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对赌黑暗青龙(上)

“抽签开始。”

听到司仪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那位九十八号故意将目光投向了坐在轮椅上比其他人都矮了一截的霍雨浩身上。嘴唇微动,口型似乎在说:祈祷吧。

霍雨浩笑了,笑的很诡异,是啊!是该祈祷,祈祷着你不要抽中我。

抽签的方式很简单,一个巨大的水晶球内,有六个小球,每个小球上都有磁石,在水晶球内部三个区域内也各有两个磁石。当水晶球转动时,被吸到一起的,就将成为今天比赛的对手。

九十六号和九十八号两个球已经分别被吸附在了其中的两个区域,表示两人在今天的比赛中是绝不会碰面的。另外四个球都在底部。

“好了,下面,就由我开启今天的抽签水晶。转!”司仪阿金按动了水晶球下面的一个按钮,顿时,水晶球缓缓的转动起来。

随着它的转速越来越快,下面四个小球也渐渐被甩起,飞速的旋转着。只有那三处带有凹槽磁石的地方岿然不动。

很快,第一个小球被吸了出来,吸到了三个区域中唯一空着的那个区域。

“好,第三区,八十八号。不得不说,神秘的八十八号魂导师,您是幸运的。您没有碰到两位被我们评估为六级的强大魂导师。”

和菜头第一个被抽了出来。那位九十八号魂导师的目光又随之落在了霍雨浩身上,似乎在说,你碰到我们的几率可是更大了。

就在这时,“嗖”的一下,又是一颗小球被吸附了上来。这一次,被吸附在了九十六号所在的区域。

“三十七号。对阵,九十六号。第一区域。”

三十七号顿时一脸的颓然,他自问,如果碰到和菜头或许还能拼一下,碰到那位已经被认定为六级魂导师的九十六号,而且还有可能拥有列榜刻刀的存在,自己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的。

“好,第五颗也出来了。六十六号,对阵。九十八号,第二区域。”

霍雨浩和九十八号的眼神瞬间就同时变得怪异起来,彼此对视中,霍雨浩看到的是对方脸上的狞笑,而九十八号看到的。却是霍雨浩脸上的一丝无奈。

最后一个签位自然也是毫无悬念了,八十五号,对阵,八十八号,第三区域。和菜头被抽中了一个软柿子。

“好,抽签结束。下面,有一刻钟的时间。给在场的各位贵宾加注。只有在场诸位贵宾才有这样的待遇哦。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一刻钟计时开始。也请三对参加比赛的魂导师就位。接下来的五个时辰,对你们来说是辛苦的,但最终获胜者,将可以获得比赛台中央为你们准备好的稀有金属。这些稀有金属的价值难以估量。因为它们在市面上根本就买不到。每人五十四种,每种五公斤。”

抽签结束,整个金色大厅内也立刻变得忙碌起来,从签位上。很多人都能评估出一些东西,这个时候下注无疑是最有把握的。当然。这十五分钟内的下注,在赔率上也要比先前下注时低了许多。可就算如此,场内还是变得一片忙乱。全部三十六个临时投注点都围满了人。

和菜头来到霍雨浩身边,推着他的轮椅向二号区域走去。那位九十八号也跟了上来。

“小子,你死定了。现在认输是你唯一活下去的机会。”九十八号得意的说道,“这叫人在做,天在看。我让你嚣张,果然被我抽中了。哈哈哈哈。”

霍雨浩扭头看了一眼和菜头,皱了皱眉道:“我有他嚣张吗?九十八号,你就那么肯定能够吃定我吗?”

九十八号冷哼一声,“如果连你都赢不了,哼哼。”

霍雨浩笑道:“那不如我们也来打个赌吧。本来这比赛就是为了赌而存在的。”

九十八号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小子,你还敢跟我赌?赌什么?”

