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碧海灵猿(中)

之前释放出冲天碧光的区域,所有灌木在碧光过后,全部枯萎,就像是生命力被抽空了似的。

也就在碧海灵猿转身就跑的时候,在它前方脚下,突然亮起了一片金光,那金光并不如何强烈,更充满了柔和的光明气息。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金色的六芒星图案。在植被的掩盖下,它并不太明显,但却很大,足有直径三米左右。横跨了相当一片区域。

碧海灵猿完全是慌不择路的在逃跑,它虽然看到了那金色六芒星,但却没有感受到其中有任何威胁传来,一个纵跃就要从上方掠过。

但是,也就在它掠过的一瞬间,那六芒星阵就像是被触动了一般,一道同样形态的金色光柱瞬间冲天而起,将碧海灵猿完全覆盖其中。

只见那碧海灵猿的身体被光柱冲起足有三米开外,强烈的金光将它就那么定在了半空之中,半分动弹不得。炽烈的金色火焰在它身上剧烈灼烧,碧海灵猿不禁疯狂的惨叫起来,并且拼命的挣扎。一层层碧绿色魂力波动不断从它体垩内快速溢出。

霍雨浩身后的王冬儿,漆黑如墨的第四魂环光芒闪烁,这赫然就是她的第四魂技。六芒星阵。

这六芒星阵的威力是十分强大的,一旦被它命中,就会立刻被其中蕴含的庞大光明之力所束缚。并且承受光明之火的剧烈灼烧。想要抵抗光明之火,就必须要将不断释放魂力才行而被六芒星阵锁定之后,是无法释放任何魂技的,只能单纯的释放魂力来抵抗,消耗自然巨大。持续时间和被命中者的修为有关。但只要被命中、修为差距又在两阶以内,那么最低限度也要被强制束缚三秒。

这已经不只是一个强大的攻击魂技,同时也是一个强大的控制魂技。限制并伤害对手,更是大幅度消耗对手魂力,是一个极为全面又强大的魂技。

当然,在强大背后它自然也有着自身的缺点,那就是同时只能有一个六芒星阵存在,而且六芒星阵在释放之后一秒后才会产生作用,并且必须要对手从六芒星阵上方经过才能起效。正是因为有着这些限制,六芒星阵这个强大的魂技才不算太过恐怖。

碧海灵猿自然不知道那看上去毫无威胁的六芒星居然会强大到如此程度只能在王冬这强大的第四魂技中痛苦挣扎。

空中,霍雨浩和王冬儿已是从天而降。霍雨浩在半空中就已经和王冬儿完成了移形换位。

王冬儿那蓝金色的一双翅翼此时已经完全变成了灿金色,宛如两柄巨大的铡刀一般从天而降,交叉着斩在了不能移动分毫的碧海灵猿身上,在它的惨叫之中,将其轰飞。

原来位置上的六芒星阵瞬间消失而就在碧海灵猿被轰飞的落点上,另一个六芒星阵已然点亮。

当碧海灵猿狠狠地砸在地面上时,六芒星阵早已过了一秒的准备时间,顿时金芒再现,它又一次被冲入空中,被那强烈的光明之火灼烧。

王冬儿在和霍雨浩相遇之后很少主动出手并不意味着她自身实力不强,而是她将更多表现的机会给了霍雨浩。她愿意做他背后的女人。而此时,她主动选择出击,那是示威给某人看呢。

两个六芒星阵的衔接,再加上翅翼铡刀通过黄金之芒左臂骨燃烧的全力一击,已经完全重创了那只碧海灵猿。在六芒星阵中灼烧着的它,身上释放着的碧光已经比刚才暗淡了许多。两道巨大的伤痕从它双肩位置交错出现。

王冬儿口中发出一声娇喝,双翼展开,脚尖在霍雨浩托起的双掌上一点人已是飞升到了离地六、七米的位置。炽烈的蓝金色光焰瞬间亮起,下一瞬,伴随着她身上第五魂环的点亮,整个人已经化为一只炫丽的蓝金色蝴蝶一闪而逝。在她发动的那一瞬间,方圆数百米范围内,竟是完全变成了一片蓝金色,仿佛空中有无数蓝金色的蝴蝶在闪烁着似的。众人只是觉得眼前一花,王冬儿的魂技就已经完成了。

