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唐三先祖(中)

  霍雨浩的脸色很平静,点了点头,道:“对我来说,真正的至宝只有我的爱人。我不希望因为这些身外之物而与你们对立。拿去吧。”一边说着,他将手里的幽香绮罗仙丹直接送入到幽香绮罗仙品的花蕊之中,松开了手,任由其滚落。

  站在霍雨浩背后的王秋儿呆呆的看着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去试图阻止他。她只觉得自己心中仿佛哽住了什么,又充满了巨大的失落。

  幽香绮罗仙品叹息一声,花瓣向外开启,那枚紫色丹珠又重新漂浮到了它的花蕊上方。

  “阿娇,你怎么说?”它居然是向烈火杏娇疏发出了询问。

  烈火杏娇疏同样也是叹息一声,道:“那个人曾经说过,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人。算他彻底过关了吧。在人类之中,估计他也算得上是一朵奇葩了。”

  幽香绮罗仙品道:“好吧,算你过关。通过了那个人留下来的所有考验。把阿娇的东西给它送过去,然后你就可以开始看那本书了。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我们会帮你。”

  “谢谢。”霍雨浩欣喜的说道。

  这才是他想要的结果啊!对于他来说,和王冬儿相比,什么都不重要。他绝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一时贪婪而让这些仙品植物魂兽对自己产生不满,从而影响到自己获得相思断肠草,哪怕是有一点不好的可能他都不愿意去承受。

  带着兴奋的心情,他重新回到烈火杏娇疏面前,将那包有极致之冰的炽胶递了过去。

  “别,别直接给我。放在我面前的地上就好了。要让那极致之冰慢慢融化我才能将它重新吸收。”烈火杏娇疏对雪帝残留下来的极致之冰显然是十分忌惮,让霍雨浩将那炽胶放在自己身前不远处。

  当它看着霍雨浩毫不留恋的将炽胶放在那里时,赤红色的身体轻微的晃了晃。又说起了那句话,“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人。你很好哦。”

  霍雨浩展颜一笑,道:“谢谢。如果我能将相思断肠草带走,那才是真的好。”

  说完,他快步走回到幽香绮罗仙品面前,盘膝坐下,开始阅读手中那本书。

  这本书通体雪白,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制作而成的,书本身柔软,有点像是绢帛,但又比绢帛坚韧的多,摸上去还有着淡淡的温润感。

  封面上没有字,也没有署名。霍雨浩盘膝坐下,掀开了这本书的第一页。

  第一页的字不多,字迹古朴大气。

  “很高兴有人能够看到我的留言。能通过幽香绮罗仙品的考验,证明,你已经有了阅读这本书的资格。这本书乃是唐门先祖唐三所著,上面记载了各种仙草、毒草的不同。还有唐门一些失传的用毒之法。学会后,请将书留下,并要慎用其能力。”

  看到这里,霍雨浩身心剧震!他万万没想到,这本应该是王冬儿父亲留下的书,居然记载了唐门失传的用毒之法。

  原本他就因为先前幽香绮罗仙品、烈火杏娇疏说的话而怀疑,它们口中的那个人并不是王冬儿的父亲,现在看来,自己的怀疑是正确的。真正留下这本书的人,应该就是唐门先祖唐三啊!也正是他发现了这个地方。

  而冬儿的父亲寻找到这里,应该也是通过了考核,并且寻找到了相思断肠草,只是无法将其带走,这才在书上留下了这番话吧。

  想到这里,心中的几个谜团顿时迎刃而解,这样解释,无疑是最为合理的。

  赶忙翻开第二页。

  “有缘人,你好。我乃唐门创始者,唐三。”

  “冰火两仪眼,乃上天之恩赐,以寒极冰泉、炽热阳泉相辅相成,阴阳互补而成。乃三种聚宝盆地势之一,斗罗大陆上,也仅此一处聚宝盆。我发现此处之后,未敢独享,与伙伴们从中获得了一些至宝药草,将其中一些奇珍之物重新种植。无论来者为谁,既然你通过了我的考验,一定要戒贪戒嗔,不可多得。从此处所获,不得超过七种药草。”

  “用毒、用药之法,可救人亦可害人。如遇心性不佳之人,唯恐生灵涂炭。因此,我特意将唐门宝典玄天宝录中的药篇与毒篇留在这里。唯有通过考验,心性极佳之人方可学会。学我宝录,即为唐门之人,还望对唐门多加照拂。如不愿入我唐门,请将书归还。亦可在幽香绮罗仙品的指引之下在这里获取仙草。愿入我唐门之人,也不可将药篇、毒篇外传,只可自己使用。慎之、慎之。”“玄天宝录,暗器百解,药篇。”

