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碧磷七绝花

  实际上,霍雨浩心中又何尝不忐忑呢?王秋儿的身体抱起来比想象中还要柔软许多,当然,柔软只是持续了一瞬间就变成了僵硬。他也很怕王秋儿会突然发飙,但她冷静的话语,无疑令霍雨浩心神大为放松了。真是个聪明的姑娘啊!霍雨浩心中暗暗感叹。
  
  点了点头,霍雨浩双眼闭合,额头上,金光闪过,命运之眼徐徐开启。他没有再向前移动,而就是站在原地。永冻之域带来的极寒是能够维持一段时间的,这让周围毒瘴的侵袭会慢一些。
  
  他先前的判断完全正确,冰与火,对瘴气都有着相当不错的限制和破坏作用。可惜,他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足,如果他已经是封号斗罗级别的强者,那么,说不定他全力施展雪舞极冰域,就能大范围的带来一场暴风雪,真的去摧毁一部分瘴气。如果能够长期在这边进行这种扫荡的话,用不了太久,他就能让这里的毒瘴消失。到时候只要找到源头,这片大自然形成的灾难之地也就不会再吞噬生命了。
  
  淡淡的光芒闪烁,霍雨浩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冷意,额头上命运之眼金光闪耀,在王秋儿的武魂融合辅助下,他的命运之眼威能几乎是几何倍数的提升。
  
  同样是武魂融合,王冬儿带给他的是更全面的提升,而王秋儿带给他的,则是一种近乎于爆发性的增强。主要就体现在力量和精神力上。就像两人的武魂融合技也那么单纯一样。
  
  如果说王冬儿与霍雨浩的武魂融合是面的提升,那么,王秋儿和他在一起就是点的提升。提升方向不同。妙用也有所不同。而此时,对于极限探测来说,显然王秋儿的这种爆发性作用更强。
  
  霍雨浩全力催动命运之眼,一道强烈的金光骤然从他那竖眼中电射而出。金光悠远、深邃,哪怕是王秋儿都此时都不敢直视他那灿金色的眼眸。
  
  景物在精神探测中迅速掠过,霍雨浩的头部也开始缓缓转动,搜寻着。就连他自己都已经开始震惊于探测的距离了。他吃惊的发现。自己的思感竟然很快就超越了五公里的极限,向着更远的方向搜寻。尽管魂力下降的速度也很快,但这种超远距离的探测无疑会给他节省太多、太多的时间。
  
  增幅竟然会这么强?似乎比上次在星斗大森林的时候还要增加了许多啊!这个念头在霍雨浩心中一闪而过,下一刻,他的目光瞬间凝滞了。竖眼金光迅速消失,重新合拢,在一道金光闪过后闭合、消失。
  
  “怎么样?”王秋儿低声问道,她似乎也显得有些疲惫。毕竟,消耗的不只是霍雨浩一个人的精神力。
  
  霍雨浩眼中异彩连连。道:“应该是找到目标的准确方向了。那边的毒瘴有变化。似乎毒性更强。而在那片毒瘴之后,我看到了厚实的毒云下沉,很可冇能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山谷。快走。”
  
