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 阎王帖

霍雨浩很清楚,论绝对实力,这龙傲天确实要比自己强大的多,但自己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一战之力,通过刚才的战斗,对于龙傲天的能力他已经摸清了一些。如果他能够恢复行动能力,再将体内的极致之冰天地元力全部吸收,那么,修为至少也会进入魂帝层面,那个时候,以他千变万化的战斗方式,他有信心与这本体宗强者一拼。

王冬儿推着霍雨浩下了比赛台,立刻站到他背后,双手按在他肩头,霍雨浩自己手中也握着一个奶瓶,开始全面恢复魂力。

尽管这场比赛霍雨浩输了,但唐门目前还是占据优势的。对手出场三人中,陈律肯定是无法再进行团战的,也就是团战被削弱了一人。

徐三石站起身,在本届比赛中,他的脸上第一次流露出了凝重之色。对手的强大也让他体内斗志开始熊熊燃起。

“唐门第二位队员上场。”比赛台上,刚刚目睹了如此精彩比赛的郑战,眼神中流露着几分怅然,但执法本场比赛却还是要继续的。

徐三石迈步就要上台,却听身边一声低呼,“等一下。”

他有些疑惑的停顿下脚步,看向身边的江楠楠。

江楠楠站起身,目光灼灼的盯视着他,轻声道:“平安回来。”一边说着,她就那么在万众瞩目之下,搂住徐三石的脖子,在他的面颊上亲了亲。

徐三石当时就呆住了,在史莱克七怪的三个女孩子中,萧萧是最羞涩的一个,但要说最保守的,却绝对是江楠楠。平时和他拉拉手,这就是态度不错了。他死皮赖脸的缠上一个月,都未必能亲芳泽一下。

而此时此刻,就在这万众瞩目的大赛之上,江楠楠竟然主动亲了自己。而且她说的并不是鼓励自己获胜的话。

平安回来。多么朴素而简单的四个字啊!但在这一刻,徐三石却已兽血沸腾。

用力的拥抱了江楠楠一下,徐三石口中响起一声嘹亮的长啸,右脚猛然在地面上一蹬人就已经腾身而起,瞬间就上了比赛台。

因为兴奋,他的脸色甚至有些涨红,整个人的气息也变得有些不稳定,但这份不稳定却像是即将爆发的活火山一般充满了压迫力。

大踏步前行,徐三石直接来到了比赛台中央,点头向裁判示意。

唐门待战区中贝贝向江楠楠比出了大拇指。唐门众人都很清楚,没有谁比江楠楠对徐三石更有鼓舞作用了。江楠楠是他的逆鳞,也同样是他的催化剂。

萧萧“嘻嘻”一笑学着江楠楠温柔的声音,道:“平安回来。”

江楠楠俏脸顿时大红,“我希望大家都平安回来。”

贝贝挪揄道:“那待会儿我上台的时候,你也亲我一口,祝我平安回来呗?”

江楠楠没好气的道:“贝贝,你不想好了吧。小雅可看着呢。”

贝贝脸上神色一僵,苦笑着摇了摇头。

江楠楠话一出口脸上就流露出了歉然之色,赶忙道:“对不起,我……”

贝贝微笑道:“没事。我一定会让小雅平安回来的。”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全身都迸发出一种强烈的信念。但在这份强烈中,众人却都感受到了其中的那份惨烈。

贝贝转向另一边的霍雨浩,低声问道:“雨浩他的武魂是什么?”

霍雨浩道:“龙傲天的武魂应该是皮肤。这恐怕在本体武魂中也是极其罕见的存在了。刚才我已经通过传音告诉二师兄了。”

贝贝眉头微皱,“那不是说,他就没有破绽了?”

