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冰峰绝地

这是哪里?贝贝站在熙熙攘攘人流的街道上,一时间,目光中流露出几分疑惑之色。这个地方,对他来说很陌生。但在金光闪烁之后,他就来到了这里。

淡淡的光芒闪烁,一道身影悄然出现在了他面前。

“贝贝?”这个人低声问道。

“嗯?”贝贝凝神向这个人看去,他看到的,却是一张微笑着的俊脸。他没办法形容自己在这一瞬间的感受。

这个人有着一头蔚蓝色的长发,长发披散,犹如大海般眼神,湛蓝的眼眸更是深邃的一望无际。脸上流露着轻柔的微笑,令人十分容易对他产生信任的感觉。

“跟我来吧。”这个人缓缓转身,一步跨出,就已是十余米外。

贝贝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却很清楚,自己肯定是在乾坤问情谷的幻境之中,赶忙快步迈出,跟了上去。

那个人走的不徐不疾,刚好是他能够跟上的速度,而周围的路人却似乎对他们这惊人的速度并没有什么感觉似的。

这个人究竟是谁?贝贝不知道,但他却一直跟着他向远处走去。

终于,那个人在一栋房子处停了下来,推开门,走了进去。

贝贝也赶忙跟着他走了进去。

院子里很安静,周围的一切都很安静。甚至连一点虫鸣鸟叫声都没有。

那个人就那么带着他走进了正堂,穿过堂屋,进入后院,最终来到了一个房间前面站定。

指了指那个房间,那个人向贝贝示意了一下。

贝贝下意识的走到房间门前,房门是开着的,当贝贝一眼看到里面的情形时,身体不禁剧震。

“小雅!”贝贝大叫一声,一个箭步就冲了进去。

是的,就在这房间之中,床铺之上,盘膝坐着一名女子,一名身上闪烁着蓝黑色光芒的女子。

长发披散在脑后,脸色平静而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可不正是唐雅么?

“小雅!”贝贝飞也似的冲到她面前,抬起双手就向她的肩膀上抓去。但是,他却抓了个空,贝贝吃惊的发现,自己的双手竟然就那么从唐雅的身上一透而过。

为什么?为什么我是虚幻的?

“小雅!”儒雅淡定的贝贝,此时情绪却如火山喷发一般。他是多么的想要抱住他,抱住她那纤细的娇躯,将她揉进自己的怀抱之中,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她冰冷的娇躯啊!

周围的一切突然轻微的扭曲了起来,唐雅消失了,房屋消失了,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

然后贝贝看到了一朵大花,一朵粉红色的大花,淡淡的花香沁人心脾。

大花化为光晕消散,接着,他又看到了一团晶莹的蓝色,蓝色璀璨,犹如水晶延伸,可那又却偏偏是一片片草叶。

周围的一切,再次变得虚幻了,强烈的晕眩感袭来,贝贝失去了意识。

……

“嗯?我怎么会在这里?这里不是已经毁灭了吗?”和菜头吃惊的看着周围的一切,警惕的一个鱼跃,躲藏在一张魂导器制作台后。

这是一个到处都是金属的地方。金属的光泽,熟悉的味道,让他立刻就认出了,这分明是明德堂的地下研究所。

他和霍雨浩,都曾经在这里待过一段很长的时间。只是,此时的这里,却是空荡荡的渺无人烟。

“出来吧,徐和。”一个森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听到徐和这两个字,和菜头不禁身心剧震,下意识的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他看到的,是坐在轮椅上,缓缓滑行而出的徐天然。

徐天然面容冷峻,身后跟随着一群蒙着面的黑衣人,每个人身上都散发着强大的气势。

和菜头缓缓站起身,在这一刻,他的情绪竟是惊人的冷静。

“徐天然!”

徐天然微微一笑,道:“没想到吧,徐和,我们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相遇。没想到,当初还留下了你这个余孽。今天,我们兄弟之间,倒是可以好好叙叙旧了。这些年,你还过得好吗?我这当兄长的,对你实在是照顾不周啊!”