  一边说着。他拉着王秋儿的手朝着自己刚刚寻找到的方向快步飞奔。
  
  有了目标,速度自然也就放开了。霍雨浩不惜耗费魂力也将自己的魂导护罩提升到了最强的程度。将毒瘴完全阻挡在外。以最快的速度朝着那个方向前进着。
  
  刚才他的极限探测距离已经超过了七公里,而他发现的目标也正好是在那个范围的尽头。
  
  七公里,哪怕是在这充满剧毒的地方,对于霍雨浩和王秋儿来说,也不过就是一刻钟的工夫而已。
  
  第二个奶瓶已经在王秋儿手中了。终于,远远的,他们看到了一片和先前不同的世界。
  
  那事儿一片碧绿,一片惊人的碧绿。
  
  碧绿色的光泽遍布大地,一株株碧绿色的植物看似凌乱,但却完整的铺在了大片、大片的土地上。淡淡的碧绿色雾气向上蒸腾,再逐渐向外扩散开来。
  
  “这是什么植物?”霍雨浩不敢冒进,停下脚步,眼中充满了震惊。
  
  这些碧绿色的植物一直向两侧延伸开来,它们并不高大,大约只有半米左右高度,每一株碧绿色的植物都有九片奇形怪状的叶子,这些叶子有点像是人手,但却有七指,有一些体积较大的,甚至是九指。而在它们的顶端,则绽放着一朵朵碧绿色的大花。那些碧绿色的雾气,就是从这些大花的花蕊中散发出来的。它们缓缓向外扩散,然后就融入到那些七彩毒瘴之中。
  
  这里的七彩毒瘴,绿色都占据了很大成分。
  
  目光向更远处眺望,凭借着惊人的目力,霍雨浩能够看到,大片的瘴气毒云就在这些碧绿色植物背后。它们缓缓向下方沉积,但其浓郁程度似乎一点都不比之前天空中的要少。
  
  难怪先前在空中没有观察到,原来这里最为浓厚的毒云是下沉的。毫无疑问,在它们下沉的地方,一定是一座山谷。
  
  王秋儿目光直直的盯视着那些碧绿色植物,似乎在辨认着什么。霍雨浩则是飞快的从自己的储物魂导戒指中取出一块亮银色的金属,远远的朝着那些碧绿色植物的方向抛了出去。
  
  那是一块白金,是一种抗腐蚀能力极强的金属。
  
  白金掠过空中的七彩瘴气,很快颜色就变得斑斓起来。但是,就在它抵达那些碧绿色雾气上空的时候,却出现了令人震撼、恐惧的变化。
  
  当它与碧绿色毒雾接触的瞬间,一股股浓郁的碧绿色烟雾骤然从那块白金上冒起,然后它的体积就开始以惊人的速度变小着。当它落在地面上的时候,体积只剩下了一半大小,又过了三次呼吸的时间,那么坚硬、抗腐蚀极强的金属,就那么消失了。
  
  “这……,这腐蚀性也太强了。”霍雨浩倒吸一口凉气。他只觉得双腿如同灌了铅一般,说什么也不敢向前迈进。从白金被腐蚀的情况就能看出,这些碧绿色的剧毒雾气,绝不是他那六级魂导护罩所能抵挡住的。
  
  从空中掠过去?可是。那碧绿色的雾气却升腾的很高,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光罩般倒扣在那有着浓厚毒云的山谷之中。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儿啊?毒性竟然恐怖如斯。
  
  一边想着,霍雨浩取出一件魂导器,朝着远方碧绿色毒雾方向轰出一记魂导射线。
  
  红光远远飞去。在空中划出一道烈焰光彩。这是魂导烈焰射线。只是三级魂导器,用来燃冇烧东西的效果是极好的。
  
  七彩毒瘴遭遇到这炽热的火焰,顿时有所涌动、溃散的迹象。可是,当这后眼射线接近那碧绿色毒雾的时候,沾染了更多碧绿色的七彩毒瘴,对它的抗性就明显增强了。
  
  而当火焰准确抵达那些碧绿色雾气之中的时候。霍雨浩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发生了。碧绿色的毒雾在火焰的燃冇烧之下竟然猛的变强了。而且周围的碧绿色毒雾还以惊人的速度朝这边涌动了过来,并且朝着霍雨浩和王秋儿的方向反扑而至。“快跑。”霍雨浩拉着王秋儿,毫不犹豫的掉头就跑。他很清楚,这些碧绿色毒雾是绝不能沾染半分的。否则两人就将永远留在这里要化作肥料了。
  
  转身疾奔。一边跑。霍雨浩已经将自己之前使用过的定装魂导炮取了出来。背后的碧绿色毒雾犹如有生命一般铺天盖地而来,比他们冇奔行的速度更快,他那还敢有半分犹豫。
  
  两炮轰出。在空中毒云炸开一条通道。霍雨浩拉着王秋儿腾身而起。永冻之域瞬间开启到最大护体。他将王秋儿搂在怀中。飞行魂导器全开。背后四个魂导推进器更是瞬间迸发,将他的速度骤然提升到最大。推动着他的身体破空而出。在碧绿色毒云扑上来之前,和王秋儿一起从炸开的毒云空隙中冲了出去。
  