这分明是一个冲击类的强攻魂技,但是,王冬儿的速度却实在是太快了。几乎这边只是蓝金色光芒一闪,下一瞬,她就已经到了那碧海灵猿身后。

六芒星阵的光芒瞬间收敛,碧海灵猿颓然从空中坠落。很提剧烈的颤抖着,能够清楚的看到,在它身上,有着无数道蓝金色的光纹,或者说是裂痕。

“墨轩,快。”张乐萱高声喊道。

这种机会墨轩自然不会放过,闪身而出,在张乐萱的跟随下快速来到碧海灵猿面前,给予了它最后一击。事实上,碧海灵猿的生命力已经接近燃烧到了尽头,似乎就是那光明之力勉强维持着它最后一口气罢了。

蝶神陨,王冬儿强悍无匹的第五魂技,其攻击威力之强,就连观战的蔡媚儿都不禁悚然动容。此时,空气中依旧充斥着被光明之火灼烧后所产生的阳光味道。

漆黑的魂环从碧海灵猿的尸体上升起,墨轩毫不犹豫的立刻在旁边盘膝坐下,在魂力的牵引下,开始进行对魂环的吸收。

众人很自觉的围在他周围,为他护法。

张乐萱看看霍雨浩、王冬儿,再看看那只是轰出过一拳抵挡攻击的王秋儿。眉头微皱,道:“雨浩,这一战我首先要批评你。身为主控魂师。你是如何调动伙伴的?为什么从始至终王秋儿都没有真正参战?固然,你和冬儿能够战胜这只碧海灵猿,但如果有秋儿的加入,是不是会更加容易?消耗也会更小一些?”

没等霍雨浩开口,王冬儿已经有些不满的说道:“我们又不知道她的能力是什么,也不知道她有怎样的魂技、实力如何。万一调动她配合,她拖后腿怎么办?而且,我们也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啊!”

张乐萱脸色一沉,“王冬儿,你知道什么是团队吗?一支团队,如果都是你这样的想法,早晚分崩离析。你也是内院学员,更是穆老的弟子,难道连这点道理都不懂?我们的战斗才刚刚开始,需要的就是彼此磨合。我不管你和王秋儿之间有什么问题,在这次行动中都不能体现出来。这关系到大家的安危。从现在开始,你和霍雨浩的配合暂停。留守后方。”

王冬儿眼中光芒一闪,就想申辩,却被霍雨浩一把拉住了。霍雨浩低声道:“大师姐说得对。我们是一个团队,是一个整体。大师姐,刚才是我错了。”

王冬儿此时也冷静了下来,她当然知道张乐萱说的是对的,虽然依旧有些不甘心,但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张乐萱目光转向王秋儿,声音却明显严厉了几分,“王秋儿,你呢?你刚才在干什么?为什么不主动上前配合?刚开始的时候你落后还有情可原。但王冬儿的第一个六芒星阵出现的时候,你就已经能够赶上去了。为什么停步?你们是三个人一起配合。你还有点配合意识么?都像你这样,只是看着伙伴们战斗,自己畏缩在后,你有什么资格成为史莱克内院的一员?”

王秋儿眼睛一瞪,冷冷的道:“我是不是内院的一员,你还没资格决定。他们两个既然已经足够了,我为什么还要出手?换了是我一个人也足够了。还有,面对敌人,我从来没有畏缩过。不信,我们换位,我来做前面的强攻。”

大师姐的威严受到了挑衅,其他内院学员看的都不禁吃惊的合不拢嘴。他们还真没见过有人敢这样向张乐萱进行挑衅的。

张乐萱淡然一笑,道:“抱歉,你是不是史莱克学院的内院学员,我还真有决定的资格。身为史莱克学院海神阁成员之一,我有权向学院建议开除一名内院学员。而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了校规,没有人会保你。如果你对我的能力不服,等这次行动后可以向我挑战,但现在,我才是队长。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回答我,是否愿意听从调遣,和大家进行配合?”

听着张乐萱的话,王秋儿眼中寒光四射,似乎就想要发作,而其他人也都凝望着这边,他们没想到,不过只是新人的王秋儿,竟然敢顶撞身为队长的大师姐。这里可是星斗大森林内部,张乐萱的做法是无可置疑的,她必须要确保整个团队中只有一个声音,所有人都要听从调度、指挥,这样才能最大程度的保证每个人的安全。

王秋儿眼中的光芒骤然收敛了,平静而冷淡的道:“好,如你所愿,我听从调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