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一个人的战队(中)

这一击,可谓是攻防俱佳。陆钧最优秀的地方就在于他始秉承着一个理念,那就是,想要战胜王秋儿,或者说是尽可能消耗王秋儿,那么,自己就必须要和她拉开距离。

他胸前这件魂导器乃是他自创,或者说是独创的。名叫闪击炮。虽然被划为六级魂导炮的范畴,可实际上,在十米内,它的攻击力却能达到接近七级魂导器的水准。只不过,这种魂导器也有着明显的缺陷,那就是有着太强劲的后坐力。而这种后坐力还不能通过宣泄的方式来解决,那样会令闪击炮的威力大减。

经过无数次惨痛的试验之后,陆钧才将它制作成了现在这个模样。威力依旧,但他自己也要承受强大的反作用力。

也就是说,他一击能不能把对手轰飞不好说,但却一定会让自己“飞”起来。

但是,陆钧却就是围绕着自己这闪击炮的特性,制作出了一些配套的魂导器,在尽可能不伤害到自身的情况下,将它的特性完全发挥出来。

此时就是如此,为什么是从空中向下轰?他就是要借助闪击炮的反作用力让自己冲高。只要拉开和王秋儿的距离,他就认为自己成功了。而且,闪击炮还可能给王秋儿造成极大的伤害。要是真的完成了这个目标,那么,他就相信自己还是有获胜机会的。

一炮轰出,眼前完全是白茫茫的一片,看着那骤然爆开的大量闪电将王秋儿身体吞噬,陆钧心中没有多少快感,更多的反而是怅然。会不会太狠了啊?闪击炮的威力他是很清楚的。这会儿,他竟然对自己心中暗恋着的王秋儿有些担心了。

但是,很快他就呆滞了,他的身体确实是在借势上冲。可是,下面电光散去之后,他却没有看到王秋儿的身影。

“比赛结束。手下留情。”不破斗罗的声音响彻全场。然后他老人家就已经到了空中·虎视眈眈的看着陆钧背后。

是的,王秋儿就在那里,单脚点在陆钧背后的飞行魂导器上,黄金龙枪的枪尖正对着他的后脑。

这一枪并没有扎下去·纟是她心慈手软。而是那瞬间暴起的冲击力,她也需要先维持好平衡。

这一切变化发生的太快了,从陆钧滑翔、闪击,到比赛结束,不过就是几次呼吸的过程而已。

所有人看到的,王秋儿只做了一件事。瞬间转移。

她竟然还会瞬间转移?

待战区中,明都魂导师学院的队员们一个个面面相觑·脸色都难看的要死。

当陆钧明确的感受到后脑发冷的时候,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是在不破斗罗的护送下,才重新回到了比赛台上。

然后·他就从王秋儿眼中看到了一丝惋惜的神色。

她、她是在惋惜自己击败了我吗?对我的怜惜?陆钧这会儿一点都没有失败的郁闷。反而有点沾沾自喜的感觉了。当他看到那电光中没有王秋儿的身影时,倒是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总算是没有辣手摧花。

然后他就听到王秋儿似乎嘟囔了一句。

“早知道不稳定身体,先刺下去了。”

“王姑娘,咱俩有仇吗?”陆钧悲愤的问道。

王秋儿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高贵冷艳的道:“当你们抽签被我抽中的时候。就有了。”

陆钧郁闷的下台了,不过,眼神却依旧不时飘向王秋儿。他发现,自己竟然对她一点都恨不起来。怎么这么贱啊!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陆钧闭上双眼·决定不在去看那心中的女神。

伙伴们倒是认为他这是自责的表现,纷纷过来劝慰。毕竟,输给王秋儿并不丢人。

接下来两名登上比赛台的明都魂导师学院队员·都是实力中等的五级魂导师。面对王秋儿那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他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先后被击败。

不知道是因为明都魂导师学院和史莱克学院并没有宿怨还是因为不破斗罗郑战的反应足够及时,这两名明都魂导师学院的队员都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就结束了比赛。

连胜三场。个人淘汰赛,三分了。

明都魂导师学院的队员们此时已经纷纷起身。他们本来也没想过要在个人淘汰赛上决胜。到了八强战这个级别,肯定是要团战决胜负的啊!按照当初史莱克战队面对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的时候那种战斗方式。王秋儿个人赛赢三场,然后就是团队赛决定胜负。全盛状态出战的六名史莱克战队队员用最强实力进行团战,辅助王秋儿。

眼看着,就又是这个节奏了。这个战术本来也是相当不错的。

团战,蠲魂导师学院这边也早就准备好了。这也是他们所擅长的他们在一起配合多年而且彼此之间的关系都极好。简直是亲如兄弟。论默契程度,他们自问绝对是要超过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的。而且他们还有一些只有在团战上才能施展的杀手锏。再加上先前三人都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势这会儿也都是信心满满。就准备要上台了。

可是,他们忘了一件事儿……

他们毕竟不是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啊!