  这一飞,霍雨浩一直飞到了八百米高空,才敢降低速度。额头上更已经是遍布冷汗。
  
  王秋儿一直没有什么动作,除了和他完成着武魂融合之外,就任由他摆布着。
  
  这一次,他抱着她的时间更久了一些。王秋儿的脸色在平静中,似乎多了一分什么。
  
  “太可怕了。这碧绿色毒雾竟然不怕火,而且还会反攻。”霍雨浩松开王秋儿的怀抱。这才发现,这姑娘竟然连飞行魂导器都没开,美眸中已然流露着若有所思的神色。
  
  “喂。开飞行魂导器。我的魂力已经消耗的七七八八了。”霍雨浩赶忙提醒道。
  
  “哦。”王秋儿答应一声,将魂力注入到自己背后的飞行魂导器之中。和霍雨浩一起稳定着在空中的身体。
  
  霍雨浩向下面看去。看到的,是一团奔涌而起的碧绿色蘑菇云,这团毒云足足冲起到五百米高空后才缓缓回落。周围的七彩毒云和它接触在一起,立刻就会被同化,甚至周围方圆几十里的瘴气毒云全都随着它的爆发而变得涌动起来。就像是被激怒了似的。
  
  “为什么我觉得这些毒云就像是有生命似的啊!我完全可以肯定,我要找的目标,就在那碧绿色毒云护着的山谷里面。”霍雨浩眉头紧皱。
  
  就在这时,王秋儿突然沉声道:“我想起来了。我知道那碧绿色的植物是什么了。”
  
  霍雨浩惊喜地道:“是什么?”总要先了解这些毒物,才好布置针对性战术。
  
  王秋儿道:“那好像是碧磷七绝花。”
  
  霍雨浩一愣,“碧磷七绝花?那是什么?”史莱克学院的课程中也有教导辨识植物的,毕竟,植物中也有一些魂兽存在。

  王秋儿目光严肃的看向他,道:“有一点你说对了。那些毒雾,就是有生命的。而它们的生命,就体现在这些碧磷七绝花上。”
  
  霍雨浩心中一动,道:“你是说,那些碧绿色毒花本身就是植物系魂兽?”
  
  王秋儿点了点头,道:“至少有一部分是。”
  
 
 “碧磷七绝花,乃是当世最毒的几种植物之一。它的剧毒不但拥有着强烈的腐蚀性,被称之为腐蚀第一。更有着极强的神经性剧毒。一旦被沾染,不但身体要被腐
蚀,更要承受瞬间极其剧烈的痛苦。但是,这种碧磷七绝花也是极其稀有、珍贵的。几乎是所有植物系魂师的梦想。如果植物系魂师能够找到一株已经成为植物系魂
兽的碧磷七绝花并且将其融合成自己的魂环。那么,他就将拥有碧磷七绝花的剧毒。刚才那剧毒的威力你也看到了。”
  
  霍雨浩目瞪口呆的道:“你不会告诉我,刚才那看上去至少有一公里宽,两侧延伸很可能是包围了整个峡谷。成千上万株的都是碧磷七绝花魂兽吧?这么多,还能说是珍稀物种?”
  
 
 王秋儿眉头紧锁,道:“这也正是我吃惊的地方。也是我一开始没敢认的原因。按照我的记忆,碧磷七绝花虽然性喜群居,但繁衍能力很差。它们对环境的要求极
为严苛,而且生长过程中还需要吸收大量的养分来滋养自身。虽然我们刚才看到的碧磷七绝花中,并不是所有的都进化到了魂兽层面,但有很大一部分已经完成进化
了。否则的话,怎么可能操控那么强的碧磷毒云来攻击我们?”
  
