一件事。希望在你未来修为有成之后,能够帮我一把。当然,是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下。”

“师兄,你说。”霍雨浩赶忙追问。

和菜头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深深的伤感,“雨浩,你知道么?其实,连帆羽老师都不知道我的真正来历和身份。因为我不希望给他带来麻烦,也不希望他有所困扰。今天我已经对你说了这么多,所幸就将这些都告诉你吧。这些年,我憋在心里实在是太痛苦了。”

“帆羽老师救我回来的那一年,我九岁。在他见到我的时候,我浑身血污、身体脱力。老师救醒我后,问我来历。我告诉他,我家里是伤人,遭遇了盗匪,全家都被盗匪杀了,只有我一个人跑出来。我已经是一个孤儿。当时我这么说,只是因为怕连累老师。可没成想,后来这就成为了我的出身来历。”

“老师将我带回了学院,并且教导我成为一名魂导师,我很努力的修炼,也渐渐显现出了在魂导器制作方面的一定天赋。可是,在我内心深处,却埋藏着一份刻骨铭心的仇恨。”

“我是日月帝国人。只有日月帝国,才会有我这样黝黑的肤色。而且,我是日月帝国的皇族,是当今日月帝国皇帝的亲侄子。”

“啊?”霍雨浩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个憨厚质朴的和师兄竟然会有如此了不得的来历。一时间不禁惊的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