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远方的轰鸣(上)

  今天的新兵训练课程是配合战斗。
  
  新兵分为几排,有手持盾牌的,有手持长枪的,盾牌挡在前面,长抢手在后面准备。每一步推进,都要求做到整齐划一。
  
  他们使用的训练装备,都是经过特殊加强的,重量是正常装备的两倍。用来锻炼他们的身体和稳定性。
  
  “杀——”大队长庄天大喊一声。
  
  前方的盾牌兵顿时集体上前一步,盾牌前举,经过这些天的训练,也算是整齐划一了。战阵在战争中的作用是极大的,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凭借战阵可以和几倍于己方的散兵对抗。
  
  盾牌兵之后,长枪兵也迅速跨前一步,手中长枪前指。对准盾牌的缝隙处。作出随时出击的样子。
  
  庄天每次大喝一声,战阵整体就向前移动一步,根据他的不同口号,移动的速度、步伐各有不同。
  
  其中,第一小队的动作是最为整齐的,小队长唐冬手持长枪,副队长戴洛黎手持盾牌,带着小队把每一个动作都做的十分到位。
  
  经过这些天的观察,庄天已经暗暗决定,新兵训练结束后,要保举这二人成为真正的小队长。这样素质的新兵可不多见啊!
  
  正在这时,远处,一名骑士风驰电掣般朝这边而来,看到这名骑士的身影,正在聚精会神完成训练的戴洛黎身体猛地一僵,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霍雨浩。
  
  骑士来的很快,转瞬既至。
  
  “立正!”庄天大喝一声。
  
  盾牌兵手持盾牌收于胸前,长枪兵则是竖枪而立。
  
  “营长!”庄天向来人行了个军礼,可不是么,这疾驰而至的,正是小公主许云。
  
  许云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前两排顶头位置的戴洛黎和霍雨浩。她今天早上才从昏睡中醒转过来,醒来时发现外面天色已经亮了,而自己也正在自己的军帐之中。如果不是小腹处不时传来的剧痛,她真的要认为昨天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境了。可是,这梦境实在是太过真冇实。
  
  当她亲眼看到戴洛黎完好的站在军阵中时,大大地松了口气,但当她的目光落在霍雨浩身上时却不禁柳眉倒竖。
  
  昨晚发生的一切当然不可能是在做梦,直到现在,她被踹了的小腹还在隐隐作痛呢。
  
  看着那唐冬站在军阵中一副严肃的模样,许云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混蛋还真能装啊!揭穿他?
  
  这个念头才一出现在她心中,立刻就被她否决了。原因很简单,戴洛黎和唐冬都完好的站在军阵之中。回忆昨晚发生的一切,这唐冬究竟是什么目的加入军营的还真很难说,如果他真是奸细,那么恐怕早就把自己和戴洛黎杀了才对,那还会这样好整以暇的继续参加新兵训练啊!
  
  心念电转之下,许云朝着庄天点了点头,道:“庄大队,新兵训练的如何?”
  
  庄天恭敬的道:“这批新兵整体表现的都冇还不错,其中,第一小队表现尤为优异。是好苗子。”对于自己优秀的部下,他是从来都不吝夸奖的。
  
  “哦?才训练了一个多月,就能用优异来形容了?那看来确实是不错。军人只有在实战中才最容易进步。这样吧,让我的亲卫队陪他们演练一番。石烁,你去把我的亲卫队叫来。”
  
  石烁迟疑了一下,看向庄天。虽然他们不知道许云的来历,但也隐约能猜到,这位美丽的营长应该来自于贵族家庭,很可能是来镀金的。因此,一直以来也都只是表现着表面的恭敬而已。
  
  让亲卫队和新兵演练,真亏这位营团长想得出来啊!
  
  到了营团长这个级别,就有权拥有自己的亲卫队了,营团长的亲卫是一个中队的配置,由该营团最优秀的战士组成。
  
  “怎么?我的话不好使?”许云柳眉倒竖,一股无形的威压顿时从她身上释放了出来。
  
  庄天瞪了石烁一眼,石烁赶忙恭敬的答应一声,跑步去了。
  
  庄天这才略带迟疑的对许云说道:“营长。您的亲卫队都是百里挑一的好兵,和这些新兵蛋子演练,是不是大材小用了些?不如让这些新兵彼此演练吧。”
  
  许云摆了摆手,道:“我就是要让他们看看,和真正的好兵相比,他们的差距有多大。放心,我的亲卫们会有分寸的。”
  
  军队中,官大一级压死人,服从命令是必须的。庄天虽然心中郁闷,但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时间不长,一队五十人的士兵就已经整齐的跑了过来。这些士兵一个个看上去膀大腰圆,每个人都是左手盾牌,腰挎长刀,身穿皮甲。全是上等兵。再加上整齐的队列,显得威风凛凛。
  
  “报告营长,亲卫队全体到位。”亲卫队带队的中队长是一名身材特别壮硕的青年,双偶炯炯有神,看着许云的眼神中,除了下属的恭敬之外,明显还有一些其他东西。
  
  许云点了点头,道:“庄天大队长负责训练的新兵表现优异,王跃,你选出三十人来,和他们的新兵第一小队进行演练。刀不出鞘,不得伤人,明白了吗?”
  
