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凶厉的天才魂导师(中)

储物魂导器和奶瓶,一直被称为同级别制作最繁复的魂导器。用精钢制作的这件储物魂导器耐用性一定不会好。可制作难度却是有增无减。价值不高,可工艺却绝对够好。如果是用更好的金属制作,在三级魂导器中绝对算得上一件精品。

两件三级魂导器制作,都只用了如此之短的时间,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最后前来参赛的兄弟二人至少也有四级魂导师的水平啊!甚至还不止,四级魂导师能如此顺畅、快捷的制作三级魂导器吗?这个答案,黄衣老者心中有数。

“二位已经通过了资格赛,明天我们将开始第一轮比赛。直接就是淘汰赛。每一轮淘汰上一轮总人数的三分之一,直到决出最终的冠军。这是二位的资格赛通过凭证。二位可以凭此在工作人员那里领取本轮的奖励。”

一边说着,他将两枚用纯金打造的徽章递了过来,上面有号码,霍雨浩拿到的是七十一,和菜头是七十二。

在黄衣老者恭敬的注视下,和菜头推着霍雨浩的轮椅向外走去。

“咦,这么快就结束了?是自认无法过关有自知之明的退出了吗?”天生长有嘲讽脸的人总是那么惹人厌恶,先前对霍雨浩 冷言冷语的那名中年人又“不失时机”的出现了……

霍雨浩微微一笑,摊开右手,道:“我只是想知道,在哪里领奖。”

当正在嘲讽状态下的中年人看到霍雨浩手中的黄金徽章时,整个人就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般,声音完全被压在了喉咙中。

“这、这不可能。这才多一会儿的工夫?你、你们作弊!”

霍雨浩严肃的道:“你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此时,那充当裁判的黄衣老者已经赶了过来,赶忙道:“对不起、对不起二位贵宾。这是误会。万王,还不赶快向二位贵宾道歉。”

“万王?好名字啊!”霍雨浩微笑着说道。

中年人脸色一片青、一片红的。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别走啊!我还有点事儿要跟你说。”霍雨浩突然开口说道。

万王愣了一下,转过身,勉强压抑着自己心中复杂的情绪,“还有什么可说的?”

霍雨浩道:“我估计今天我下注赌不赢了。还记得我刚才说过的话吗?”

万王脸色瞬间大变。之前霍雨浩在微笑中威胁他的时候,他根本不以为意,毕竟,他并不觉得这么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家伙能够从比赛中出线。可此时,经过黄衣老者的确认,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霍雨浩兄弟二人居然双双出线了。这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他虽然性格乖张、自带嘲讽,但却绝不是傻子。这样的人,他也知道自己得罪不起。毕竟。他只是一名三环魂尊而已。

“比赛还没结束,你、你怎么知道自己赢不了?”万王声音有些惊悸的说道。

霍雨浩微微一笑,道:“看着你这张脸,我就知道自己赢不了了。难道你没有做手脚吗?刚才我可是看着你走出去了。”

万王下意识的后退几步。

霍雨浩却是低下了头,喃喃的自言自语道:“我这个人最好的品德就是。说话算数。”

一边说着,他突然抬起头,右手朝着万王轻飘飘的拍出一掌。

“贵宾不可。”黄衣老者急忙叫道。但是,他的话终于还是晚了一步。

“砰——”

一朵宛如青涩酒店大堂装饰的红白色大花骤然绽放。万王的头,就像是一个烂西瓜一般瞬间爆开。

霍雨浩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做过似的,一脸可惜的道:“到了另一个世界。希望你能够做一位万王之王吧。”

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引起一片剧烈的惊呼声。这里可是夕水盟的重要据点,谁能想到竟然有人胆敢在这里杀人。而且还是用如此酷烈的方式。

宾客们惊恐的同时。立刻有众多黑衣大汉围了上来,其中还包括一些身穿黄衣的裁判,以及着装和那万王一样的长衫管事。只是几次扎眼的工夫,就已经将霍雨浩、和菜头兄弟二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霍雨浩冷哼一声,淡淡的道:“你们想找死吗?”一边说着。他口中开始响起艰涩的咒语声,而和菜头则是横跨一步。伴随着铿锵爆鸣,在夕水盟打手们震撼的注视下,他在短短几秒钟内就已经化为了一具恐怖的金属堡垒,上百根魂导炮管冰冷的对准四周。恐怖而压抑的气息,瞬间就令那些想要接近的打手们慌不迭的后退。

