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七章 太子!(上)

  一刻钟后,十道身影一个不少的悄无声息归来,为首的天阳斗罗怀抱着一个包袱,才一落地,立刻沉声道:“快走。明都已经全城戒严了,我们先离开再说。雨浩,还是你来指挥。”
  
  从天阳斗罗凝重的脸色上就能看得出,他已经知道本体斗罗的死讯了。
  
  霍雨浩点了点头,精神探测共享瞬间张开,众人也都不敢怠慢,同时腾身而起,向空中升去。
  
  但是,霍雨浩才带着众人升入空中,他脸上就流露出了错愕之色,他的精神力何等敏锐,想要完成精神探测共享,首先就要覆盖身边的人。诸位封号斗罗加上他和唐舞桐,应该是十六个人,因为和来时相比,少了本体斗罗毒不死。
  
  可当他带着众人飞起来之后,他清晰的听到的是十七个心跳声,在天阳斗罗怀中,竟然还有一个生命体的存在。
  
  那是什么?
  
  下意识的,霍雨浩的精神探测就释放了过去,他首先感受到的,就是一个柔和而微弱的精神波动,和众位封号斗罗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远,但就是这么一个轻微的精神波动,却令他心神剧震,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
  
  在他的精神探测中,出先的是一个小小的襁褓,在那襁褓之中,一个小婴儿正睡得香甜,那心跳声、那精神波动,正是属于他的啊!
  
  ……
  
  日月帝国,皇宫!
  
  “什么?太冇子殿下被……”橘子看着全身筛糠向自己回报的宫女,脸上瞬间血色褪尽。
  
  “不、不……”橘子歇斯底里的大叫一声,疯狂的朝着自己的寝宫冲了过去。哪怕是冷静如她,当得知自己的孩子竟然鸿飞冥冥、不知所踪时,她的心瞬间就乱了。
  
  本体斗罗毒不死自爆魂核,引动天地异变的时候,她很冷静。
  
  眼看着自己的丈夫,日月帝国皇帝徐天然在日月祭天台上倒下的时候,她依旧冷静。
  
  可是,当她得知,自己的骨肉至亲突然失踪的消息时,她还怎能冷静的了。再也没心思主持大局,疯狂的冲向了寝宫之中。
  
  ……
  
  “这孩子,是……”霍雨浩目瞪口呆的看向天阳斗罗,尽管他心中已经隐隐猜到了这不过足岁婴儿的来历,可是,他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天阳斗罗脸上流露出一丝羞惭之色,“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不如此,怎能引起日月帝国大乱。可惜,没能杀死徐天然,不然的话,日月帝国必定一片内乱,我原属斗罗大陆三国无忧矣。”
  
  霍雨浩呆了,唐舞桐同样也呆了,他们万万没想到,原属斗罗大陆三国出动了十五位封号斗罗,并且付出了本体斗罗毒不死自爆为代价,真正的目标竟然是这么一个小小婴儿。
  
  这一下,霍雨浩脑海中一直疑惑着的一切豁然开朗。他终于明白这次行动的真正任务是什么了。
  
  这次根本就不是一个任冇务,而应该是两个才对,袭杀徐天然,掳走太冇子徐云瀚。
  
  本体斗罗毒不死之所以甘愿自爆,恐怕和他的身体状态很有关系,不然这么一位顶级强者没有理由就这样去死的。他以自己身死为代价,目的自然是要去击杀徐天然,同时,他也凭借自己强大的实力,吸引了明都中核心力量的注意。从而给天阳斗罗等人创造机会。
  
  正如天阳斗罗所说的那样,如果徐天然父子一死一失踪,那么,刚刚内部稳定下来的日月帝国必定大乱。
  
  这种情况,是原属斗罗大陆三国最愿意看到的。这个计划,在本体斗罗自我牺牲之下,变得十分完美。
  
  可是,这可是十五位封号斗罗啊!当今天下最顶尖的力量拥有者,他们竟然对一个婴儿下手。
  
  霍雨浩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离开明斗山脉之前,他看到白虎公爵脸上的那一抹羞惭之色。战争打不过人家,对人家的孩子下手。尽管战争是残酷的,可是,如此卑劣的手段,令他心中甚为不耻。
  
  尤其是,他们掳走的这个孩子,不只是徐天然的儿子,不只是日月帝国的太冇子。同时也是橘子的儿子啊!
  
