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八强战开始!

经过详细的分析,目前看来,最有可能隐藏着本体宗强者的应该就是天龙门、傲剑宗以及雪魔宗这三个宗门了。坦白说,无论是本体宗隐藏在哪里,对于唐门和史莱克学院来说都是巨大的威胁。

进入八强之后,必定是场场艰难。

当唐门众人来到比赛场地的时候,史莱克战队和他们的对手明都魂导师学院战队已经都在热身了。

身在上半区,史莱克毫无疑问会最先出场。

今天的四场比赛都是重头戏。朝阳已经升起,今天天气很好,明媚的阳光普照大地,给每个人都带来温暖的感觉。

明都最近的天气很是清冷,今天的阳光,却很容易带给人好心情。

王秋儿静静的站在贵宾休息区外,看着前方已经修葺好的比赛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阳光洒在她那一头粉蓝色的大波浪长发上,给她渲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光。

此时的她,就像是一株孤傲的寒梅,傲立于此,似乎与一切都格格不入,但又像是一切的核心。

众人进入休息区,跟在霍雨浩身边的王冬儿突然向王秋儿走了过去。

霍雨浩愣了一下,但却并没有阻止。这是一份信任,冬儿虽然有和秋儿比较的意思,但她一定是有分寸的。尤其是那天的事情发生之

王冬儿走到王秋儿身边,同样的阳光洒落在她那顺滑的长发上,反射出的光芒更加强烈,但却少了王秋儿波浪长发反射阳光时的那一抹迷离。

一模一样的容颜,看上去略有差别的年龄,二女站在那里,本身就是一幅绝美画卷。

王秋儿感受到王冬儿来到自己身边,扭头看了她一眼。

“你来干什么?”王秋儿淡淡的问道。

王冬儿微微一笑,道:“那天我不是说了吗?你是我姐啊!马上你就要开始比赛了。我来看看你怎么了?”

王秋儿冷声道:“如果你是来示威的,可以走了。你赢了。”

王冬儿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她是什么意思。轻叹一声,“你知道吗?那日一战之后,他骂了我。这还是他第一次对我发脾气。”

王秋儿眉头微皱,“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他无非是怕你被我伤到。”

王冬儿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止如此。我能感觉得到,他其实是欣赏你的。而且,你救过他那么多次,无论是他还是我,对你都是感激的。如果不是感情的事不能谦让,我真的愿意和你做一对好姐妹。我很佩服你。”

“你可以走了。”王秋儿俏脸上的神色似乎更加冰冷了。

王冬儿低下头,道:“我知道·无论我说些什么,你都会当成讽刺。

但是,我只能告诉你·我并不讨厌你。甚至,有一点喜欢你的刚强。”

说完这句话,她终于转过身,向休息区中唐门众人走去。走出两步,她脚下停顿了,扭头重新看向王秋儿,“姐,一定要赢哦。”

这一声“姐”的呼唤,不知道为什么·令王秋儿的心弦猛然颤动了一下,修长有力的双手下意识的攥紧,用力的点了下头。

王冬儿红唇轻抿·走回到霍雨浩身边。

“你跟她说了什么?”霍雨浩一脸好奇的问道。

王冬儿却是很有些傲娇的道:“这是我们女人间的事。你问那么多干嘛?”

“呃……”霍雨浩一脸的无奈。

坐在他另一边的徐三石嘿嘿笑道:“雨浩,我看你是越来越像我了。妻管严的感觉怎么样啊?”

霍雨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道:“三师兄·我起码还是妻管严。楠楠姐承认做你的妻了吗?”

徐三石扭头看了一眼江楠楠,向她努了努嘴。江楠楠却像是根本就没看到似的,喝着大赛主办方准备的饮料,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徐三石重新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看着霍雨浩道:“雨浩你学坏了,会在别人伤口里撒盐了。哼哼!”

霍雨浩苦笑道:“是你先撒了我一把好不好?”