霍雨浩沉声道:“这个人真的很强。他的战技一定是自创的,而且对其领悟极深。修为更是已经到了天人合一的程度。对他来说,实际上用不用魂技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他本身就是最强的魂技。这样的人很可怕。”

说完这句话,他闭上双目,继续回复魂力。同时脑海中也在不断的重复着先前与龙傲天这一战,尤其是最后那一下的碰撞。

唐三先祖,对不起我没能让唐门最顶级暗器的威名在我手中继续传下去。不过,我终究也只是用了那绝技的一半能力。如果能够配上剧毒的话中了那一下,他一定会死。

阎王叫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这就是唐三在毒经上留下的唐门三大手发暗器绝学中,排名第三的,阎王帖!

追魂夺命阎王帖。

霍雨浩通过自己独创的光之女神战技,模仿阎王帖施展,那一下,就抽空了他剩余所有的魂力。否则他也不会轻易认输。

龙傲天太强了,不使用这样的手段,根本不足以削弱他。别忘了,龙傲天是七环魂圣级别强者,他还能够施展武魂真身。如果唐门众人只是按顺序上场战斗,那么,最终就算能够打赢他,也必定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后面的团战还怎么进行?

所以霍雨浩不惜耗尽魂力,也用出了阎王帖。

虽然龙傲天最终还是挡下来了,但他也受了伤,而且霍雨浩可以肯定,龙傲天伤势不轻。

阎王帖,双杀。

一个,是恐怖的剧毒。霍雨浩还没来得及仔细研究先祖唐三留下的毒篇。自然也就制作不出真正的阎王帖。这双杀之一他就施展不出来,这也是他为什么说自己只是施展了阎王帖的一部分。

而第二个,就是阎王帖本体,阎王帖有着极其特殊的手法要求,融合了唐门绝学控鹤擒龙、紫极魔瞳、玄天功、玄玉手等多重能力。对于魂力的消耗也是巨大的。而且,无论是什么级别的魂师,在释放阎王帖的时候消耗都同样巨大,只是阎王帖的威力也会根据修为不同而提

阎王帖本体几乎是无法闪避的,一旦进入对手体内,就会立刻碎裂,然后以惊人的速度顺血脉攻心而去。哪怕没有剧毒,也是极其恐怖的存在。否则也不会被誉为唐门暗器百解中,手发类暗器排名第三的存在了。

霍雨浩刚才发挥出的就是阎王帖的第二种效果。龙傲天以自己本体武魂二次觉醒的能力尽可能的抵消掉了阎王大部分的冲击力并且也将那霍雨浩以光之女神精神力加魂力凝结而成的阎王帖消化了一部分。但钻入他体内后,破碎的阎王帖还是给他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最后那一口鲜血喷出,就是他用强势的魂力加上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把阎王帖的威能逼了出来。

阎王帖何等霸道,就算是被他强行逼出体内经脉也必定有所损伤,而且伤的不轻。

此时,比赛台上的战斗已经开始了。

伴随着裁判一声比赛开始,徐三石立刻释放出了自己的玄冥龟甲盾大踏步的朝着对手冲去。

此时他就像是打了鸡血的公牛一般,气势沉凝逼人,眼中精光四射,他这会儿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如果我的表现足够好楠楠会不会再给我点奖励呢?

待战区中,江楠楠看着主动冲向对手的徐三石不禁有些忧心忡忡的道:“贝贝,三石他不会有事儿吧?”

贝贝微微一笑道:“怎么?你还不相信他的能力吗?对手虽然强大,但三石最擅长的却是防御。这一场,他来最合适。换了是我,肯定不能比他做的更好。尤其是刚刚你有给了他足够的鼓励,我相信,他一定能够将自身实力完全发挥出来的。你不必担心。这家伙只要认真起来,比任何人都要精明。”

“嗯。”江楠楠轻轻的点了点头,目光专注的盯视着比赛台上正在飞速接近的二人。

龙傲天就像是刚才对霍雨浩那一场比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依旧是如同贴地滑行般前进。