“下一个。”不破斗罗郑战朝着明都魂导师学院这边的队员们喊道。

什么下一个?已经准备好团战的众人一脸迷茫。

郑战也是有些疑惑,大步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你们在干什么?下一个啊!”

明都魂导师学院战队的队长,是一位身材不高,相貌却很清秀的男学员,他的皮肤白皙的简直跟女孩子似的。疑惑的看着郑战道:“裁判,不是该团战了吗?您怎么还不宣布?”

郑战嘴角十分明显的抽搐了一下,额头上仿佛有三道黑线瞬间下滑,“放屁。你们那只眼睛看到要团战了?你们从最初的淘汰赛、经过循环赛进入八强。难道说连比赛规则都不知道了?个人淘汰赛才三场。团战什么团战?”

明都队长道:“可是,个人淘汰赛赢了三场之后,就有资格要求团长了啊!”

郑战这会儿被气的居然也变得高贵冷艳起来,冷冷的看着他,道:“是你赢的吗?是你们赢的吗?人家史莱克没要求团战,你们一个个脑子都出问题啦?”

“这个……”

明都魂导师学院众人这才意识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可不是么?王秋儿并没有要求团战啊!

“你玩我们啊?”明都队长看着比赛台上正在用两个奶瓶恢复着魂力的王秋儿,忍不住脱口而出。

声音还挺大。

当然,他并不知道的是,他身边的伙伴们,有六个人听了这话后,第一个反应都是在心中下意识的呐喊着:玩我吧、玩我吧······

一共他身边就六个人……

王秋儿也是愣了一下,她也有些郁闷,因为这些明都魂导师学院的队员们并不能让她产生出仇恨的感觉。下手也就没有那么决绝了。而不破斗罗更是盯得她很紧,以至于在比赛中她一直都没有机会下狠手来降低对方的整体战斗力。

没有达到既定目标,而且她自身消耗也不算大。就准备将个人淘汰赛再继续下去。谁知道对方却说出了这种话。

煞气瞬间就从王秋儿眼中弥漫了出来,双眼微眯,冰冷的气息一下就锁定在了这位明都队长的身上了。

这位明都队长只觉得全身一冷,又是喊出了一句令人哭笑不得的话,“你别乱来啊!”一边说着,他还朝着不破斗罗身边躲了躲。

“这家伙……”

主席台那边专门设有传音设备,能够听到比赛台上的声音。听了这位明都队长的话,摄政王徐天然的面部肌肉也在以惊人的速度抽动着。

这也太丢人了。

不远处的明德堂主,表情严肃、郑重。但眼神中却带着那么一小丝、一小丝的幸灾乐祸。

“队长,您别说了······”陆钧在旁边碰了碰他们这位脱线的队长。

“碰我干嘛?你敢占我便宜?”队长一巴掌就抽了过去。

“大姐,我哪敢占您便宜啊!”陆钧都快哭了。其他队员也是纷纷散开。

女的?王秋儿也是一愣,这明都队长竟然和王冬儿一样,也是女扮男装的?

“我上。你们做好团战的准备。等我赢了。咱们收拾他们。”陆钧一把没拉住,他们这位队长就上台了。

上了台,明都队长直接就朝着王秋儿大步走了过去,一边走,还似乎是在一边酝酿自己的气势。

很快,她就来到了王秋儿面前。当她用力的挺了挺胸脯后,却是下意识的退了几步,说了句令王秋儿杀气瞬间消失的话。

“你长那么大干什么?”明都队长一脸的义愤,然后,她的目光分明是盯在王秋儿胸前啊!

这位明都队长的身高,比身材修长的王秋儿要足足矮了一个头。眼神正好是平视王秋儿胸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