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明玉宗(上)

明玉宗给人的神秘感并不比唐门少。从全大陆青年高级魂师精英大赛开赛以来,他们在前面的淘汰赛阶段以及循环赛第一轮,都可以说是顺风顺水。队伍中没有什么伤亡,而且,明玉宗有一位头戴斗笠,面纱低垂的队长,始终都未曾上过场,只是在待战区中指挥比赛。哪怕是团队战的时候,他们队伍也只是登场六人而已。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战斗方式和普通魂师差距太大,霍雨浩甚至要怀疑他们就是隐藏于本届大赛中的本体宗了。

明玉宗是一个魂导师宗门,出身自然是日月帝国了,本身就在明都。而且声望极高。

明玉宗弟子的修炼方向都是一样的,近战魂导师。通过强大的近战魂导器来提升自身实力。在一些近战的技巧上,就算是日月战队的学员也未必能优于他们。只是在魂导器方面,明玉宗还是没办法和有明德堂在背后撑腰的日月战队相比。

唐门对明玉宗,这又将是一场极有看点的比赛。

由于上一轮唐门的强势表现,今天一大早,比赛台不远处的观战区就已经聚满了观众。各种议论也是此起彼伏。作为本届大赛目前为止最黑的一匹黑马,唐门自然是他们讨论中出现次数最频繁的对象。

进入贵宾休息区,凉棚阻挡住了从天而降的雨丝。在休息区内,甚至还有几个取暖用的发热魂导器,一进来,就是一股暖意传来,令人感到分外舒适。

不过,温暖并没有持续太久,唐门众人就感受到了来自旁边不远处的阵阵寒意。

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战队,以笑红尘为首的众人,正在看着他们。那眼神,简直就如同一道道冰刃,仿佛要将他们切割开来了似的。

徐三石不屑的撇了撇嘴,双手伸出,中指缓缓凸起。

笑红尘双眼微眯,右手在脖子前作出一个横切的动作。

“二货。”徐三石不屑的哼了一声,再也不看他们一眼,和伙伴们都纷纷坐了下来。

今天的比赛,唐门还是第一场进行。因为他们上一轮赢了。而日月战队就被推到了第二轮。

史莱克战队的人也已经来了,依旧是王秋儿带队,大师姐张乐萱却是不见踪影,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

“待会儿第一场还是冬儿上阵吧。”霍雨浩微笑着说道。

大家不禁都有些惊讶的看向他。霍雨浩微微一笑,道:“然后是萧萧、四师姐。今天我们以女将为主打。如果能够战胜对手的话,你们就一人打两场。然后我们就直接要求团队赛。这次参赛以来,我们团队赛打的太少了,后面的对手会越来越强,今天演练一下吧。”

听着霍雨浩的话,众人不禁都笑了,这分明就是没把明玉宗看在眼力,只是将对手看成了演练的对象而已。自信源于实力。

哪怕是贝贝不在,他们上一轮也硬是逼迫着日月战队认输。那一场比赛,令大家都是信心大增。他们出身于史莱克,每一位都是同级别中最优秀的魂师,他们本来就应该有这样的信心啊!

正在这时,明玉宗的人也来到了休息区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身穿长袍、头戴斗笠的男子。或者说,连男女都很难判断出来。他的衣服十分宽大,极好的遮掩了自己的身形,显得十分神秘。

在他身后,跟随着十几个人,走在前面的是正选队员,后面的是替补队员。

这明玉宗的队服都是淡黄色的,看上去十分醒目。

或许是感受到了唐门这边的关注,明玉宗走在最前面的那人脚步停顿了一下,身形转向霍雨浩这边,一股森然寒意毫无预兆的朝着霍雨浩这边逼迫而至。那强横的压迫力充满了锋锐气息,就连空气中都出现了轻微的“嘶嘶”声,仿佛是被割裂了似的。

不等霍雨浩有所动作,一个高大的身影就挡在了他面前,此人只是往那里一战,顿时就有一股仿佛要开天辟地般的感觉。眼神凝滞之间,已经将那明玉宗队长释放而来的锋锐气息完全抵消,剑意惊天而起,整个休息区内顿时充满了肃杀之气。

毫无疑问,挡在霍雨浩身前的,正是剑痴季绝尘。

来到这边已经多日,但除了和南秋秋切磋以外,他和荆紫烟并没有再找人比斗。他们毕竟已经是唐门的一员,无论怎样也要尽可能少给唐门惹麻烦。

此时竟然有人在台下挑衅,季绝尘哪还忍得住,他那压抑了多天的剑意顿时如同井喷一般爆发出来。

一时间,休息区内出现了一幕奇景,所有已经到来的魂师,几乎都因为季绝尘释放出的强横剑意而各自释放出武魂进行抵抗。

剑意纵横中,每个人似乎都感觉到下一刻这位剑痴的攻击要落在自己身上似的。

“季兄。”霍雨浩有些无奈的提醒一句。

“季绝尘?”一声大喝突然响起,这吃惊的吼出一嗓子的,可不正是笑红尘吗?

