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徐三石之困(下)

徐三石在旁边有些郁闷的道:“你们还没问问我的意见啊!我儿子也有我一半啊!”
  
  “一边去!”雪灵薰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拉着江楠楠,兴冲冲的就向后面走去,哪还有一点悲伤的意思。
  
  南秋秋目瞪口呆的看着转悲为喜的雪灵薰,喃喃的道:“三师兄,阿姨以前是个演员吧?”
  
  “皇室的人,哪有一个简单的。真不知道我爹当初是怎么把我娘骗到手的。现在我有些明白,为什么我爹不肯来了。说不定,要是他来了,我娘就会缠着他让我改姓了。”
  
  “小心!”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开过口的季绝尘突然大喝一声。
  
  徐三石也是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身上光芒一闪,瞬间就和南秋秋调换了一个位置。
  
  玄武盾骤然出现在身前。
  
  “叮!”一声脆鸣响起,锋锐气息四散纷飞,竟是割裂的空气“嗤嗤”作响。一道黑影也随之从空气中浮现了出来。
  
  这黑影手中有一柄短匕,通体呈献为暗紫色,散发着幽冷的光芒。
  
  一击不中,他身体微微一晃,瞬间就避开了玄武盾正面,到了徐三石身侧,又是一剑刺出。速度之快,如同电光火石一般。
  
  徐三石虽然在仓促之间挡住了他的第一次攻击,但是,他震惊的感觉到,以玄武盾的防御力,竟然没能将对方的攻击力完全卸掉,还有一部份锋锐气息延着自己手臂经脉钻入体冇内,令他的手臂一阵绞痛。如果不是他自身魂力足够强横的话,这一下就会让他重创。
  
  好强大的攻击力,敏攻系战魂师。不,准确的说,应该是敏攻系,封!号!斗!罗!
  
  以徐三石现在的防御力,就算是最擅长攻击的敏攻系战魂师也不可能在一次简单的直接攻击下让他玄武盾防御不住,能够做到这一点,对方一定是封号斗罗级别的实力。
  
  一层淡金色的光晕几乎是瞬间就从徐三石身上向外散发了出去,散开的同时,金色瞬间变暗,宛如暗金色的液体一般,笼罩了周围大片的空间。
  
  第六魂技,玄武之域。
  
  徐三石的战斗经验何其丰富,一发现不对,在第一时间就用出了自己的领域能力。
  
  在玄武之域的作用下,那刺客的速度必然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他这边发动的同时,其他三人也都反应了过来。
  
  审判之剑出现在季绝尘双手之中,不过,他站在那里没有动,只是一股森然剑意,直接锁定向那名刺客。
  
  以他们四人的修为,哪怕是面对封号斗罗级别强者,还真的不怕。
  
  “以神圣的名义。”清冷的声音从叶骨衣口中响起,一道金光瞬间冲天而起,笼罩了整个大殿,在金光照耀下,一道道身影也随之显现了出来。叶骨衣背后,三双洁白的羽翼悄然张开。六翼天使!
  
  没错,在他们四人之冇中,现在修为最高的并不是季绝尘和徐三石,他们距离封号斗罗,都还有一步之遥,真正实力最强大的,却是叶骨衣。
  
  凭借着上次净化了大量的怨灵,叶骨衣闭关之后,终于成功突破,成为了唐门又一位封号斗罗。
  
  此时,神圣之光开启,一切隐蔽的能力,全都在其中无所遁形。
  
  徐三石脚踏鬼影迷踪,速度虽然比不上敌人,但凭借着鬼影迷踪的神妙,还是闪过了对方接踵而来的一击。与此同时,玄武盾已经化为无数盾影,护住自身。让那刺客的攻击无从下手。
  
  刺客的战斗经验显然也很丰富,眼看失去了机会,感受着季绝尘身上传来的疯狂剑意,他在第一时间选择了退去。和己方其他人汇合。
  
  此时,皇宫大殿内已是一片安静,对面在神圣之光照耀下,出现的竟然有二十几人之多。他们迅速散开,以半包围之势,朝着徐三石四人围拢了上来。
  
  夺目的魂环光芒是那么醒目,在这二十多人之中,竟然有四位都是封号斗罗级别强者,剩余的也都是魂斗罗级别的修为。只有两个人看上去修为较弱,一名年约四旬的中年人,修为在魂圣境界。还有一名脸色阴冷的青年,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样子,是六环魂帝。
  
  徐三石面部肌肉略微抽搐了一下,看了一眼身边不远处的南秋秋,“斩首行动。”
  
  后堂,两道身影也是迅速返回,可不正是江楠楠和雪灵薰么?从后面,同样涌冇入十几个人,其中一名封号斗罗带领,其他的也都是魂斗罗、魂圣级别的强者。他们被包围了。
  
  那名脸色阴沉的青年冷笑一声,“不用试图逃走或者是寻求援军,那是没有任何可能的。这座孤零零的皇宫主殿内除了你们已经没有活人,所有侍卫都被解决了,外面有我们从日月帝国购买的八级魂导器隔绝结界,就算这里打翻了天,也不会传出一点声音去。”
  
  徐三石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青年,沉声道:“你是雪冷还是雪奎?”
  