  “你刚才应该注意到了吧。在那些碧磷七绝花之中。有一部分的叶子是九
指形态。这种被称之为碧磷九绝花。也就是已经成为植物系魂兽的层次。而且。因为碧磷七绝花本身在植物界的层次极高,因此,只要是能够成为魂兽境界。那就意
味着,它的修为就是万年级别的。也就是说。刚才我们面对的那些碧磷七绝花中,至少有成百上千的万年碧磷九绝花。别说是我们了,就算是一群封号斗罗来到这
里,都是避之唯恐不及。那些万年碧磷九绝花同时催动的碧磷毒云,几乎是无敌存在啊!”
  
  听了王秋儿的解释,霍雨浩倒吸一口凉气。在拿到了牛天那封书信之后,霍雨浩一直认为,既然牛天敢把这个任务给他,总是要让他有能够完成能力的。哪怕困难一些,应该也有机会才对。
  
  可是,此时听王秋儿讲述了碧磷九绝花的恐怖,他也明白,自己成功的可能性已经是微乎其微了。硬冲,无疑只能作为碧磷九绝花的肥料罢了。
  
  那可是成千上万的万年植物系魂兽啊!而且还是顶级的万年植物系魂兽。它们还能同仇敌忾,向军队一般发起大范围的攻击。可以说,毫无破绽。
  
  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哪还有半点机会?霍雨浩沉默了。甚至连眼神都有些暗淡了下来。他已经看不到半分希望。
  
  看着脸色灰败的他,王秋儿眼中流露出几分挣扎的神色,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
  
  霍雨浩叹息一声,道:“这个地方我已经记住了。我们先撤出去休整吧。”奶瓶已经用掉了两个。尽管他的火属性定装魂导炮弹还有一些,但对于碧磷毒云毫无作用,反而会有助燃效果。再向里面冒进,那就是单纯的送死了。为了救冬儿,他不怕死,但却绝不能白死。
  
  一边说着,霍雨浩拉着王秋儿的手,转身朝着远处飞去。一直飞出瘴气毒云覆盖的范围,这才重新落入落日森林之中。
  
  降落在地面上,霍雨浩从王秋儿手中接过两个已经耗尽魂力的奶瓶,一边缓缓的向奶瓶中注入魂力,一边静静的思考着。
  
  他此时的精神状态很不好,也没办法好。面临绝境,根本没有前进的可能。聪明如他,也有些黔驴技穷了。
  
 
 王秋儿站在那里,看着他阴沉的脸色,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轻叹一声,道:“我刚才用珍稀来评价吧碧磷七绝花是绝对没有错的。哪怕是在星斗大森林深
处,这种强大的毒花也极其少见。就算是出现,也很少有超过三株的时候。它们对于环境的苛求,也导致自身进化极其困难,想要成为魂兽更是千难、万难的。如果
众多的碧磷七绝花存在,只能证明一件事。”
  
  霍雨浩抬头看向她,“什么?”
  
  王秋儿沉声道:“证明,在它们背后的那个峡谷之中,拥有着真正的天材地宝,而且数量应该是极为庞大的天材地宝。或者是有着极其利于它们生长的环境,所以才能提供给它们足够的养分。”
  
 
 “刚才在你带我飞起来的时候。我仔细观察了一下,我发现,那些碧磷七绝花虽然密布在山谷周围。可是,在接近山谷边缘的地方。却并没有它们生长。这就是
说,在那山谷内,应该是有什么东西克制着它们才对,令它们不敢向山谷内蔓延过去。而我们先前所面对的瘴气毒云。恐怕就是这些碧磷七绝花带来的。如此大面
积、数量众多的碧磷七绝花,导致魂兽大量死亡,周围大量植物被腐蚀,再加上森林的特殊环境,令瘴气形容的更是容易。长年累月的积攒之下,才有了今天瘴气毒
云的程度。”
  霍雨浩沉声道:“也就是说,我的判断是正确的。那能够救冬儿的仙草,肯定就是在那拥有天材地宝的山谷之内。可是,我
们现在根本没办法越雷池一步啊!碧磷七绝花。还有那些进化了的碧磷九绝花。根本不是我们所能对抗的。那么浓郁的碧磷毒雾。恐怕我的六级魂导护罩只要一接触
就会溃散。到时候,我们两个一时三刻就化为脓水了。”
  
  王秋儿皱了皱眉,道:“别说的那么恶心好不好。你难道没听过那句话么?世间万物。相生相克。碧磷七绝花再强,也一样有能够克制它的东西。譬如那山谷中就有。而且。我也还知道它的一个弱点。”
  
  霍雨浩大吃一惊,不禁急切的道:“你、你怎么不早说?”
  