此时,各支战队的人已经基本都到齐了·就连圣灵宗的人也不例外。他们依旧是那么神秘,全都笼罩在黑衣之中。唐雅坐在最前面·显现着她在这支圣灵宗战队中极高的地位。

而在这支战队靠后的位置,那曾经让霍雨浩感到熟悉的女子也在,她似乎是带队老师似的任务,而蝎虎斗罗张鹏却是不知去向。并没有在圣灵宗队伍中。

雪魔宗的人也早早就来了,维娜和暮雪坐在最前面,低声说着什么。在他们身后,是本战队的队员们。一个个显得精神抖擞,也不时朝着唐门这边看过来。

整个休息区内,人现在虽然远远不如以前多,但气氛却是相当紧张。尤其是那一支支将要在今天决出胜负的队伍,彼此之间的气息已经大有几分针尖对麦芒的味道了。

主席台上,摄政王徐天然早早就到了。橘子挨着他身边坐下,为他送上一杯香茗。

徐天然喝了口茶,向橘子另一边的明德堂主问道:“红尘堂主。你那孙子和孙女的情况怎么样了?”

镜红尘道:“多谢殿下关心,有您派去的御医斗罗为他们治疗,情况已经稳定了。只是伤的较重,想要完全恢复,恐怕要至少一年的时间。”

徐天然轻叹一声,道:“只要能不留下后遗症就好。他们都是帝国的栋梁。麻烦你转告笑红尘和梦红尘。就说是我说的。一次失败并不代表什么,失败是成功之母,正是因为有了失败的惨痛经历,才能让他们在未来走的道路更加正确,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们能够击败史莱克学院那些人的。”

“多谢殿下。”镜红尘这两天明显有些憔悴。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战队的战败令他承受了许多压力。

已经有不少大臣对他进行弹劾了。连小组都未能出线,这简直就是帝国的奇耻大辱。而且,笑红尘和梦红尘伤势都相当严重。若不是徐天然及时派去了整个日月帝国唯一一位治疗系的封号斗罗,恐怕笑红尘有生命之危。梦红尘也要落下残疾。

徐天然的力挺,才让他的地位稳固下来。但镜红尘明白·在这个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自己已经被完全刻画上了这位太子殿下的烙印,未来也只能为他卖命了。对于徐天然的厉害,镜红尘是深深领教他很清楚,这位太子殿下的野心。原本他心中还是有些犹豫的,但现在他除了坚定信心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红尘堂主,你说今天明都学院能赢史莱克么?”第一场比赛就要开始了,徐天然今天的情绪也很高,能够看到这些最激烈的对决他是兴致高昂啊!

镜红尘道:“虽然不应该涨敌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但我不得不说,明都学院和我们皇家学院比起来,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史莱克战队的整体实力其实也不算特别强大。但那个王秋儿太难对付了。那天的情况您也看到了王秋儿在最后爆发出的战斗力,已经接近八环魂斗罗级别的强者。否则也不可能战胜我那孙子、孙女。有这么一位队长的存在。史莱克战队就拥有着极强的竞争力。”

徐天然微微颔首,轻叹一声,道:“史莱克学院的万年沉淀,确实是不可轻辱啊!”

坐在他另一边的那位神秘国师突然开口道:“沉淀再多,也需要人才。我看,这唐门加上史莱克战队,几乎就囊括了他们年轻一代最优秀的人才吧。”

徐天然眼中精光一闪,微微一笑道:“国师说的有理。”

橘子坐在徐天然身边一直都没有吭声,俏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目光投向下面的比赛场地。在她眼神深处却有着一丝淡淡的担忧。

不破斗罗郑战继续担任主裁判。自从他加入比赛之后,伤亡率极大程度的降低了。几乎所有重要比赛都由他进行主裁。今天也不例外。

“八强战第一场,史莱克学院战队对阵,明都魂导师学院战队。双方队员进入待战区。第一位个人淘汰赛队员上场。”