  青年哈哈大笑起来,那傲气十足的笑意狂狷之气尽显,“本公爵雪冷。这位,就是雪奎侯爵,没想到吧。我们会走到一起。”
  
  一边说着,他指了指身边那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
  
  “雪冷、雪奎。看来,你们从一开始救市计划好的吧?”一边说着,徐三石的目光已经落在了那名叫雪奎的中年人身上。
  
  雪奎相貌普通,属于那种在人群之中绝对不醒目的类型,看上去甚至有些木讷,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一个中年人,实际上却是一个杀人狂魔呢?
  
  那一路杀过来,遇到任何城市都会将守军杀戮的一干二净的,就是他。罗安行省领主雪奎。
  
  而雪冷,则是天和行省领主。
  
  论爵位,雪冷的爵位更高,他的祖先曾经为斗灵帝国立下过汗马功劳。当年,天斗帝国分裂成天魂帝国和斗灵帝国的时候,他的先祖曾经帮助斗灵帝国皇室成功逃脱天魂帝国皇室的追杀,最终立国成功。因此而获得了世袭公爵的爵位。在斗灵帝国中,也是排的上位置的勋贵。
  
  而雪奎就要差了许多,虽然也是一个行省的领主,但爵位却是侯爵。
  
  他们分别带着自己领地的军队以勤王之名起兵,直奔灵斗城而来,一路上,雪冷十分克制,只要不是遇到主动攻击的对手,他都不会下狠手。而雪奎则恰好相反,遇到任何城市,都以雷霆万钧之势发起攻击。
  
  斗灵帝国内部本来就空虚,他一个行省的兵力又都是精兵强将,自然是所向披靡。
  
  但是,谁能想到,这雪冷和雪奎明明都是争夺皇位的,却走在了一起,而且看上去,他们之间还很熟悉,甚至连相貌都有点相像。
  
  雪奎沉声道:“徐三石,你的错误就在于出来趟这趟浑水。如果没有你,雪冷早就已经坐上了皇位。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徐三石冷冷的看着他,道:“我只是不明白,你甘愿毁掉自己的名声,又是为了什么?你难道就不觊觎皇位么?”
  
  雪奎冷笑一声,道:“你马上就是个死人了,告诉你也没什么。雪冷,其实是我的儿子。当年,我在天和行省游历的时候,一不小心,认识了一位妇人,也就是上一届天和公爵的夫人。剩余的,就不用冇我多说了吧。至于为什么我要烧杀抢掠,那无非就是为了衬托我儿。总要有绿叶来搭配,红花才能更加鲜艳,不是吗?”
  
  话说到这里,就不需要再继续了,雪灵薰被气的俏脸通红,愤怒的说不出话来。
  
  “你们早就有预谋的了?”徐三石沉声说道。
  
  淡然一笑,雪奎道:“日月帝国帝后战神已经答应我们,只要我们拿到了统治地位,那么,未来只需要向日月帝国臣服,成为属国,我们斗灵就能够幸免。这无疑是现在这个时候最好的选择。负隅顽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日月帝国太强大了,根本不是我们所能抗衡。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帝国好。”
  
  雪灵薰厉声道:“那两支偷袭首都的魂导师团,是不是你们放进来的?”
  
  雪奎冷淡的道:“这种脏水就不要泼在我们身上了,我们是不会承认的。那只是日月帝国魂导师团过于强大罢了。或者说,原来的皇室过于弱小的结果。现在,这一切都要结束了。雪灵薰,你来了也好,皇室直系,就剩下你们母子二人,今天只要你们都死在这里,接下来,就再没有谁能够阻止我儿接位。”
  
  雪冷冷哼一声,道:“还和他们废话什么?上。我只要死的。”一边说着,他自己却向后退去,看上去四十多岁,实际上年龄已经接近六十岁的雪奎也同样后退。
  
  他们布置这个局已经很长时间了,现在,终于到了最后获得成果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