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霸气侧漏啊!雪帝(中)

  凭借魂力飞行,那可是七环魂圣的修为,而他却只有五环啊!也就是说,在这一刻,他甚至拥有了短暂七环的实力。这又是怎么回事啊?自从进入了这个冰火两仪眼范围之后,奇异的事情就层出不穷的不断出现着。
  
  雪帝看了霍雨浩一眼,她的眼神竟是有些复杂的,看着霍雨浩似乎有些亲切,但又有些排斥。不过,她也就是看了这一眼而已,下一刻,她的目光就转向了下面的烈火杏娇疏。冷哼一声,雪帝就朝着下方落了下去。
  
  只见她双手在空中虚引一下。冰白色的寒极冰泉顿时骤然暴起,泉水居然暴涨到百米之高,成为了雪帝的背景。紧接着,在这冰火两仪眼上空,狂风大作,雪花飞舞,竟是瞬间令空中变成了一片银装素裹的景象。
  
  不仅如此,那寒极冰泉在雪帝的牵引之下,分出一部份化为光罩,硬生生的将炽烈阳泉遮盖在下。将它的热量完全隔绝了。
  
  雪女脸色如冰,寒极冰泉的气息以惊人的速度向她体垩内奔涌而入。
  
  霍雨浩悬浮在半空之中,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也仿佛伴随着雪女的吸收而膨胀起来。无论雪帝魂灵有多强的自主性,也依旧要依附于他这个签订了契约的主人身上啊!雪帝的气息持续提升,霍雨浩却有些受不了了。继续这样下去,他的身体恐怕就要被那恐怖的极致之冰能量撑爆了。
  
  “雪帝,我要受不了了。”霍雨浩大叫一声。他如果死了,雪帝失去依托,也同样要死啊!
  
  雪帝瞥了他一眼,却像是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右手向霍雨浩一指小雪女那熟悉的深蓝色光芒射垩出,只是却要大了百倍直接落在霍雨浩脚下,居然就在半空之中凝结成了一个巨大的冰盘,承托住了霍雨浩的身体不让他坠落下来。而这冰盘也就在那风雪的承载之下悬浮在半空之中。
  
  大量的冰雪此时已经开始从空中蔓延到了地面上。冰泉那边的植物还好些,他们都是喜欢寒冷的,而炽烈阳泉这边的植物失去了炽烈阳泉炽热气息的保护,再加上极致之冰的超低温,已经开始有些瑟瑟发抖了,不少植物都散发出了自己的气息,抵抗着从天而降的冰雪。
  
  霍雨浩只觉得自己的血脉都凝结成了冰似的,身体在膨胀中更是“嘎嘎”作响可是,在雪帝释放出的气息面前,他根本什么都做不了。实力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雪帝凭空而落,落向了烈火杏娇疏的方向。
  
  此时这株十万年仙品草药也是目瞪口呆的感觉。
  
  “你、你……。”烈火杏娇疏没有炽烈阳泉的辅助,也是气息大降,更何况,在雪帝的气息压迫之下。身为十万年魂兽的它,居然有种发挥不出来的感觉。
  
  这才是真正的帝寒天啊!笼罩了整个冰火两仪眼的帝寒天。就连空中的毒瘴,都在那冇恐怖寒流的作用下吹拂的向高空飞散根本降不下来。
  
  雪帝冷冷的看着烈火杏娇疏,“你刚才不是很得意吗?”
  
  一边说着,她右手虚空一挥,只见一道仿佛要将世界分割的深蓝色光刃一闪而没,烈火杏娇疏身边的火女就已经鸿飞冥冥,化为一缕烟云消失了。而烈火杏娇疏周围的地面,也飞快的变成了一片冰蓝色。
  
  “那是考验,是那个人留下来的考验。你、你要干什么?你可不能动我哦。不然会受到天谴的!”烈火杏娇疏的声音居然有些颤抖了。
  
  尽管现在的雪帝依旧不是真正的雪帝,但是,借助寒极冰泉的极致寒冷和庞大的天地元力身为魂灵的雪帝暂时拥有了自己当初的实力。
  
  自从她选择重修成人,被人类抓走,再到后来落入镜红尘手中,辗转被霍雨浩救出,再到后来的否极泰来,化为魂灵。她内心的憋屈可想而知。曾经的极北之地统治者,却沦落到了成为一个人类的魂灵尽管她是感jī霍雨浩相救的,但在内心深处,又怎能甘心呢?
  
  “天谴?哈哈哈哈天谴!”雪女的声音骤然变得高亢起来,尽管如此却依旧是那么的动听。
  
  “天谴!我已经经历过了六次,正是为了躲避第七次天谴,我才沦落到现在这个样子。你竟然跟我说天谴?很好,那我就先做了你的天谴吧!”
  