  “幽香绮罗仙品,百毒克星,有中和一切毒素的作用。它本身并不能解毒,但却能够克毒,香气清幽淡雅,在它所在的范围之中,任何毒物皆无作用,其香气有中和百毒的作用。其花呈粉红色,花瓣为……”

  “雪蚕,虫草中极品的另一种称呼,这种虫草外表灰白色,上有环纹;全身有足八对,以中部四对最明显。质光顾易折断,断面略平坦,白色微带黄。子实体细长,深棕色至棕褐色,呈圆柱开,一般比虫体长,顶部有稍膨大的孢子。外色黄亮,内色白,丰满肥大,不但比普通虫草要大,功效也要好的多,仅在冰火两仪眼所见……”

  “九品龙芝,天材地宝,乃天地灵气孕育而成,需吸收……”

  “八角玄冰草,白色大花,八角状,中央如同冰晶一般的闪烁着点点花蕊。没有任何香气流露。而它所在的位置,正是寒极阴泉一边的中心点……”

  宝贝啊!只是略微扫了几眼,霍雨浩的心情就不由得激动起来,没想到,自己竟然能够在这里获得唐门先祖留下的药篇和毒篇。加入唐门对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他本来就是唐门中人。

  正在这时,幽香绮罗仙品的声音传来,“喂,前面几页你看完没有?你愿意加入唐门吗?如果不愿意,书还是不能给你继续看。我向那个人发过誓的哦。”

  霍雨浩抬头看向幽香绮罗仙品,微微一笑,道:“我本来就是唐门弟子,自然愿意。”

  “哦?你是唐门弟子?那你用个玄玉手看看呗。”

  霍雨浩点了点头,双手抬起,玄天功魂力缓缓流淌,双手渐渐化为玉色。此时因为身体状态不佳,他无法将自己的玄玉手运用到极致,但功法是绝对假不了的。

  “嗯,可以了。你继续看吧。看完了,书还要还给我。所以,你最好将它背下来。”

  “好。”霍雨浩答应一声,立刻认真的看了起来。

  他没有按顺序看,而是直接找到了关于相思断肠草的记载。

  “相思断肠草,又名相思断肠红,看似如花,实际是草。本身为白色巴掌大花朵,形似牡丹,没有草叶,根茎下连接黑色乌绝石。”

  “相思断肠草是仙品药草中的神品至宝。它有一个传说中的故事,在很久以前,有一少年,生性恬淡,最喜扶花植木,满园青莲荷藕,万紫千红。平时对花吟哦,举杯邀月,一遇花落残红,就无限哀伤,必把花片扫集,挖地埋葬,再三垂泪。常言道情动天地,他这种爱花良品,感动了天上花神,私下凡尘与他结为夫妻,鱼水之欢自不在话下。谁知好景不常,天上神王得悉其事,大为震怒,以神凡不得相配,敕令把花神调回神界,那少年自从失了爱侣,终日长吁短叹,郁郁寡欢,废弃花事,于是墙倒篱塌,花木阑珊,园中一片凄凉。某日来了一位白发老人,告诉他花园中他心爱的那株白牡丹花,就是他爱妻的化身,只须把花毁去,花神就会失去神体,谪降凡尘与他重结夫妇,但千万不可毁弃花园。

  言毕化作一阵清风而去,少年顿然醒悟,深悔自己薄待群花,又细心照料花草,他虽然心爱其妻,却不忍把牡丹花焚毁,自是更加爱护,日夜对花饮泣,泪干心碎,相思断肠而卒,他临终之时,沥血在花瓣上,牡丹花顿时化花为草,洁白的花瓣之上,染上了少年心血而成的红丝,因此又名相思断肠红。”

  “花非凡品,择主而事,采摘之时必需心里想着心爱情人,精诚意挚,吐出一口心血撒于花瓣上,如果稍有三心二意,纵然吐血而死,也休想把花摘下。花取下后,只要在这主人身边,永远不会凋零。花下石名乌绝,如果强行毁去,这株相思断肠红也同样会药力全失。食用此草,有与天地同不朽之功,至少可延寿十年,大幅增加魂力。”

  “昔日,我妻曾以对我之深爱,摘得相思断肠红一次。妻本为十万年柔骨兔魂兽重修成人。后在危机之中,为救我而献祭为魂环。特凭此草救之,感念其恩德。我等破空而去之前,特回冰火两仪眼重新种植,留待有缘人、有情人摘取。”

  “相思断肠草,唯恋有情人,切不可强求,切记、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