“住手,怎么回事?”一声爆喝响起。紧接着,一道身影从天而降,三黄、两紫,五个魂环光芒闪耀,直接落入了内圈之中。

背后魂导器折翼收起,当他看到和菜头所化的魂导炮台时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作为一名五级魂导师,他太清楚眼前的景象意味着什么了。哪怕是一般的六级魂导炮台都比不上眼前这位的强悍吧。

“二位,请先冷静一下。我是夕水盟金色大厅主管晨安。谁能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儿?”

先前给霍雨浩、和菜头充当裁判的那名黄衣老者赶忙上前,在晨安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晨安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目光转向霍雨浩。然后他的脸色就变了,他看到的,是霍雨浩一双毫无生机充满了死灰色的眼眸。当四目相对时,他只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都要被吸走了似的。身体顿时剧烈的颤抖了一下,骇然中迅速后退两步。

当他再看霍雨浩时,却发现霍雨浩的眼眸已经重新变成了澄澈,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似的。然后他的脑海中就响起了一个意念。

“如果你想让这里尸横遍野的话,随便。否则的话,你知道该怎么做。”

这个意念才结束,下一瞬,一幕景象就随之出现在了他脑海之中,晨安看到的,是周围黑衣大汉们瞬间爆头的场面,他整个人也仿佛瞬间沉入了尸山血海之中。那一具具无头尸体缓缓爬起,迅速化为僵尸疯狂的攻击着周围的所有人。只是一会儿的工夫,除了那轮椅上的可怕青年以及他身边的壮汉之外,再没有一个活人。

剧烈的恐惧令晨安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但呈现在他脑海中的景象却是瞬间如同潮水般褪去。他猛的瞪大眼睛,看到的却是周围属下们疑惑的目光,还有那目光清澈正在注视着自己的轮椅青年。

“你是……”晨安失声说道。

霍雨浩淡淡的道:“万王用不光彩的手段谋取我的赌注,言语挑衅。可有取死之道?”

猛的一咬舌尖,晨安的精神清醒了几分,能够主持金色大厅,他的心理素质是极佳的。脸上神色再变,变得恭敬了许多。

“贵宾说得对,万王摒弃了我们夕水的规矩,冒然袭击您,罪不可赦。来人。把他的尸体给我拖出去喂狗。其他人都不要围在这里了,该干嘛干嘛去。”

一边说着,他也收回了身上的魂环,但却再也不敢正视霍雨浩的双眸了。

别看夕水盟是地下势力,有的时候,地下势力办事效率可要比那些正大光明的地方迅捷的多。身为金色大厅主管,魂王级别实力的强者,晨安在这里有着相当的权威,他同时还是今天资格赛的总裁判长。他一发话,手下人立刻行动起来,有负责维持秩序的,有负责清理的。

只是一会儿的工夫,万王的尸体和那些红红白白的东西就都一起消失了。

晨安低声向霍雨浩说到:“贵宾可否借一步说话?”

“好。”霍雨浩答应的很痛快,“我还有两个仆人,你让人也把他们叫过来。”

“我立刻安排。”晨安向身边一名手下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那人赶忙转身出去了。

“两位贵宾,请跟我来。”晨安一边说着,转身在前面引路。霍雨浩轻轻的点了点头,和菜头推着轮椅跟在那晨安后面。

双眼微眯,霍雨浩的精神探测已经迅速扩张开来,几乎是瞬间笼罩全场,在这金色大厅内,确实有几股不弱的气息,但要说直接能够威胁到他们生命的还没有。毕竟,这只是资格赛。而且,高阶魂师、魂导师也绝不是随处可见的。这可不是史莱克学院。

晨安带着二人绕到侧面一个小门处。出了金色大厅,是一条华丽的甬道,走了不远,晨安就打开了旁边一扇房门,将二人引了进去。

房间足有上百平方米,墙壁有实木包覆,整体的金色风格和这地下世界保持一致。

“二位请坐。”晨安站在华贵的沙发旁恭敬说道。

霍雨浩道:“坐就不必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晨安眼神微动,低声道:“贵宾,您是否来自……”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