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坚强的冬儿(上)

江楠楠跟在王冬儿身后也赶来了,众人将王秋儿围在其中,眼神中都充满了敌意。

王秋儿冷冷的道:“不让我把话说清楚,我是不会把他交给你们的。我要让你们知道,他都做了些什么。”

贝贝跨前一步,就要发作。王冬儿却立刻抬起双臂,向伙伴们摇了摇头,道:“大家别这样。让她把话说完吧。我承受得了。”

王冬儿眼神中的凄然更浓重了几分,但她此时却根本没有心情去和王秋儿计较什么。雨浩回来了,雨浩终究还是回来了。尽管不知道他现在什么状况,但既然王秋儿说他死不了,那他就应该还活着。

活着就好,只要他活着回来就好啊!总比唐雅和马小桃那样的了无踪迹好的多。她现在心中已经抛开一切,什么都不在乎了。只要雨浩活着回来,平平安安的。就算他和王秋儿真的有什么,她也愿意忍了。十天的等待,让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只要雨浩好好的,我怎么都可以。

“冬儿,你太善良了。”贝贝叹息一声,但终究还是没有违拗王冬儿的意思。

王冬儿凄然一笑,道:“回来就好。只要他能平平安安的我就满足了。王秋儿,你说吧。”

王秋儿冷冷的扫视了众人一圈,道:“看你们的样子,似乎是觉得我跟他去私会了?哼,你们可真是他的好朋友啊!他的人品,就像你们想象的那样吗?”

只是一句话,她就把所有人都说愣了。是啊!在他们心中可不就是猜测霍雨浩和王秋儿一起离开会发生些什么吗?

王冬儿也是愣了一下,她从王秋儿的眼神中,看到了愤懑。

王秋儿冷冷的道:“我真为霍雨浩不值。你们可知道,在这短短的十天之中,他至少有三次接近死神。可每一次,他都义无反顾的前行。我努力的拦阻他,不让他继续冒险,可他宁可和我拼命,也要执着向前。这就是和我的私会吗?”

徐三石皱眉道:“可是你们怎么会一起离开?而且雨浩还是不告而别。”

王秋儿淡淡的道:“他不告而别是因为他心情急切。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得知的,王冬儿有病。”

徐三石眼睛一瞪,“你才有病。”

王秋儿眼神一凝,厉光闪烁,但她还是强行压住了自己的怒意。

“是他告诉我,王冬儿有病。而且,是能够危及生命的病。那天,他独自离开史莱克学院,正好被我看到,我见他行色匆匆,就追上去看看。谁知道,他这一去,就是上千里的距离。所以,才是我和他一起失踪。”

“我从没想到过,一个人为了另一个人可以做到如此。看到他面颊上贴着的那朵花了吗?这就是他历经生死,为王冬儿带回来的仙草。名字叫做相思断肠草。能够治疗王冬儿的伤。”

王冬儿呆住了,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病,有什么暗伤。可王秋儿却说的言之凿凿,雨浩更是变成了眼前这样,她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王秋儿一抬手,拉开了霍雨浩垂在他身前双臂上的衣袖。

当众人看到他那双手的时候,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霍雨浩的双手,完全被纱布包裹着。厚厚的纱布超过一半都被鲜血染红了。

“知道这伤是怎么来的吗?他为了能够给你摘下这朵相思断肠红,强行喝下了一口极致之火级别的泉水,用来中和自己体内躁动的极致之冰威能。双手捧起泉水时,受到的严重烫伤。他的喉咙、气管,甚至是内腑,全部被严重灼伤。当时,他已经要死了。”

“啊!”王冬儿娇躯微微一晃,脸上泛起一层不健康的红晕,泪水“唰”的一下,就顺着眼角流淌而下。

“哪怕在那个时候,他也依然用眼神告诉我,让我将这朵相思断肠草带回来,带回来给你治伤。如果不是他运气好,被我用一根药草吊住了生命。你们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当下,王秋儿将自己跟随霍雨浩离开后,这十天以来发生的种种,详细的说了一遍。

听着她的讲述,众人脸色无不大变。江楠楠、萧萧更是哭得泪流满面。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霍雨浩这离开的十天竟然经历了这么多。以一己之力,数次历经生死磨难,最终才成功摘下了这朵相思断肠红。