和菜头咬牙切齿的道:“徐天然,我要杀了你。”一边嘶吼着,他仿佛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一名魂导师,竟然就那么朝着徐天然扑了过去。

徐天然脸上满是不屑之色,一抬手,和菜头的身体就已是凭空飞出,狠狠的撞击在后面一张魂导制作台上。剧烈的痛苦,令和菜头倒地不起。

“就凭你,还想报仇?现在整个日月帝国都在我的控制之下。父债子偿是没错,但你也要有那个能力才行。当初,我父皇灭掉你们全家的时候,真是心狠手辣啊!我还清楚的记得,你妹妹就那么被他亲手用长矛挑起来,她那绝望的小眼神,真是惹人怜惜。可惜,你能做什么?你这当哥哥的能做什么呢?你能救得了她吗?你不能,你没这个本事。对吧。”

“其实,你不觉得自己现在活着反而比死了更痛苦吗?一直带着这样一份深仇大恨,你活的要有多累啊!还不如死了干脆。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了。”

“你父亲真是昏庸,说什么也要坚持当初的约定,不肯大力发展魂导器,将实验成果变成武器,不可发动战争,夺回本就属于我们日月帝国的东西。他本来就没资格坐在帝王的位置上。虽然我很不满意我们家那个老家伙活得太久,但不得不说,他还是成功的,对你父亲的取而代之,是他这一生之中最大的成就,也从而给我扫清了障碍。未来的斗罗大陆,是我徐天然的,是我们日月帝国的。等到我征服了整个大陆的时候,我就给它改名,将它彻底改成日月大陆。我要让斗罗大陆这四个字,在这个世界上彻底泯灭。”

徐天然越说越是疯狂,眼中满是枭雄本色。

和菜头勉强从地上爬起来,他早已是双眸尽赤,在这一瞬间,他内心深处一直压抑着的仇恨,都如同井喷一般迸发而出。口中发出一声不似人声的怒吼,再次朝着徐天然冲了过去。就像是一头疯虎似的。

徐天然却是毫不在意,只是一抬手,就将他再次轰飞。

“死吧。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可惜,你再也看不到斗罗大陆变成日月大陆的盛况了。到了另一个世界,记得告诉你那死鬼老爹,不懂的侵略的君主,根本就不配作为君主。让他在另一个世界也好好忏悔吧。”

泰山压顶一般的巨大压力骤然传来,但也就在这一刻,一声娇喝突然响起。

“不!我不许你伤害他。”一道娇俏的身影,突然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了和菜头面前。

和菜头看到的,是两黄、两紫、四黑、一红,九个魂环光彩夺目。

“萧萧……”萧萧什么时候,化身为封号斗罗了?

此时的萧萧,似乎长大了,娇躯变得更加修长,少女的俏脸上多了几分英气与成熟的风韵,只见她右手抬起,一道刺目的暗金色光芒骤然从天而降,刹那间,山摇地动,那暗金色光芒犹如一颗巨大无比的流星一般,狠狠的砸向了徐天然和他身后那群黑衣蒙面人。

“轰——”

惊天动地,一个巨大的“杀”字,就那么出现在了暗金色光芒爆开的地方。恐怖的大爆炸顷刻间就将周围所有的一切化为了齑粉。

明德堂消失了,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有的,只是一个巨大的深坑,和徐天然与他那群黑衣蒙面人死亡时留下的凄厉惨叫。

和菜头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少女,身上的伤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当他爬起来的时候,那少女也已经转过身来。

“菜头。”泪水从那动人的娇颜上流淌,在她身上那九个炫目魂环的照耀下,看上去更加晶莹、动人。

“你为什么那么傻?在你心中背负了如此深仇大恨,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让我为你分担?难道,我就不是你的女人吗?”

