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瞬间爆发之胜(中)

“轰”大地震颤,天帝之锤的爆炸性力量实在是太强了。恐怖的威能一瞬间就将附近直径二十米范围完全吞噬,变成了一片冰雪世界。
  
  “不”维娜惨叫一声,泪水夺眶而出。龙傲天不只是本体宗年轻一代的第一人,也是她至爱的男友,更是她的未婚夫啊!
  
  但是,维娜的泪水才刚刚流出,眼神就呆滞了。因为她清楚的看到,那巨大的重锤并没有砸在龙傲天身上,尽管龙傲天被这落地的一锤震飞了,但人在空中,身上的金色却在渐渐化去。
  
  两道身影分离,霍雨浩被甩入空中,重新落向那匍匐在地的全地形自走炮台,而王冬儿则是双翼展开,升空的同时,双手上托,六芒星阵准确的出现在江依夕脚下,将她那尚未从黄金之路中挣脱出来的身体席卷而起。上托的双手又是在身前一撮,一团强烈的金光已经朝着江依夕飞了过去。蝶神斩。
  
  没死,龙傲天没死。这一刻,维娜甚至忘了自己还在比赛场上,略微停滞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
  
  正是因为自身实力的强大,她才更明白刚才这一下绝非是霍雨浩和王冬儿受到了自己的影响,而是人家手下留情了啊!
  
  龙傲天翻身落地,全身不断的颤抖着,天帝之锤没有落在他身上,但那极致之冰的极寒却冻得他够呛。此时他也是一脸呆滞之色,眼神充满了不敢置信。
  
  在前面的比赛中,死在唐门手下的人还少么?可是,今天这一场,唐门却并没有向他下手,他还活着,还活着啊!
  
  龙傲天第一次感觉到,生命是这么、这么的美好。还活着。就还有希望,自己就还是本体宗年轻一代的第一人,还是天魂帝国未来的驸马,维娜的未婚夫。我还活着。
  
  这一刻,他一向冷硬的面庞充满了复杂之色,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出局了。”郑战姗姗来迟,却挡在了龙傲天身前。维娜先前那一声可不是白叫的,他虽然故意慢了半拍,但这龙傲天出局却是必须的。
  
  很明显。论个人实力,这个龙傲天着实是太可怕了。这一场,如果非要决出一个胜负的话,上面一定会更愿意让唐门出线吧。
  
  龙傲天呆滞的眼神恢复过来,眼底满是怅然之色,抬头看向那已经落入全地形自走炮台中的霍雨浩方向,用力的点了下头,转身就朝着比赛台边缘而去。他很强大,也很骄傲。但却也知道感恩。更何况。他确实是输了。
  
  龙傲天的败,正如霍雨浩判断的那样,对于本体宗众人来说,是极其沉重的打击。每个人都是心头巨震。而作为主控魂师的维娜。这个时候又充满了感情的波动。战斗一下就没了悬念。
  
  江依夕在没有保护的情况下面对蝶神斩,可想而知。更何况她还处于黄金之路与六芒星阵的双重控制之下。在王冬冇儿的故意留手下,直接出局了。
  
  接下来,七对四。霍雨浩虽然已经基本失去了战斗力。但那全地形自走炮台还没失去啊!
  
  天空中,恐惧之眼的一道强光也是毫不犹豫的选中了维娜。
  
  维娜虽然及时反应过来,抵挡住了这一击。但也是受了轻伤。
  
  贝贝、徐三石、萧萧、江楠楠、和菜头、王冬儿。六人大展神威,在霍雨浩强行支撑着以精神探测共享的指挥下,又用了五分钟的时间,终于压倒了对手。艰难的获得了本场比赛的胜利。
  
  比赛结束,唐门战胜由本体宗强者组成的雪魔宗战队,傲然挺近四强。
  
  但是,史莱克七怪中,霍雨浩透支、徐三石、江楠楠、萧萧、贝贝四人受伤。其中徐三石伤势较为严重。真正完好无损的,就只有王冬儿与和菜头了。两人的魂力也都是消耗不少。
  
  可以说,这一战,如果没有霍雨浩的谋划,他们想要战胜雪魔宗这个强劲对手,难上加难。鹿死谁手很难说。
  
  唐门并非是赢在实力上,更准确的说,应该是赢在霍雨浩的战术安排上。从最初的个人淘汰赛,到最后的团战。雪魔宗都是被他在牵着鼻子走。
  
  “赢了。我们赢了。”史莱克七怪面面相觑,一个个都难掩心中狂喜,拥抱在一起兴冇奋的大叫着。
  
  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霍雨浩。消耗巨大的他,又只有右手能动,就算从全地形自走炮台中弹射冇出来,恐怕也要摔个七荤八素。
  