霍雨浩道:“就赌你那柄刻刀好了。你输了,那柄刻刀归我。我也不要你的命。你看,我多好说话、多温和、多么的大度。”

“想要我的刻刀?”九十八号并不是傻子,看着霍雨浩那满脸微笑的模样,似乎一点担忧的意思都没有,他心中也不禁微微打鼓,这家伙不会是扮猪吃老虎吧。

“你用什么东西跟我赌?除非你也有列榜刻刀,否则的话,根本没有和我赌的资格。”

霍雨浩道:“列榜刻刀我没有,不过,我有件魂导器,你看行不行?”一边说着,他探手入怀,摸出一面如同护心镜的魂导器。正是镜红尘曾经给他的红尘庇佑。

“大哥,你拿着让他感受一下。”霍雨浩将红尘庇佑递给了身边的和菜头。

和菜头手持红尘庇佑来到九十八号面前。大家都是魂导师,对于魂导器辨别都有一定的能力,和菜头只是将红尘庇佑的核心法阵露出来给他看了一眼,然后又用魂力略微注入到其中,释放出了一丝红尘庇佑的气息,就把魂导器还给霍雨浩了。

九十八号的眼神几乎是瞬间就呆滞了。那是……

微型核心法阵?

魂导器并不是越大越好,尤其是对于核心法阵来说,越小的魂导器才越便于携带,像这红尘庇佑,一共只有几厘米厚度而已,如果里面镶嵌的核心法阵过大,怎么贴心佩带?

而同样一个核心法阵,用微雕的方式来制作,要比正常制作困难十倍。一般来说,只有七级以上魂导师才会尝试去制作。而刚才虽然只是看了一眼,九十八号就发现,红尘庇佑露出的微型核心法阵至少有五个以上,而且每一个看上去都极为繁复,绝不是那种试验品。这最起码也是一件八级以上的魂导器啊!而且气息是那么的浓烈。单是里面那些微型核心法阵的价值,就难以估量。因为每一位高阶魂导师在制作核心法阵时都有着自己的特殊方式。要是能学到一些,对于中阶魂导师来说,那简直就是至宝。

九十八号怎么也没想到,霍雨浩居然会拿出一件如此珍贵的东西和他对赌。当然,他也自信,自己的列榜刻刀在价值上并不低于这件八级以上的魂导器。

贪念开始在心中翻腾,双眼微眯,看向霍雨浩。霍雨浩也正在看着他,目光很平静,甚至带着一丝轻蔑。

会不会是个圈套?他一直在扮猪吃老虎,这是要引我上钩,赢走我的列榜刻刀。

九十八号虽然骄傲了一些,但却绝不傻,否则也不可能在三十岁前就将魂导师修炼到这种程度。仔细思考之后,他决定拒绝这份赌约,尽管这样会在气势上落了下风,但总比真的把自己珍逾性命的列榜刻刀输掉好。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霍雨浩那放在轮椅扶手上的右手抓住扶手的力度似乎有些大,指关节略微散发著青白色。

魂导师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眼力好。否则的话,又如何制作精微的魂导器呢?看到他那紧握扶手的右手,九十八号心中又是一动。这家伙如果根本没把握赢我,只是想要凭借这场赌约先在气势上压倒我呢?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九十八号不禁仔细的观察起霍雨浩来。很快,他又发现另一个细节,霍雨浩那另一只从未动过的手臂,似乎在轻微的震颤着。他那看似平静的眼神深处,眸光也有些闪烁。注视着自己的目光多少有那么一丝纷乱。尽管很不明显,但在仔细观察中,九十八号还是注意到了。

“好,我和你赌。”一抹自信的笑容在九十八号面庞上浮现而出。

霍雨浩愣了一下,“你真的要和我赌?我正缺少一把列榜刻刀呢。这可真是多谢了。”

九十八号眼神玩味的看着他,道:“你真的有信心能够赢我吗?我看不见得吧。小子,既然你要找死,那今天我就成全了你。”

霍雨浩冷声道:“赌就赌。有本事,你公开赌约,让夕水盟为我们作证。否则的话,万一你输了耍赖怎么办?”

心中早已认定的念头加上贪欲作祟,令九十八号怎么看,都觉得霍雨浩是一副色厉内荏的模样。嘴角处流露出一抹冷笑,“好,那就让夕水盟见证,见证你是怎么将那件魂导器输给我的。你,过来。”他一伸手,向不远处正在台上的司仪阿金打了个招呼。

阿金赶忙走了过来,他只是一名司仪而已,哪敢得罪日月帝国最崇高职业的魂导师啊!

“大人,您有什么吩咐?”阿金有些谄媚的问道。

冷哼一声,九十八号道:“我和我的对手要进行一场对赌,就赌我们谁能赢。你们夕水盟来做个公证。”

“啊?好啊!”阿金眼睛一亮,作为金色大厅的金牌司仪,他太明白那些贵宾观众们喜欢看什么了,有热闹这显然才能更好的挑起赌博的气氛,尤其是在眼前这种正在下注的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