史莱克战队这边,站起七个人,和面对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战队时的组合一模一样。除了王秋儿之外,戴华斌、朱露、宁天、曹瑾轩再加上蓝氏姐妹。这是一个标准的团队战组合。

上一场对阵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的时候,他们的配合其实并不算太过默契。因为王秋儿被衰老射线命中那一下,戴华斌与朱露提前爆发

险些令比赛失控。为此,回去之后王秋儿狠狠地斥责了他们。

当然,王秋儿自己也很清楚,如果不是霍雨浩的悄然融合,那衰老射线虽然未必真的能让自己衰老,但那时魂力已经消耗过大的她,是根本不可能战胜笑红尘与梦红尘的。

可越是这样,王秋儿心中就越不服气。她最不愿意的,就是在霍雨浩面前示弱。

进入待战区,当王秋儿没有坐下直接跳上比赛台的时候。对面明都魂导师学院的队员们,神色明显有些难看。

谁也不愿意面对这位力量无比强大的黄金龙女啊!她那柄黄金龙枪,远近皆宜。着实是难以抗衡。尤其是在她战胜了笑红尘兄妹之后,已经被很多人认为,是本届大赛全体选手中个人实力最强大的存在。

谁愿意面对这样的她啊!可是,在个人淘汰赛中,她已经出场。明都魂导师学院也就必须要面对。

一名青年从明都魂导师学院这边腾身而起,直接落在比赛台上。

这名青年相貌英俊,身材修长。

大有几分长身玉立的味道。眼神中充满了自信,大步朝着比赛台中央迎着王秋儿走了过来。

“双方通名。”

“史莱克,王秋儿。”王秋儿的话语永远是那么简单直接。

“明都魂导师学院,陆钧。你好,黄金龙女,很荣幸能与你交手。还请手下留情……”

陆钧很有风度的向王秋儿说着话,可王秋儿没等他话说完,就已经转身向己方比赛台的边缘走去了。把这位帅哥晒在了那里。

陆钧的嘴角明显抽搐了一下,这也太不给面子了。果然有个性,我喜欢。

王秋儿的强势表现,再加上她那绝世容颜,着实是吸引了不少人。一些自问有资格追求她的魂师、魂导师们,早就有些跃跃欲试了。这位陆钧也不例外。

不破斗罗郑战冷眼旁观,忍不住道:“小伙子,不要以为你长得帅她就会对你手下留情。这姑娘脾气犟得很,她眼中只有胜利。小心点吧。”

陆钧点了点头,深以为然的道:“多谢前辈提醒,我一定小心。”

他这样谨慎的态度,倒是给不破斗罗留下了不错的印象。早就听说这一届的明都魂导师学院出了几名优秀人才。这陆钧应该就是其中之一了。

倒是可以通过今天的比赛好好考量一下,如果可以的话,自己收个弟子也不错。

陆钧比王秋儿慢了一点退后到比赛台边缘。双方彼此对峙。此时的陆钧,就已经收回了先前的微笑,表情变得严肃起来,目光锐利的盯视着王秋儿。

谁敢在面对黄金龙女的时候大意啊!套近乎归套近乎。能够成为八强之一,陆钧作为团队中的核心队员之一,他自然不会有丝毫大意。

“双方准备。”看看两边,不破斗罗沉声喝道。

“比赛开始。”

伴随着他一声大喝,王秋儿瞬间就动了。左脚在地面上用力一踏,整个人已经如同箭矢般朝着百米外的陆钧冲去。

对于她的爆发力。所有人都是有目共睹的。百米距离在她的全力冲刺下,不过就是一瞬间的工夫而已。

陆钧在郑战高喊双方准备的时候,就做出了一个下蹲的动作。等到比赛开始四个字一喊出,他立刻就已经腾身而起,闪电般跳起,背后,一双飞行魂导器金属翼瞬间张开,四道流光全力喷射,推动着他的身体朝着空中电射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