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两大院长(一)

  当另一边的比赛还进行的如火如荼时,这边的半决赛却已经结束了。比赛用时比任何人想象中都要少。
  霍雨浩和王冬再胜,在少一人的情况下连胜两场,从前八一直拼到了前两名。

  别看他们这场比赛用时很短,但毕竟少一个人,所以胜得很险。如果不是浩冬之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原因,他们根本连一点机会都没有。如果是生死相搏的话,最终谁赢谁输更是难说的很。

  霍雨浩利用规则,在老师的保护下才免于回旋镖伤害,但如果没有裁判老师呢?王冬就必须要替他挡这一击,而在这种情况下,霍雨浩肯定无法发动灵魂冲击对付周思陈,一旦周思陈两只召唤魂兽也加入到战场上。那情况就难说的很了。

  战术上的改变加上霍雨浩四大魂技的全部登场,才让他们勉强获得了这一战的胜利,但他们的战力也基本上全都暴露了。灵魂冲击已经不只一次登场,以后所有面对他们的对手必定都会小心防备。

  新生考核考察的只是学员在武魂上的修为,而对于现代魂师来说,真正的战斗几乎是必然要搭配魂导器的,而在魂导器之中,不乏一些防御力极高的存在。很多时候武魂上的优势反而会变成劣势。

  但赢了就是赢了,战胜周思陈三人,霍雨浩团队已经正式进入了前两名,保二争一,也确保了他们必然将获得一份奖励。

  两人没有停留,比赛结束后立刻离开了考核区返回宿舍而去。他们最后一场将要面对的对手很可能是以戴华斌为首的新生五班团队。萧萧是否能够恢复还不知道,但霍雨浩心中却早已燃起火焰,这一战,他一定要胜。

  “雨浩,你今天怎么了?你和那个戴华斌认识?”一回到宿舍王冬就忍不住问了出来。霍雨浩在见到戴华斌之后表现的太诡异了,平时一向很沉稳的他竟然险些失控,这怎能不让王冬奇怪?

  霍雨浩深吸口气,听到戴华斌这三个字,他的身体再次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低着头,双手插入自己的头发之中,坐在床板上用沙哑的声音缓缓说道:“戴华斌,是白虎公爵之子。白虎公爵你应该知道吧。”

  王冬点了点头,道:“当然。白虎公爵乃是星罗帝国世袭罔替大公爵。地位尊崇。原本白虎公爵一族乃是星罗帝国的皇族。几千年前的一场大战之中,星罗帝国险些王国,是国内几大宗门联合相助,才最终挽救了帝国。并且维护了帝国完整。那时,白虎公爵一脉人才凋零权威极为削弱,已经不足以令人臣服了。于是,那时的白虎公爵就退位让贤,将帝王之位让给了当时平叛大元帅,也就是现在星罗帝国皇室,而白虎公爵毕竟曾经是皇室一脉,被新皇封为世袭罔替大公爵,永享富贵。”

  “白虎公爵一脉毕竟流淌着曾经的皇族血脉,他们所传承的白虎武魂更是极为强大的兽武魂。我们史莱克学院第一代史莱克七怪之首,邪眸白虎戴沐白就出自于白虎公爵一脉。没想到这个戴华斌竟然是白虎公爵的后代。”

  王冬声音一顿,目光直直的看着霍雨浩,道:“那、那你和戴华斌……”

  霍雨浩道:“我妈妈是他们家的佣人,我自幼丧父。妈妈在白虎公爵府做工养活我……”他没有说出自己实际上也是白虎公爵之子,因为在他心中,从未认过这个几乎没见过面的父亲。更恨这个毁了母亲一生的男人。他宁可说自己自幼丧父,也不愿意承认他的真正身份。除了隐藏了自己的身份之外,其他方面他讲述的全都是自己的真实经历。说道母亲为保护自己而被打成重伤,恶疾发作最终不治时,霍雨浩已是泣不成声。

  “混蛋。”王冬猛的一拍床板,“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你干什么?”霍雨浩赶忙一把抓住他。

  王冬怒道:“当然是去替你报仇了。走啊!咱们现在就去。”他原本以为霍雨浩只是出身贫寒而已,此时才知道,他竟然经历了如此磨难。难怪他还不到十二岁平日里就经常沉默,比同龄人要沉稳许多,修炼又是那么的拼命了。

  霍雨浩站起身,按着王冬的肩膀将他重新按坐在床上,眼中光芒连闪,“不、不行,现在还不是对付他的时候。这里是史莱克学院,先不说我们是否有能力在学院中将他如何。单是私愤就是学院所不容的。他只是害死我妈妈的罪魁祸首之一,我要报仇,绝不只是找他一个人。我的仇人,是整个白虎公爵府。所以,我要变强,我要变得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和白虎公爵府对抗之时方能报仇。”

  王冬惊讶的看着霍雨浩,他丝毫没有觉得此时的霍雨浩不去报仇是懦弱的行为,感受着他的气息反而身上一阵阵的发冷。

  霍雨浩瞬间迸发出的滔天恨意仿佛倾尽三江五湖之水也无法洗刷一般,他眼中的恨是那么的深刻。此时的他,就像一只择人而噬的狮子,和往日的温和勤奋截然不同。

  一个十一岁的孩子,竟然能将一份仇恨隐藏的如此之深,又记忆的如此之深,可见他在之前的十一年生命中经历过些什么。这决非一朝一日能够积蓄的啊!

  “那你打算如何报仇?”王冬眼中的怒火渐渐冷静下来,擦了一下泪水,低声问道。

  霍雨浩摇摇头,“现在的我,对于白虎公爵府来说不过是一只随便可以踩死的蚂蚁。我现在要做的,只有变强、变强。白虎公爵府会一直延续下去,十年、二十年,哪怕是三十年、五十年之后,总有一天,我会找上他们。我要断了白虎公爵这一脉的传承。”

  在这一刹那,霍雨浩眼中凶光四射,眼瞳甚至都因为那份刻骨铭心的仇恨而变成了红色。也就在同一时间,在他精神之海中,那颗灰色的珠子轻微的颤动了一下,导致霍雨浩出现了瞬间的晕眩,身体一晃,还是在王冬的扶住下才勉强站稳身体。

  王冬以为他只是情绪过于激动而导致的,他万万没有想到,在霍雨浩心中竟然埋藏着一份如此至深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