那种天人合一的感觉再次出现。

真正面对他徐三石才能感受到先前霍雨浩所承受的压力。对手那种无处不在而且圆融如一的气势令人很不舒服。

不过,徐三石显然不会去和对手比拼战技,那并不是他所擅长的。手中盾牌护在身前眼看着双方就已经接近了。

率先出手的居然不是龙傲天,而是徐三石。在龙傲天距离他还有十米左右的时候,他右脚猛然一跺地前冲的身形嘎然而止,身上第三魂环光芒大放,盾牌上黑色光华涌动,令他整个人的气息都瞬间变得阴冷了下来。

盾牌前推,第一魂环比第三魂环只是落后半步闪亮,层层叠叠的黑色光晕骤然向外涌出。这些黑色光晕就像是一个个气泡,一个接一个宛如重门叠浪一般朝着龙傲天涌去。

徐三石第三魂技玄冥之力,第一魂技:玄冥震。

玄冥震在他手中用出早已不是当初那全方位的控制、防御能力了。而是被他全部集中于一个方向。骤然爆发之下,那层层叠叠的黑色光芒,竟是将龙傲天带给他的压迫力全部挡了下来。

这才是徐三石的真正实力。作为史莱克学院曾经的双子星之一,哪怕是史莱克七怪众人,都几乎没有见过他全力以赴的样子。

龙傲天冷哼一声,右手向上一划,一道白色气刃向上带起,顿时,气刃所过之处,黑色气泡一个个破碎,震荡力根本无法接近到他身前。不过,龙傲天受到这一阻挡,前进的身形略微停顿了一下。

那白色气刃在接近徐三石盾牌的时候,终于还是被玄冥震化去了。龙傲天右手抬起,掌心朝着徐三石的方向做出一个虚按的动作。顿时,一个洁白如玉的掌形光晕就蔓延了开来。这掌形光晕将破碎后重新恢复的玄冥震完全挡住,并且迅速逼近徐三石。

黑色与白色,看上去是那么的泾渭分明。龙傲天拍出的白色巨掌势如破竹,转瞬间就到了玄冥龟甲盾前方。

“轰——”

白色光晕四散,剧烈的轰鸣之中,徐三石应声跌退,踉踉跄跄的向后退去。看上去脚步已经有些散乱了。

龙傲天得势不饶人,左脚向前跨出一步,握掌成拳,又是一击。这次白色光影由手掌变成了拳头,看上去更是威势逼人。直径超过一米的巨大光拳瞬间就追上了踉跄倒退的徐三石。

徐三石手中盾牌微微一斜,在玄冥之力的作用下,盾牌表面泛起一层层漆黑的光晕。

“轰——”又是一声剧烈的轰鸣,徐三石这一次接连后退了七、八步,就连手中盾牌都被震荡的扬了起来。

龙傲天右拳再震,又是一记天人合一光拳轰击而去。

徐三石这次却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动作,他的身体向下一蹲,手中盾牌斜斜向上。

“砰。”能够清楚的看到,光拳在爆开时,大片的白光从徐三石头顶上方掠过。但这一拳也打的他翻滚而出。

那玄冥龟甲盾就像是长在了他身上似的,就算是人在翻滚,但那盾牌却始终把他牢牢的护在其中,足足滚出十几米,徐三石才勉强站起来,站起身的时候,还接连后退了几步。

连续三击,看上去徐三石抵挡的无比狼狈。但龙傲天却是双眼微眯,沉声喝道:“好。”

徐三石盾牌一横,冷哼道:“不用你说,哥也很好。来啊!”一边说着,他左手还朝着龙傲天勾了勾。

龙傲天也不吭声,左脚在地面上一点,这一次,他的速度瞬间就达到了极致,几乎就是一闪身,人就已经到了徐三石面前。双掌同时拍出。强烈的白光令他整个人看上去都像是变成了白炽色似的。

“轰——”玄冥龟甲盾瞬间破碎。徐三石也应声后退。

可是,破碎的却只是第一面玄冥龟甲盾而已。一面盾牌破碎,龙傲天强势的力量又命中在第二面盾牌上,再碎,第三面······

在徐三石身前,那玄冥龟甲盾竟然变得层层叠叠,看上去仿佛无穷无尽一般。而且,他脚下还在不断的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