  一边说着,雪帝的右手缓缓抬起,她的手掌仿佛有千钧重一般,而半空中正在肆虐的冰雪,却诡异的开始呈顺时针方向剧烈的旋转起来。顷刻之间,就在这冰火两仪眼的上空之中会聚成了一道巨大而恐怖无比的冰雪龙卷风。
  
  雪帝三绝,大寒无雪!这一掌如果落下来,那就是拥有着七十万年修为,十大凶兽中排名第三的、极北三大天王之首,雪帝的最强一击啊!
  
  “不要!”远处的幽香绮罗仙品大叫出声。不只是它,在这个时候,整个冰火两仪眼范围内,超过二十株成气候的仙品草药全都释放出了强烈的光彩,这些光芒迅速在高空中汇集成一个巨大的光罩,抵抗着空中就要落下的恐怖冰雪龙卷风。
  
  雪帝冷哼一声,右掌抬起,掌心遥对高空,带着君临天下的味道,寒声道:“你们以为,能阻止的了我吗?”
  
  “雪帝,不可以。”霍雨浩有些嘶哑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雪帝的身体轻微的震颤了一下,尽管她暂时恢复了自己的记忆和实力,可是,她本身毕竟还是霍雨浩的魂灵啊!就像她现在感受到霍雨浩的身体已经要承受不住,不再继续吸收那寒极冰泉的天地元力一样,她对于霍雨浩的意念,是不能完全抗拒的。
  
  “你闭嘴,你忘了刚才它们是怎么对付你的了吗?”雪帝冷冷的说道。
  
  霍雨浩挣扎着道:“这里是植物的天堂,冰火两仪眼更是上天赐予斗罗大陆的神奇之地。而且,我要为冬儿找到相思断肠草,去救她的命。如果她死了,我是绝不会独活的。到时候,不但你要死,就连冰帝也无法复活啊!雪帝,不要伤害它们。它们并没有恶意。”
  
  霍雨浩其他的话都不足以对雪帝产生影响,唯独当那冰帝两个字出现的时候,雪帝的身体终究还是颤抖了一下,高举的手掌缓缓落下。
  
  她那双漂亮却充满肃杀之气的大眼睛看向面前已经在瑟瑟发抖的烈火杏娇疏,道:“他的考核,过了吗?”
  
  “过、过了!当然过了!”烈火杏娇疏可不是个倔强的妹子,面对强权,只能忍辱屈服了。在众多仙品草药之中,她是直面雪帝的啊!本身的属性又正好被雪帝所克制。雪帝身上的极致寒意它都快要承受不住了。
  
  雪帝一抬手,毫不客气的一把就探入了烈火杏娇疏的花心之中,那感觉,就像是一个美女把手伸到另一个美女领口中,然后狠狠的在里面揉捏两把似的口等雪帝手出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块火红色透明的胶质物。
  
  那胶质物一出现,哪怕有雪帝的的强大气息压制着,也依旧令空气轻微扭曲。可见其热量有多么恐怖。
  
  “你、你别都拿走啊!给我留点吧。”烈火杏娇疏可怜兮兮的说道。
  
  “哼!以你的修为,每年都能凝聚出一滴冇,留着也没用。”雪帝充分展现了什么叫蛮不讲理。右手一捏,那团火红色的胶质物顿时凝结成团,外围包上了一层冰蓝色外壳,将里面的热量完全封印了起来。
  
  然后她就一闪身,离开了烈火杏娇疏身前。
  
  不知道是被雪帝身上的气息冻得,还是失去了那胶质物导致损失严重。烈火杏娇疏身上原本漂亮的火红色光芒暗淡了一倍不止,身体还在不停的抽搐着,就像是人在失去了宝贵的东西之后正在那里心疼似的。
  
  雪帝下一刻就来到了幽香绮罗仙品面前,毫不客气的伸出手,道:“拿来。”
  
  “你、你要什么?”粉红色大花瞬间合拢,变成了一个硕大的花骨朵,然后从里面探出一个小小的紫色花蕊,极其谨慎的看着雪帝。
  
  雪帝冷冷的道:“霍雨浩通过考核了。书给我口立刻、马上!”
  
  “给,我给还不行么。”幽幽在雪帝强大的气势面前,也立刻选择了低头。
  
  那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制作出来的书从它的花心中飞了出来,悬浮在雪帝面前。雪帝把书接过来。冷哼一声,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把绮罗之心给我。”
  
  “那、那怎么行?人家好不容易才修炼出来的绮罗之心,不能给、不能给。给你别的好不好?”
  
  雪帝淡淡的道:“我不是在和你商量,我是在命令你。要么,我撕碎你的身体,把它取出来。要么,你自己把它拿出来。以你的修为,最多一万年,就能再重修出一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