当他们听到霍雨浩体内极致之冰躁动,吐出的心血凝结成冰,却强行喝下一口炽热阳泉中和体内极致之冰威能,再次吐出心血的时候。坚强如贝贝、和菜头、徐三石。也不禁眼圈通红。

这是怎样的一种爱恋啊!霍雨浩用行动告诉了他们,他是在用自己的生命深爱着王冬儿。

王冬儿听到后面已经不哭了,她已经完全哭不出来了。她的身体在颤抖,不停的颤抖。剧烈的颤抖。

雨浩、雨浩、雨浩……

在她脑海中,此时此刻,就只有这两个字在徘徊。雨浩、雨浩,我的雨浩。你为了我,竟然、竟然……

什么暗伤,为什么不告诉我啊!为什么不让我和你一起去面对这些。雨浩。

这一刻,王冬儿的心碎了。

“哇乀—”一口心血从她口中喷出,其中有几滴,正好落在霍雨浩脸颊旁边的相思断肠红之上。

那相思断肠红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奇异的将那几滴鲜血吸入其中。紧接着,一抹淡淡的红晕从其上散发出来。红晕在空中分成两道,就像是两圈光环一般,分别套在了霍雨浩和王冬儿身上。

一个奇异的意念也从那相思断肠红上蔓延开来。那分明不是话语,但却能让周围方圆十米范围内的史莱克七怪以及王秋儿都能明白其中的含义。

其中大概的意思是:“生死与共。至爱契约。一人死,两人皆亡。同生共死,生命相连。不离不弃,至爱永存。”

在相思断肠红的见证下,就在这一刻,王冬儿竟然和霍雨浩缔结成了这么一个奇异的契约。

王秋儿愣住了,她也感受到了这个从相思断肠红中传出的意念。她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几分,双眸有些失神。小心翼翼的将背后的霍雨浩放下来,双手托着他的身体,将他递到王冬儿面前。

“在他心中,只有你。尽管我长得和你一模一样,可是,我却总来都没有走进他心中一丝一毫。当他为你摘下相思断肠红的时候,我知道,我也爱上了这个男人。

深深的爱着。我很痛苦,我来的晚了一步。在他心中,已经不可能再容纳第二个女人了。为了他,好好保重你自己,好好照顾他。他服用的草药,能够促使他的身体慢慢恢复,但能恢复到什么程度,我也不清楚。”

说到这里,王秋儿停顿了一下。深深的看了王冬儿一眼,道:“你赢了。或者说,在他眼中,我从来就不是你的竞争对手。你也没有任何竞争对手。好好爱他。”

王冬儿小心翼翼的接过霍雨浩,就那么抱着他向王秋儿深深鞠躬,“谢谢你、谢谢你救了他的命。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他日,如果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赴汤蹈火,冬儿在所不辞。”

王秋儿没有吭声,也没有接她的话,只是默默的转过身,大步而去。

直到史莱克七怪看不见的时候,泪水才从她那双美眸中狂涌而出,她加快脚步,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脆弱。可是,她的心又何尝没有破碎呢?

王冬儿抱着霍雨浩,感受着他体内微弱的生命气息波动。缓缓低下头,轻轻的,用自己的唇瓣印在霍雨浩干涸的双唇上。

她的唇很凉、很凉。带着一丝淡淡的湿润。

“雨浩。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妻子了。无论你的伤能不能好转起来,我永远都是你的妻子。那个契约,我很喜欢呢。你活着,我会侍候你一辈子。如果你死了,我会和你一起离开,在另一个世界,继续侍候你。永远永远。雨浩,我爱你。”

王冬儿的声音很轻,但也就是这轻微的声音,听在周围伙伴们耳中,却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冲击。

贝贝、徐三石、和菜头,再也忍不住眼中的泪水。

江楠楠扑入徐三石怀中,萧萧也扑入和菜头怀抱之中。泣不成声。

王冬儿却没有哭,她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中,此时有的,只是温柔。

她小心翼翼的抱着霍雨浩,缓缓转过身,看向伙伴们。

“大师兄,能不能麻烦你,给我找点吃得来。我想吃些东西。三师兄,麻烦你帮我请来学院最好的治疗魂师。我先带雨浩回去。”

尽管她的脸色依旧苍白,唇瓣上还带着血丝。可是,在这一刻,她的眼神却令伙伴们感到震撼。他们从王冬儿眼中,看到了坚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