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圣灵教的阴影

片刻之后,霍雨浩松开握住贝贝的手,抬头看向其他伙伴们,微笑道:“大家这是怎么了?就算现在的局面再困难,难道还能比我们上一届比赛时更困难吗?大师兄伤的不轻,但还好,没有伤及本源。可上一届大赛呢?五年前的时候,我们才都是什么修为?我才两环,修为最高的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也都才四环而已。可我们还不是挺过来了?难道现在还能比那会儿更困难吗?我们应该是用全胜的成绩,迎接大师兄的回归。按照赛程来计算的话,我们只要能够连胜五轮,大师兄的伤势基本上就恢复了。再多赢两轮,大师兄就能以全盛状态回归。”

听着霍雨浩的话,众人的脸色略微好看了一些。躺在床上的贝贝叹息一声,道:“对不起了,大家。都怪我不小心。我这个大师兄,不称职啊!从现在开始,队伍的指挥权交给雨浩。由他来安排一切比赛中的战略战术。”

众人纷纷点头,对于这样的安排没有半分异议。本来霍雨浩在唐门中也是能做一半主的。他对宗门的付出有多少,大家都看在眼里。

贝贝沉声道:“我担心的是圣灵教。他们是个邪魂师的组织啊!却能够明目张胆的来到这里,甚至是参加大赛,这意味着什么?”

说到这里,他脸上流露出一丝痛苦之色,呼吸也有些急促。王冬儿赶忙上前,释放出自己的光属性魂力,帮他稳定伤势。贝贝的蓝电霸王龙是可以进化成为光明圣龙的,因此,对于光属性魂力最为亲和。

得到王冬儿的帮助,贝贝的情况略微稳定了几分,向她点头致意后,才继续道:“意味着雨浩的猜测是正确的,日月帝国果然于那邪魂师组织圣灵教狼狈为奸。而他们联合在一起。真的是太可怕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听贝贝这么一说,脸色都不禁凝重起来。

圣灵教直到目前为止,对所有人来说都充满了神秘,没有人知道他的底蕴究竟有多么深厚。仅仅从其暴露在外的实力就能看出,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宗门。其实力甚至还有可能在本体宗之上啊!

黑暗圣龙武魂拥有者,极限斗罗、龙皇斗罗龙逍遥。单是这一个名字。一个曾经和穆老齐名的强者,就足以意味着很多事情了。有龙逍遥的坐镇,这圣灵教的恐怖可见一斑。而且还有之前出现过的蝎虎斗罗张鹏,半邪魂师,九十六级超级斗罗。和言少哲院长一对一丝毫不落下风。

这是表面暴露出来的,那么。隐藏在暗处的,又还有多少呢?

日月帝国最强大的地方就在于其魂导器的高速发展,从而带来远超其他各国的科技飞跃。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月帝国在这方面的优势已经是越来越明显了。原属斗罗大陆三国面对日月帝国最大的优势就在于魂师了。

每一个国家都有几位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坐镇,而这些封号斗罗都是战略性的存在。任何一位如果突入到装备了魂导器的军团内部,所能产生的破坏性和杀伤性都是极为恐怖的。

尽管按照魂师不成文的规矩来看,高阶魂师是不能直接向普通人出手的。可能够使用魂导器的。起码也是魂师啊!更何况,真的逼急了,那些不成文的规定又算得了什么?还有什么比国家存亡更重要的?

这也是一直以来,日月帝国不敢轻举妄动的重要原因。曾经的圣战,令他们失去了日月大陆的名号,他们不敢再输。一旦输了,近些年来深受他们威胁的原属斗罗大陆三国必定是不死不休啊!肯定会不惜一切的全力攻伐,而不会像当初那样留下一条活路了。

正是因为魂师和魂导师的对峙。才导致了局面均衡。原属斗罗大陆三国在整体实力上是要强过日月帝国的,但他们毕竟是三个国家,而不是一个。谁先向日月帝国动手谁的损失就会是巨大的,因此,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多年来,一直保持着这份平衡。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份平衡已经变得越来越不保险了。日月帝国近些年来发展的速度极快,而此时,又出现了他们与圣灵教同流合污的证据。

圣灵教敢直接出现在阳光之下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根本不再担心被发现,无论是原属斗罗大陆三国也好。史莱克学院也罢,已经不被他们看在眼里了。这也意味着,日月帝国恐怕要忍不住了。

圣灵教全部是由强大的邪魂师组成,这些邪魂师与擅长魂导器的日月帝国形成了互补之势。一旦战争开始,原属斗罗大陆三国还能挡得住?

自从龙皇斗罗龙逍遥出现之后,海神阁就决定,史莱克监察团暂缓一切针对于圣灵教的行动。不能让学员和老师们白白去送死啊!为了圣灵教的事,已经开会多次。一位极限斗罗意味着什么?尽管唐门众人都不愿意承认,但他们却很清楚,龙皇斗罗龙逍遥的存在,相当于压制了整个史莱克学院啊!

玄老的修炼时间,比先前足足多了一倍。霍雨浩甚至听萧萧说过,因为操之过急,玄老有一次险些走火入魔。这位海神阁主,不就是为了能够早日突破到极限斗罗的层次与那龙逍遥抗衡吗?