“萧萧……”

“傻瓜!虽然你不帅,虽然你也不懂的浪漫,可是,当我决定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就从没有嫌弃过你任何东西。菜头,你这个笨蛋啊!以后无论怎样,你都要将自己心中的痛苦与我分担。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

一边说着,萧萧已经扑入他怀中,紧紧的搂着他雄壮的身躯。

泪水,不受控制的从和菜头脸上流淌而下,“萧萧、萧萧、萧萧……”

……

森冷的寒风伴随着雪花在空中jī荡飞扬,周围尽是白皑皑的世界,白雪飞扬,寒冰为地。

这里是山顶,一个只有面积不到两百平方米的山顶。

山顶的地面,覆盖着一层hòuhòu的冰雪,不但寒冷,而且坚硬。

就在这个山顶之上,此时站着两个人,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她们都有着一头粉蓝色的长发,一双粉蓝色的大眼睛。还有那绝色的面庞。

“这是哪里?”王冬儿有些茫然的看着对面的王秋儿。

王秋儿却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目光凛然的观察着四周。

“这是你们真心冒险的地方。决战!冰峰之巅。谁赢了,霍雨浩就归谁。”平淡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

王冬儿目光一凝,“感情的事怎么能用武力来解决?”

“武力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你们同样相貌、同样优秀。但却只能有一个人和他在一起,谁活下来,就有和他在一起的资格。他不会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而今天,你们就只有一个人能够活着离开这里。周围是万仞冰山,没有一人死去,你们就永远留在此处吧。”

王冬儿和王秋儿几乎是同时行动起来,但却并不是冲向对方,而是掉转身形,迅速冲到这冰峰的边缘,向下看去。

这一看,就算是以王秋儿那样冷硬的心性也不禁脸色大变。

这是一座孤独的冰峰,向下看,壁立千仞,深渊无迹,根本不知道下面有多深。森冷的寒流,不断从下方向上吹袭,哪怕只是探头看了一眼,王秋儿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要冻僵了似的。

没错,这是一处绝地,一个根本找不到任何逃脱路线的绝地。

相比于王秋儿的色变,王冬儿在探察过后,转过身时脸色反而是平静的。

她缓步走向王秋儿,就那么在冰峰较为中央的地方坐了下来。

“秋儿,我们聊聊吧。”王冬儿向王秋儿招了招手。

王秋儿的脸色重新恢复了冷峻,在她身前五米外也坐了下来。

“你想聊什么?聊他有多么爱你?”王秋儿冷声道。

王冬儿摇摇头,道:“不聊他,聊聊我们,聊聊这里,聊聊乾坤问情谷好了。”

王秋儿眼底闪过一道光芒,自嘲的笑笑,“是啊!根本不需要聊他什么,在他面前,你永远都是胜利者,还需要聊什么呢?哪怕我现在把你杀了,他难道就会喜欢我了?不会的,虽然我没有你和他在一起的时间长,但我也能够肯定,就算是你死了,他也不会和我在一起的。”

王冬儿皱了皱眉,“秋儿,你怎么了?”

王秋儿摇摇头,“我没事。”

王冬儿抬头看看天,呼吸着清冷的空气,“我们不会有危险的。这个地方,虽说考验是死亡什么的,可实际上,却处处充满了人情的味道。只要有真情,就不会被它真的惩罚什么。”

“嗯?”王秋儿抬起头,疑惑的看向她。

王冬儿胸有成竹的道:“难道你还看不出吗?这里,根本就是在帮我们梳理感情。乾坤问情谷,又不是乾坤焚情谷。它会讨厌的,只有那些对爱情背信弃义之人。这些,从它的问题里,就都能看出来。哪怕是在冒险那一关,也只有救人而没有杀人。”

“所以,这乾坤问清很明显就是问问我们是否有情。”

王秋儿似乎又恢复了常态,“那我们应该如何离开这里?”

王冬儿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就耗着吧。乾坤问情,问我们两个,又怎能没有他呢?你不觉得奇怪吗?雨浩去哪里了?”

王秋儿眉头微皱,“你很聪明,也很冷静。可是……”

王冬儿微微一笑,“没什么好可是的,在自己的男人面前,需要显摆什么吗?他是我的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