  王秋儿冷冷的道:“是你要救那王冬儿,又不是我要救。如果不是看你愁眉不展的样子,我还不想告诉你呢。”
  
  霍雨浩愣了一下,眼神顿时略微波动了一下,“秋儿,请你告诉我。我……”
  
  王秋儿却有些粗暴似的打断他,道:“告诉你可以。除非你跪下求我。”
  
  霍雨浩愣了一下,紧接着大怒:“你疯了吗?”
  
  王秋儿用一种十分高贵冷艳的眼神看着他,“我没疯,是你疯了。就算你冲入碧磷毒云又怎么样?后面还有什么危机你能预料吗?反正你都决定要去送死了,还要尊严有什么用?跪下求我,我就告诉你。不然,就给我滚回学院去。”
  
  霍雨浩的脸色渐渐平静下来,轻叹一声,“真的要这样吗?秋儿。”
  
  王秋儿冷哼一声,却不说话。
  
  霍雨浩转过身,面对着瘴气毒云的方向,“我跟你解释了那么多,你怎么还不明白。”
  
  王秋儿索性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转身就走,想着落日森林外的方向走去。她完全不认为,霍雨浩有活着找到那株仙草的可能。
  
  “等一下。”霍雨浩唤道。
  
  王秋儿转过身,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走吧。”
  
  霍雨浩深深的看着她,“既然这样,那好吧。”
  
  王秋儿的脸色微微一松,这家伙,终于妥协了吗?但不知道为什么,在她内心深处却多少有那么一丝丝的失望。终究,还是自己的生命更重要啊!
  
  但是,就在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在他脑海中的刹那,突然,她那双粉蓝色的大眼睛骤然瞪大了。因为,她眼睁睁的看着,霍雨浩高大的身影宛如推金山倒玉柱般,朝着她的方向跪了下来。
  
  霍雨浩的脸色依然很平静,是的,他跪下了。除了母亲,他第一次给另外一个人跪下了。
  
  男儿膝下有黄金,而在他膝下,有的,是决心!
  
  “秋儿,我请求你,告诉我碧磷七绝花的弱点。谢谢。”他的声音依旧很平静,平静的却令人心碎。那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柄尖刀般狠狠地扎在王秋儿心头。
  
  他、他竟然真的跪下了。真的向我跪下了。就为了救她,他竟然连一个男人的尊严都不要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啊!
  
  王秋儿感觉到自己的脸上有些凉,下意识的抬手去摸,摸冇到的是水迹。
  
  我哭了,我竟然哭了?是为了他吗?不,为了他我为什么要哭?为什么?
  
  她的唇瓣在颤抖,颤抖中有泪。她猛然迈开大步向他走去。一直冲到他身边,一把抓住他的前襟,硬生生的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然后重重的撞击在一旁一株粗壮的大树树干上。
  
  “砰——”大树颤抖。树叶簌簌而落。经过他们身边,让他们看上去就像是沐浴在一场叶雨中似的。
  
  霍雨浩的脸色依然平静,而王秋儿那布满泪水的俏脸上情绪却在瞬间迸发。
  
  “你是在向我示威吗?”她歇斯底里的冲他大喊。
  
  霍雨浩没有吭声,只是微笑的看着她。这一刻,他的微笑很平和,很淡然……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为她如此付出?她值得吗?”
  