可是,真的能抗衡的了吗?就算玄老也成为极限斗罗。可那与穆老齐名的龙皇斗罗已经进阶极限不是一天两天了。玄老想要战胜他,难上加难。玄老曾经说过,龙逍遥的实力,甚至还在本体宗宗主毒不死之上。说他是大陆第一强者,恐怕没有什么人敢反驳。

房间内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圣灵教的出现,已经不是一届全大陆青年高级魂师精英大赛的问题了,而是关系到整个大陆的格局啊!史莱克学院虽然坐落于三大帝国相交的中心位置,背靠星斗大森林。可一旦战争发生,史莱克学院能够置身于外吗?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徐三石沉声道:“如果我们能早生二十年该多好。”

对于他这句话,几乎每个人都深以为然。尽管他们在年轻一代中乃是佼佼者,但他们毕竟太年轻了,年轻就导致他们的修为终究有极限。和那些真正能够影响战争走势的超级强者们相比。还差的很远、很远。

贝贝在王冬儿的帮助下,气色好看了许多,他勉强抬起手,从怀中摸出之前久久公主给他的金牌,递给床边的霍雨浩。

“雨浩。你去找一下久久公主吧。把我们的判断告诉她,相信以她的聪明,一定会明白事态的严重性。然后按照我们原定计划行事。时不我待。就算急一些,也是没办法的事了。”

众人代表唐门来参加本届大赛,可是有实际意义的,并非单纯的弘扬唐门。任何一个宗门的发展,都离不开两样东西,一个是自身实力的强大。另一个就是金钱。

唐门现在还远远说不上强大,但背后有史莱克学院支持的他们坐落于史莱克城内,根本不需要担心宗门安全的问题。那么,想要让宗门长期稳定甚至是高速发展,需要的是什么?自然就是金钱。

无论是轩梓文研究魂导器,还是购买各种珍稀金属,哪个不要钱?在这种情况下。唐门就需要更多的合租伙伴。史莱克城虽大,但毕竟是在内陆,出现战争的可能性很小。史莱克学院虽然全面帮助唐门发展,也不可能购买太多的魂导器。但是,史莱克学院不需要太多,有人需要啊!

这次前来参赛,除了给唐门扬名之外,他们就是要寻找更多的合作伙伴。把唐门出品推出去。星罗帝国、天魂帝国,无疑就是唐门最大的目标。今天才刚一到来就碰上了久久公主,并且有个不错的开始,对于唐门众人来说,本是个很好的开头。贝贝原本打算等众人在比赛中获得一定成绩之后,再去找久久公主详谈。可是,圣灵教的出现。打乱了原本的部属。而圣灵教的存在,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对他们推销唐门出品还是有好处的。

虽然因为唐雅的出现令贝贝心神大乱,但他终究还是唐门大师兄。立刻就判断出了如何将利益最大化。在这个时候将圣灵教的一些消息告诉星罗帝国,无疑会获得久久公主更多的友谊。然后再推销唐门出品的魂导器,必定事半功倍。当然,深入合作不是那么容易的,但这次接触只要有一个好的开头就足够了。

霍雨浩接过金牌,点了点头,道:“那好,我现在就去。大师兄,你好好休息。”

徐三石道:“你放心,我会照顾他的。”

贝贝没好气的道:“你别气我就不错了。”

徐三石出奇的没有跟他斗嘴,“行了,赶快睡会儿吧。大家也都各自回房休息一下。这房间如此之小,聚集咱们这么多人,空气都不好了。”

众人纷纷离开贝贝和徐三石的房间,目送着大家离开,贝贝才疲惫的闭上双眼。在他脑海中,不断徘徊着唐雅那茫然呆滞的目光。

小雅……

贝贝苍白的面庞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在这一刻,却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找到星罗国家学院居住的地方并不难,以久久公主的地位,再加上星罗国家学院上一届大赛中的优异成绩,他们也被安排在了较高的楼层,但却不是最好的顶层。

当霍雨浩凭借金牌在星罗皇家学院参赛队员的带领下见到久久公主的时候,这位公主殿下正脸色铁青的坐在沙发上。看到王冬儿推着霍雨浩的轮椅走进房间,脸色才立刻恢复正常。

“你怎么来了?”许久久有些疑惑的看着向她点头示意的霍雨浩。

霍雨浩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是顾左右而言他的道:“星罗帝国国家学院竟然也只能住第二档次的房间,不知道第一档次的都住了些什么人。”

许久久脸色微微一寒,道:“霍雨浩,你不会是故意来气我的吧。”

霍雨浩微微一笑,道:“怎么会呢?和公主殿下比起来,我们唐门可要凄惨的多了。我们住的是最差的房间。享受的也是最低的待遇。我来找您,是为了告诉您一个消息。”

“嗯?”许久久眼中流露出一丝惊讶,心理素质极好的她脸上却已经恢复了平静。确实,她刚才就是因为被分配在了这第二档次的房间中而生气。作为大陆第二大国的公主,受到这种待遇她不生气才怪。只是不会在外面表现出来而已。

霍雨浩道:“虽然我不确定顶层住的都有哪些宗门,但我却见到了其中之一,而这个宗门,和星罗帝国息息相关。虽然我身在史莱克学院,但毕竟来自于星罗。因此,特意前来将这个消息告诉您。”

许久久道:“你发现的这个宗门是什么?本体宗?”

霍雨浩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本体宗的人我可没见到。不知道公主殿下可否听过圣灵教这个名字。”

“圣灵教?”令霍雨浩惊讶的是,他从许久久眼中看到的竟然是茫然。按照史莱克学院收集的消息,这位公主殿下可是掌管着星罗帝国的情报工作。竟然对圣灵教一无所知。由此可见,圣灵教不但隐藏的深,而且很可能只是在日月帝国行动。

霍雨浩颔首道:“没想到公主殿下竟然也不知道圣灵教的存在,那看来我没有白来。”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语气却变得凝重起来,“圣灵教是日月帝国在背后支持,完全由邪魂师组成的强大宗门。拥有极限斗罗以及超级斗罗实力的邪魂师。”

霍雨浩这句话不长,但听在许久久耳中却如同惊雷炸响一般。这位淡定从容的公主殿下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像是针扎了翘臀一般猛然从沙发上弹起,骇然道:“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