之前季绝尘、荆紫烟他们虽然一直跟随着唐门众人,但笑红尘兄妹的注意力一直都在霍雨浩他们身上,而且他们本来对季绝尘和荆紫烟就也算不上熟悉。此时,当季绝尘释放出他那标志性的强横剑意时,笑红尘终于认了出来。

“季绝尘,你竟然叛逃去了唐门?”笑红尘咬牙切齿的说道。

季绝尘皱了皱眉,却没吭声。一旁的荆紫烟却不干了,“什么叫叛逃?别说那么难听好不好?我们只是退学后投奔了一所宗门,难道我们卖给你们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了?”

“你……”

“怎么回事?都给我把武魂收回去。你们向被取消比赛资格吗?”一个宏亮的声音响起,紧接着,那天曾经为唐门和日月战队充当裁判的九级魂导师,不破斗罗郑战就走了进来。一股强大的气势从他身上释放出来,硬生生的压制了在场所有人的躁动。

带队老师一般是不会直接进入比赛休息区的,因此,这里都是参赛队员。面对一位强大的封号斗罗,众人顿时都变得平静了许多。

参赛队员们纷纷收回自己的武魂,季绝尘只是冷冷的看了笑红尘一眼,就也和荆紫烟一起坐了下来。

笑红尘脸色沉凝的可怕,双眼微眯,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铁青的脸色完全能够映衬出他现在极度愤怒的心情。

明玉宗那位队长也是坐了下来,就像先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整个人显得无比淡定。

郑战威严的目光扫过全场,然后才走出了休息区。今天他竟然直接登上了比赛台,居然又是执法裁判。

霍雨浩眉头微皱,这位封号斗罗、九级魂导师难道是专门为了针对我唐门不成?又是他?不过,看上去他似乎还算得上公平。

时间已到,比赛台上,郑战宏亮的嗓音响遍全场,“循环赛第二轮第一场,唐门对阵明玉宗,双方参赛队员进入待战区准备。个人淘汰赛第一场的参赛队员可以直接上台。”

唐门这边,众人纷纷站起,王冬儿推着霍雨浩,一起走向待战区。

明玉宗那边也是站起七人,那位神秘的队长在其他六人的拱卫下,走向了另一端的待战区。当双方同时走出休息区的时候,气氛一下就变得肃杀起来。

王冬儿打开雨伞,为自己和霍雨浩遮着那细细密密的雨丝。霍雨浩扭头看了一眼明玉宗方向,明玉宗那位队长似乎也在看他。双方的目光因为有那斗笠面纱的阻隔,而无法直接碰触。但霍雨浩却是心中微微一动。他隐约感觉到了些什么。

很快,双方各自进入到待战区。待战区这边可是没有遮雨凉棚的,大家都只能打着雨伞。王冬儿将雨伞交给娜娜,脚尖点地,轻飘飘的就上了比赛台。

一看到她上台,远处观战的观众中顿时响起一片声响,有起哄的,有喝倒彩的,不一而同。很明显,对于这个上一场战胜了日月战队两名队员的唐门强者,他们是极其不欢迎的。哪怕男装王冬是那么英俊,也同样无法抵消他们内心的厌恶。

明玉宗那边,上来的是一名显得矮小精悍的青年,不胖不瘦,身高却只有不到一米六左右。动作十分灵窍,但也显得有些猥琐似的。

双方很快在已经完全修复的比赛台中央碰面。

郑战看看彼此,他和别的裁判不同,似乎是特意为了记忆这些参赛队员似的,沉声道:“双方通名。”

“唐门,王冬。”

“明玉宗,幽辰。”

郑战点了点头,道:“比赛规则你们都清楚,老夫不再赘述。但你们要记住,这是比赛,不是生死相搏。都是爹生妈养的,谁的命也只有一次。谁要是专门为了杀人去的,别怪老夫将其驱除比赛。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