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唐舞桐的擦拭(中)

  转过身,遥望夜空,唐舞桐十指紧握,朝着天空吐了吐舌头,扪心自问,唐舞桐,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惦记那个人?难道,刚才的感觉会是嫉妒么?为什么啊!就因为他就过我?不,不能这样。他只是个普通人,而且,他都已经有爱人了。就算他很出色又怎么样?长得也不算特别帅啊!睡觉,回去睡觉吧!
  
  一边说着,她迈开步伐,朝着自己的帐篷走去,但是,走路的速度,却是慢的很。
  
  清晨,一大早。医仙斗罗王仙儿就喜气洋洋的来到了霍雨浩的帐篷中,再次为他检查了身体。
  
  正如她昨天判断的那样,吸收了霍雨浩身上释放出的纯粹生命力之后,多年以来一直压制着她的瓶颈终于在体内魂力按照那纯粹生命能的方式提纯转化之后冲破了。
  
  九十五级到九十六级,这实在是太不容易了。接近六十年的时间啊!终于跨出了这一步。这份功劳,无疑都是来自那个昏迷中的年轻人。
  
  所以,她一大早就来了。虽然不需要对霍雨浩进行什么治疗,但她也要尽可能保证他在恢复过程中不出任何问题,算是对欠下人情的一份回报。
  
  霍雨浩的情况很平稳,体内断裂的经脉都在缓慢的恢复着,他恢复速度很快,除了体内生命力的庞大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那些经脉在破碎后立刻就在体内凝固了,并没有因为移动或者其他什么改变位置。破碎经脉没有位移,这对他的恢复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叶骨衣一夜未睡,看着医仙斗罗王仙儿一边检查一边默默点头,忍不住低声问道:“医仙前辈,雨浩他怎么样?不会有事吧?”
  
  王仙儿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道:“小姑娘,关心则乱哦。想要在修为上有所提升,在感情这方面,你还要多努力。你体内有一股郁结之气,似乎就是因为他吧?我能感觉到你的武魂和我有同源之处,罢了,老身就帮你一把。”
  
  一边说着,这位医仙斗罗抬起左手,轻轻的按在了叶骨衣的胸口正中。
  
  顿时,叶骨衣只觉得一股清凉的魂力钻入自己体内,整个人在瞬间都觉得通透了,那种感觉说不出的舒服。如果不是霍雨浩在沉睡,她真想仰天长啸一番。
  
  “药医不死病。心病还须心药医。孩子,我看得出,你很喜欢他。怎么?你这么漂亮,难道他还不满足么?”王仙儿收回左手,摸了摸叶骨衣的头。
  
  叶骨衣心中郁结解开,身体舒服了许多,眼看着医仙斗罗眼眸中的慈祥,忍不住眼圈一红,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他已经有爱人了。不怪他,或许,我喜欢的,正是他对爱的那份执着吧。”
  
  医仙斗罗轻叹一声,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情这个字是最难看得透的。我年冇轻的时候也是如此。只不过,喜欢一个人,未必要得到。而且,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多值得你去喜欢和欣赏的东西。喜欢他没什么,只要不钻牛角尖就好了。不然的话,你只会终生郁郁。要学会放下,明白么?”
  
  “嗯,谢谢前辈指点。”叶骨衣轻轻的点了点头,但是,目光却依旧忍不住飘向床上的霍雨浩。
  
  王仙儿微微一笑,她知道,感情方面的事情并不是她几句话就能说通的。但她也看得出,叶骨衣并不是那种死钻牛角尖的人。不然她体内的郁结之气会更加严重。
  
  “他应该没什么事了,但因为体内经脉破损严重,修复起来还是需要时间的。他这种伤势,如果是我从头开始治疗的话,至少要半年,才有可能治得好。而且还不能保证没有后遗症。很可能一身修为都会废掉。但他体内的生命力极其庞大,应该是有什么奇遇,凭借着自愈能力,我看啊,他最多十天,就能恢复如初了。不得不说,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十天就能恢复?那真是太好了。”叶骨衣忍不住雀跃道。
  
  正在这时,帐篷门帘挑开,南秋秋从外面走了进来。
  
  “什么太好了?雨浩好了吗?”南秋秋快步来到叶骨衣身边,看向霍雨浩。见他还是昨晚的样子,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失望之色。
  
  医仙斗罗笑了,“又一个。你说你们这些女孩子,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支花。都喜欢一个人,未来没有结果,岂不是都要痛苦么?不过你还好,起码你没有因为这份喜欢而产生郁结。”
  