  亲兵队长王跃眼中光芒一闪,大喝一声,“明白了。”根本不需要许云吩咐,让他们亲卫队来对付新兵,这不是营长要收拾大队长,就是新兵中有什么刺头惹着营长生气了。教训他们就是了。
  
  “第一、第二、第三小队出列。”王跃大喝一声,很快,三十名亲卫就已经快步跑了出来,排成一列。
  
  庄天此时也来到了霍雨浩身边,低声道:“唐冬,不知道营长为什么要这么演练,但你们一定要小心,以防御为主。这些亲卫队的小子手黑的很。注意别乱了阵脚。只要你们支持一会儿,我就请营长喊停。”
  
  “是。”霍雨浩嘴上答应一声,心中却有些好笑。这位小公主还真是小孩子脾气啊!她这分明是要打自己的脸才对,谁让自己是这个第一小队的小队长呢。不过,这有意义吗?难道这些亲兵还能逼出自己的武魂不成?
  
  “第一小队听令,集体上前三步,分两列。准备迎敌。”霍雨浩大喝一声。
  
  看着那些虎背熊腰的亲兵们,第一小队的士兵一个个都有些面如土色,但说也奇怪,霍雨浩这一声大喝之下,他们竟然同时感觉到精神一振,仿佛被注入了一针强心剂似的,眼前的对手似乎不再可怕,每个人都是昂首阔步的上前三步。同时长枪兵们掉转枪杆,这毕竟是训练,用枪杆预防伤人。
  
  许云挥了挥手,道:“开始吧!”
  
  亲兵队长王跃亲自上阵,一脸戏谑的看着眼前这些新兵们,“起盾!”
  
  左手盾牌抬起,亲兵们右手握住连鞘长刀。他们这长刀和普通朴刀兵的刀可不一样,朴刀兵的刀是没有刀鞘的,亲兵们的长刀不但有刀鞘,而且是用精铁打造。连鞘的重量是普通朴刀的两倍开外。没有一定的力气都拿不起来。
  
  “冲!”王跃大喝一声,三十名亲兵顿时朝着新兵们发起了集团冲锋。
  
  别看只有三十人,但这些亲兵们都是久经训练,而且是百里挑一选出来的,战力远非普通士兵所能相比,大踏步前进,不但速度奇快,而且阵容保持极佳。
  
  “盾牌手弓步列阵,长枪兵拒马式防御。”霍雨浩大喝一冇声。他并没有打算通过自己的实力来影响这场比拼,而是要通过自己这些天新兵训练中学到的东西检验。刚才那一声大喝唤醒了新兵们的斗志之后,他就没打算再用任何魂力和精神力了。
  
  前排新兵双手持盾,弓步将盾牌架起在身前,作出预防冲击的姿态。在每两名盾牌兵之间,长枪兵的枪杆探出,枪尖拄在地面上,让长枪斜着向前,就像是拒马一般。这种弓步盾牌配合长枪拒马式防御,是专门用来对付轻骑兵的,此时却被霍雨浩指挥运用出来。对抗向己方冲锋的亲兵们。当然,正常情况下应该是枪尖向前才对。
  
  王跃微微一愣,但也立刻反应过来,“减速,出刀。自冇由斩击。”
  
  亲兵们在距离新兵们还有不到十米的时候立刻减速,右手刀扬起,准备出击。正在这时,霍雨浩大喝一声,“全体冲锋,全速。”
  
  弓步状态的盾牌兵们顿时全速前冲,后面的长枪兵也是紧随其后。霍雨浩自己也是手握长枪,直奔王跃冲去。而且,他刻意控制着自己的速度比战友们快了几分,与戴洛黎并行。然后在戴洛黎耳边低声说了句话。
  
  原本对这场比试毫无感觉的戴洛黎,在听了他那句话之后,眼神瞬间就变得锐利起来了。前冲速度陡然增加,直奔亲兵队长王跃而去。
  
  面对突然加速的戴洛黎,王跃有些不屑的抡起长刀,连着刀鞘直奔戴洛黎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