  他依旧在微笑,依旧没有吭声。在他向她跪下的那一瞬。他就已经表明了自己的心迹。无论千难万阻,他也依旧要去。
  
  “你去吧、你去吧、你去吧!”王秋儿大喊道:“你就去送死吧。碧磷七绝花畏寒。你领域的最强状态,就算是那些碧磷九绝花也要畏惧。你这个混蛋,你去吧,本姑娘不会陪你去送死的。要为了她去死,你自己去吧。你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了。”
  
  一边说着,她猛的将他向外抛出,一直飞出数十米,撞断了一株大树才停下来。
  
  从始至终。霍雨浩都没有说一个字。他只是静静的、微笑的注视着她。直到撞断那株大树。他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依旧在微笑。
  
  “谢谢。”他终于开口了。说完这简单不过的两个字,他朝着瘴气毒云的方向走去。
  
  这一次。王秋儿没有跟去。
  
  走出几步,霍雨浩停下脚步。转过身,看向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但肩膀却在轻微颤抖的王秋儿。
  
  “秋儿,你是个好姑娘。无论此行生死,我们都是朋友。”他留下这句话,向她再次展颜一笑,然后转身,这次,他没有再停步,大踏步的走了。走的很坚决,也很坚定。
  
  “混蛋!”王秋儿突然爆喝一声,右拳猛然挥出,重重的捶击在先前她将霍雨浩顶住的那株大树上。
  那足有一人多高合抱的大树应声折断,上半部分倒飞而出,远远的飘飞,树身在撞击到另一株大树的时候,更是溃散、破碎成了漫天碎块。一拳之威,力量如斯。
  
  贝齿轻咬下唇,王秋儿颓然倒地,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着,“为什么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笨蛋、这样的傻瓜?他怎么会为了一个女人甘愿舍弃自己的生命?哪怕明知道是送死也依旧要去。他真的、真的疯了吗?”
  
  在她眼前,不断浮现出霍雨浩先前流露出的微笑,那可恶的微笑啊!最终,画面定格在他跪下的那一瞬间。
  
  王秋儿知道,自己这一生恐怕永远也无法忘记他为了另一个女人向自己跪下的那一刻了。永远也无法忘记。
  
  “霍雨浩。你,真的是个混蛋!”王秋儿朝着霍雨浩离开的方向大叫。浓烈的金光骤然从她身上迸射而出,将周围数十平方米范围内映照的一片灿金。
  
  霍雨浩才走出不远,当然能够听到她的声音,嘴角处依旧浮现着那一抹淡淡的微笑,但他却没有回头。
  
  秋儿,对不起了。或许,这是最好的结局。本来,这次冒险的就应该只有我一个人。
  
  原来,碧磷七绝花不畏火焰,畏惧的却是寒冷。难怪牛天叔叔会认为我有能力前来。竟是如此啊!
  
  霍雨浩并不知道的是,牛天之所以决定将锦囊交给王冬儿,还和他的雪帝魂灵有关。极致之冰雪,他都具备了。对这里的毒瘴,本身就有很强的克制作用。当然,前提是他的实力要足够才行。牛天也想不到,他身上还有天梦冰蚕存在,能够破解精神封印,让霍雨浩提前来到了落日森林。
  
  霍雨浩没有走出太远,找了个相对平坦的地方坐了下来,通过冥想恢复自身魂力,同时也将那两个奶瓶灌满。
  
  闭合双目,脑海中重新编排自己心中的计划,万无一失是不可能的。但至少要尽可能的排除那些有可能出现的危险。
  
  今天的闯入绝不是白费的。至少让他摸清楚了一些东西。也看到了碧磷七绝花这个瘴气毒云出现的真正始作俑者。这些对于他接下来的行动都是极为宝贵的资料。
  
  王秋儿似乎真的已经放弃他了,并没有跟上来。对于刚才那一跪,霍雨浩其实是有些特殊感觉的。他不只是要告诉王秋儿自己的决心。同时也是坚定自己的决心。而且,现在的他也变得越发冷静起来。
  