  还是王冬儿进入炮台之中才将他接了出来。
  
  比赛进行到这里,四强决出。
  
  分别是:史莱克学院、天龙小圣灵宗和唐门。
  
  四强之中,以史莱克学院为班底的占据了两个席位。
  
  “恭喜你们。”维娜、龙傲天带着雪魔宗众人来到唐门众人面前。
  
  此时,维娜的俏脸上还带着几滴晶莹的泪珠,右手却紧紧的握着龙傲天的左手。她的笑容很真诚,一点都没有输掉比赛的感觉似的。
  
  贝贝呵呵一笑,道:“这一场赢你们真是太难了。”
  
  龙傲天道:“有机会一定再切磋。”一边说着,他的目光看向霍雨浩。
  
  霍雨浩虽然虚弱,但坐在轮椅上情况还好,脸色苍白的向他点了下头。
  
  维娜由衷地道:“雨浩,谢谢你们的手下留情。这份人情,维娜铭记于心。傲天是我的未婚夫,如果他在比赛中出事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霍雨浩微笑道:“公主殿下,我们并不是敌人。而且,你们天魂帝国还是我们唐门的大客户啊!我们怎么能伤害彼此的合作友谊呢?龙兄,等我好起来,有机会一定再次领教。我必须承认,至少目前,一对一,我不是你的对手。”
  
  龙傲天道:“不,今天输的是我才对。身为队长,我太注重个人的能力,却没能帮助维娜协调好整个团队。我们过分相信自己的个人实力,是导致本场比赛输给你们的最大原因。而在这方面,你做的比我要强得多。我输了,输的心服口服。但是,我的失败只是在今天。从明天开始,我会努力的去弥补自己不足的一面。”
  
  霍雨浩呵呵一笑,道:“我们不是敌人,但我却很愿意做你的竞争对手。”
  
  龙傲天走到霍雨浩身前,向他伸出右手。
  
  霍雨浩抬手与他相握,两人相视一笑,惺惺相惜中,之前战斗中的一切芥蒂都已是荡然无存。
  
  维娜则是来到贝贝身边,低声向他说了几句什么。贝贝微微颔首,眼中精光闪烁。两人同样是目光中略微交流了几下。双方这才告辞,下台而去。
  
  八进四,四场比赛。最精彩的就要属这最后一场了。
  
  当唐门与雪魔宗众人走下比赛台的时候,迎来了观众们热烈的掌声。
  
  哪怕他们并不属于日月帝国,但每个人都会尊重强者,他们得到的,是这些日月帝国普通民众们由衷的赞叹与敬佩。
  
  主冇席台上,太冇子徐天然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比赛一结束就离开。而是坐在那里面陈似水。
  
  足足过去了近一刻钟的工夫,他才抬手示意,橘子推着他下了比赛台,在众多侍从、护卫的簇拥下离开了。
  
  “橘子,刚才这场比赛让我很感慨啊!”徐天然感叹一声。
  
  橘子柔声道:“殿下别不开心。虽然这次我们的战队没有进入四冇强,但还是圣灵宗啊!”
  
  徐天然摇了摇头,道:“圣灵宗毕竟不是我们自己的力量。若不是为了对付本体宗和史莱克学院,你以为我愿意和这些邪气凛然的家伙合作吗?但是,在年轻一代的培养中,我们确实是落后了。史莱克学院、本体宗,不愧是历史悠久的强大宗门。如果不是有了魂导器的存在,恐怕我们日月帝国再过万年都未必有称霸大陆的可能。今日一战,让我明白了许多东西。过去的我,确实是有些太自大了。”
  
  橘子轻叹一声,道:“殿下,您未来必定会成为咱们日月帝国的一代明主。”
  
  徐天然微微一笑,拍拍她的手,道:“明主什么的我到不在乎,我在乎的是过程。是那开疆拓土的过程。是那会当凌绝顶的过程。我这一生,就是要向着将整个斗罗大陆踩在脚下而努力的。”
  
  橘子毅然道:“殿下一定会成功的。橘子是您的马前卒。无论何时,橘子都愿替您征战沙场,战死无悔。”
  
  徐天然笑了,“战死可不行。我还指望着未来你和我共享那份尊荣呢。我身边总要有一些知心的人,而你就是最重要的一个。”
  
  橘子感动的道:“多谢殿下关爱。殿下,你说那圣灵宗能够击败唐门么?今天看来,唐门的整体实力确实不弱。本体宗居然都败在了他们手中。”
  
  徐天然道:“论个人实力,圣灵宗未必能比本体宗强。但是,你别忘了,圣灵宗是什么来历。他们的存在,和本体宗又不一样。邪魂师最可怕的地方绝不是实力,而是那个邪字。当然,这些都不重要了,无论这一届大赛最终是谁夺冠,这些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们都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臣服、要么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