  霍雨浩脑海中几乎是瞬间就浮现出了橘子悲恸欲绝的样子,橘子是孤儿,当初她的父母家人全都惨死在了战争之中,这本就造成了她略微扭曲的性格,有了孩子,有了自己的骨肉至亲,突然被人掳走,对她的打击可想而知。
  
  天阳斗罗没有再解释,只是加快速度朝着远处飞去,霍雨浩拉着唐舞桐,依旧以模拟魂技和精神探测共享控制着整体阵型,只是一时间,他心中却充满了压抑感。
  
  本体斗罗选择自爆,而不是亲自出手去掳走这孩子,恐怕也是羞于如此吧!
  
  怎么会,怎么会是这样的计划……
  
  霍雨浩有些痛苦的闭上双眼。
  
  唐舞桐传音道:“雨浩,你要冷静,我们先离开险地再说其他。”
  
  “嗯。”霍雨浩轻轻的点了点头,他知道,至少在现在这个时候,他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当着十四位封号斗罗的面,又是在本体斗罗毒不死新死令大家都心头沉重的当口,他说什么都不会有效果,甚至会是反效果。只有先离开这里再说,先完成他对本体斗罗的承诺,将大家带回去。
  
  就在他们离开后半个时辰,明都就像是被捅破了的马蜂窝一般爆发了。所有魂师强者、圣灵教以及军队,全面发动,搜寻太冇子下落。
  
  明都皇宫内,徐天然已经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
  
  他倚靠在床榻上,脸色苍白如纸,双眼之中,尽是怨毒之色。
  
  他伤得很重、很重,不只是身体受创,更可怕的是灵魂受到了重创,精神之海险些破碎。如果不是本体斗罗毒不死最后那一击被两道屏障阻挡,并且他身上还拥有着一件九级的精神系防御魂导器,恐怕他早就已经被那重压之下彻底毁灭了。
  
  但是,当他醒过来之后,噩耗就已经传来,太冇子徐云瀚被不知名的强者掳走。
  
  为此,徐天然已经杀了一堆人,哪怕是此时脸色苍白,也难以掩饰他眼眸中深湛的杀机!
  
  “好、好,好一个本体斗罗。好一个圣灵教!”徐天然险些咬碎了一口钢牙。
  
  如果不是本体斗罗毒不死的自爆,又怎么会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如果不是圣灵教的自私,有他们参与防御皇宫和祭天台那边,这些外来的强者又怎么可能得手?
  
  徐天然恨,恨不得将所有人全都杀死。他刚刚坐稳了位置,这祭天大典之后,就是他宏图霸业真正展开的起点。但却出了这种事。
  
  不但祭天大典被迫中止,民众损失惨重,对他的威信有着巨冇大打击,更重要的是,竟然连太冇子都被人偷走了。
  
  “别哭了!”徐天然向跪坐在下面的橘子低吼一声,“咳咳咳!”吼出这一声之后,他也开始不停的咳嗽。
  
  橘子的脸色甚至要比徐天然更加苍白,她的声音颤抖着,“陛下、陛下您一定要救救云瀚,救救云瀚啊!他才一岁三个月啊!”
  
  “你起来。”徐天然沉声道。
  
  橘子扶着身边的桌子勉强站起身来。
  
  徐天然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床榻,橘子走过去坐下,但此时的她,却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
  
  “橘子,你的心情我理解。冇但现在的情况,你应该明白那些人掳走云瀚的目的是什么。”
  
  橘子当然明白,可越是明白,她的心情就越是低落,眼中满是哀求之色,“陛下,云瀚是我们的孩子啊,他是您的太冇子啊!无论如何,您都要救他,我求求您,求求您了。”
  
  徐天然眼中闪过一丝暴虐之色,“救?你让我怎么救?那些掳走他的家伙必然是本体斗罗的同党。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阻止朕发动战争,踏平原属斗罗大陆三国。他们以为,这样就能阻止我了吗?朕能生一个太冇子,就能生第二个。他们既然抓走太冇子,那么,我就让他们所有人为太冇子殉葬。橘子,你要立刻振作起来,朕可以允许你统帅三军,即刻向他们发动战争,用他们的鲜血,来祭奠太冇子!”
  
  “不——”橘子歇斯底里的大叫一声,脸色瞬间变得如同金纸一般。她万万没想到,徐天然在短暂的思考之后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他这番话,无疑是给自己的儿子判了死刑啊!
  
  什么生一个太冇子就能生第二个。太冇子根本就不是他的亲生骨肉,只是他的工具而已,他当然不心疼。可云瀚却是自己的儿子啊!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不顾他的安危?
  
  徐天然眼中神色骤然变得狞厉起来,一抬手,一把就掐住了橘子的脖子,狰狞的面庞流露着森然杀机,“你敢违逆我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