  南秋秋俏脸一红,道:“前辈,您不要打趣我哦,我可没有喜欢这个家伙。是骨衣姐喜欢他。”
  
  医仙斗罗微笑道:“我年纪虽然大了,但老眼未花,若是连你喜欢他都看不出来,那我这两百年不是白活了么?好了、好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老婆子也管不了。你们自己好自为之吧。记住,不要碰他,万一他体内经脉位移,就麻烦了。”
  
  “是。”南秋秋和叶骨衣赶忙答应一声。
  
  医仙斗罗走了,南秋秋和叶骨衣对视一眼,南秋秋向她吐了吐舌头,叶骨衣则是微微一笑。然后二女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了霍雨浩。
  
  南秋秋撇了撇嘴,道:“这家伙有什么好的?谁喜欢他了。哼!一天到晚神神秘秘的,还不到二十岁,却跟四、五十岁老头子似的。”
  
  叶骨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怎么记得上次某人跟我说过,就喜欢少年老成的,喜欢成熟点,又有能力的。”
  
  南秋秋俏脸一红,道:“有吗?是谁说的啊?这么没品位。”
  
  叶骨衣失笑道:“好吧,反正不是你。”
  
  笑容逐渐收敛,看着躺在那里的霍雨浩,她轻声道:“医仙前辈说的对,或许,我们真的该放下了。他是不可能属于我们的。其实,我能感觉得到,他很苦。”
  
  “啊?他还苦?你看,我们这么多人喜欢他。而且,他还是海神阁未来的阁主,在唐门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还是那个什么传灵塔的名誉塔主。简直是万千光环集于一身,他苦什么啊?”
  
  叶骨衣瞥了她一眼,道:“这下承认自己喜欢他了吧。他心里挺苦的,我能感觉得到。你说的这些,确实都是他的成就,可是,你想过没有,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成就,在他肩头背负了许多常人所没有的巨大压力。以前还好点,自从冬儿沉睡不醒之后,他整个人的情绪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这次行动之前,我甚至感觉到过他的沉稳似乎不见了。要是过去的他,应该不会这么冒险才对。昨晚我才想明白,或许,他本身就有点不想活了,所以才这么赌、这样冒险。他心里有多苦,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南秋秋皱了皱眉,道:“那个唐舞桐不就是失忆的王冬儿么?之前大家不是都这么说么?”
  
  叶骨衣翻了个白眼,道:“拜托,你平时多观察点好不好?难道你没发现,最近这段时间霍雨浩对唐舞桐很客气么?客气的都生分,甚至还不如对我们。这意味着什么?以他的性格,如果唐舞桐真的是王冬儿,他会这样吗?肯定是他已经用什么方法证明了唐舞桐并不是王冬儿,所以才会这样的。也正是从冇那时候开始,我就觉得他情绪开始有些不对了。”
  
  听她这么一说,南秋秋吐了吐舌头,道:“好像是的哦。那唐舞桐要不是王冬儿,王冬儿会在什么地方啊?其实我觉得,就算王冬儿死了,恐怕我们也没什么机会,那家伙太爱钻牛角尖了。心里就只有王冬儿一个人。当初王秋儿和王冬儿长得一模一样,为他付出那么多,最终都没能让他有所变化。”
  
  叶骨衣道:“所以说,或许我们该放下,就当这是一份美好的回忆吧。他和我们,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现在只是希望,他能够找到冬儿,能够快乐起来。”
  
  南秋秋有些怪异的看着叶骨衣,“骨衣姐,我突然觉得,你好伟大哦。”
  
  叶骨衣淡然一笑,道:“有什么可伟大的。如果有一点机会,我都会努力去争取。甚至不顾女孩子的脸面,但是,你都说了,我们根本就一点机会都没有的。那么,就只有祝福他了。”
  
  帐篷外,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当医仙斗罗离开的时候,她就已经来了,但却没有进入帐篷,只是在外面聆听着南秋秋和叶骨衣的谈话。听到这里,她转过身,默默的走了。不知道为什么,在她心底深处,出现了一份落寞。
  
  南秋秋接替了叶骨衣的看护之责,一直到接近午饭时,才换了人。接替南秋秋的是江楠楠,再之后,安排的是荆紫烟。荆紫烟的看护将一直到晚上。
  
  “舞桐,晚上吃完晚饭你先休息一个时辰,然后换紫烟,有问题吗?”徐三石向唐舞桐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