  他现在已经想通了,这一次,不一定非要直接找到仙草。不成功则成仁这种心态只能是不负责任。他应该做的是。不惜一切代价、不择手段的去获取那株仙草才对。
  
  求援并不可耻。实在不行,他就要向学院方面请求帮助了,以史莱克学院的实力,如果全力针对这些瘴气。并不是完全没有办法。而且,碧磷九绝花对于学院的植物系魂师们来说,也是极好的福利。
  
  按照昊天宗大宗主牛天所说,王冬儿的暗伤会在二十岁左右发作。而现在的她才十七岁。牛天绝不会拿冬儿的生命开玩笑,这个时间应该是准确的。也就是说,他还有两年多的时间。
  
  反过来想,如果不是因为有天梦哥帮自己开启了那精神封印,他起码一年以内是决不可能自行开启封印发现这些的。也就是说,时间并没有那么紧迫。
  
 
 这一切都是在面对了碧磷七绝花之后。霍雨浩心中渐渐明白过来的。内心的焦急、痛苦和迫不及待。甚至是视死如归。都在内心通明之后好转了许多。他现在要做
的,就是趁着这次机会尽可能的去探察那山谷中的奥秘。只要得到足够的资料,那就已经足够了。如果实在没有找到仙草的实力。凭借自己的能力想要脱身应该也不
算太难。活着回去,再找机会。要把找到仙草的可能提升到最大程度。这才是他想要的。
  
  至于他为什么那样对王秋儿说,是因为他真的不
想欠下王秋儿这份人情啊!从王秋儿的情绪、态度上,霍雨浩已经能够隐约感觉到了些什么。可是,他已经有了冬儿,王秋儿的这份情意他不能去触碰。尤其是在这
有着生命危机的地方。哪怕他明知道有王秋儿帮助,自己要进行的一切会容易的多,他也不敢去要她的帮助。
  
  这份情意他欠不起,所以,
他宁可让她离开,也不愿意她再继续卷进来和自己一起去冒险。如果说,之前他还将王秋儿完全当成朋友看待的话,当两人在先前冲入毒云之中,霍雨浩为了释放能
力抱住她,而她却下意识的靠在他肩膀上的时候,霍雨浩就已经感觉到了那分不对。对不起了,秋儿……
  
  此时正午刚过一点,霍雨浩并不打算再等到明天,将两个奶瓶魂力补充完毕后,他又用了半个多时辰的工夫让自己状态恢复到最佳。
  
  现在正好是白天温度最高的时候,瘴气毒云并没有增强多少。霍雨浩重新检查了自己的装备之后,这才再次展开飞行魂导器腾空而起。朝着自己记忆中的方向飞去。
  
  精神探测的准确定位,让他很快就找到了在那片最浓重七彩毒云中塌陷下去,隐隐散发着碧绿色的光晕的地方。
  
  但他并没有从这里突入毒云之中,而是在距离目标地点大约一公里外,悬停在半空。
  
  “这里应该差不多了。不会触动到碧磷毒云。”霍雨浩喃喃的自言自语了一句,紧接着,那门定装魂导炮就已经被他扛上了肩膀。
  
  和之前的方式没有任何区别,一枚炮弹甩出,紧接着,他手中重炮轰鸣。两颗高爆燃冇烧弹叠加,在那瘴气毒云中轰出一个大洞。
  有了之前的经验,霍雨浩并没有再轰上两炮。因为他已经对毒云的强度和厚度都有了足够的判断。不需要再浪费定装魂导炮弹了。那可是突围时保命的玩意儿啊!
  
  毒云空洞轰出,霍雨浩毫不犹豫的掉头向下,以最快速度向下扑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金光突然毫无预兆的出现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凭空而落。
  
  那金光的主人身上燃冇烧着淡淡的金色火焰,已经变得稀薄的瘴气只要一接近到她身边立刻就会溃散、消失。
  
  “你……,怎么还是跟来了。”霍雨浩的声音中充满了无奈。
  
  毫无疑问,这道金光的主人正是王秋儿。霍雨浩为了节约魂力,之前根本就没有开启精神探测,所以他确实不知道王秋儿竟然跟了来。而且还选择了如此“恰到好处”的时刻。钻入瘴气毒云,他已经没办法拒绝她的参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