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缘定三生(下)

  但是,就在此时,当伍茗转过身,一脸希冀与凄然的向张乐萱恳求的时候,看着她那洁白的侧脸上滑落的泪珠,楚倾天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被狠狠地牵动了一下。他突然发现,这位金乌圣女似乎并不只是可怕而已。在他心中原本的那份抗拒竟是以惊人的速度消失着。

  张乐萱轻叹一声,其实,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楚倾天刚才说的那番话虽然听上去天衣无缝,可实际上,却欠缺了几分真诚。可是,看着伍茗眼中的泪水,她又怎么说得出拒绝的话呢?

  “茗儿,你应该知道,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如果在这里我为你网开一面的话,那么,就相当于对其他人不公平。但是,我们理解海神缘相亲大会都有一次破例的机会。如果所有参加本次大会的人都同意你来使用这次机会,那么,可以。因为那样代表着你们的感情感动了所有人。但如果有人提出异议的话,那么,我也可以允许你重新选择。”

  “多谢大师姐。”伍茗的声音骤然变得高亢了几分,向张乐萱微微万福,然后目光扫向周围的男生,大声道:“今天,我想跟楚倾天名正言顺的走。我伍茗性格直接,别的不多说了,请大家同意给我们一次机会。这份人情,我会记得,以后有需要用得着我的地方,大家尽管说。”

  贝贝看着伍茗,喃喃的自言自语道:“伍茗学姐真是豪爽啊!如果是个男人,就厉害了。”

  张乐萱瞥了他一眼,道:“少说风凉话。你以为茗儿看不出那个楚倾天的话里没几分真诚吗?你别看她表面彪悍、大大咧咧的。实际上,茗儿的聪明,很少有人知道。她这是不愿意自己再受伤,同时也希望能够努力争取一个机会而已,所以才不去拆穿那楚倾天的。就看楚倾天怎么做了。如果他今天带了茗儿走,以后又伤害了茗儿,我不会放过他的。”

  贝贝心头一紧,在那一瞬间,他分明感觉到张乐萱身上释放出了森然寒意,也突然有点不敢看她。

  “大师姐,其实你也应该找个人了。”

  张乐萱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闭嘴。”

  贝贝立刻就闭嘴了,低下头,眼中多了几分惭愧。“姐,对不起。”

  张乐萱淡淡的道:“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当年既然做出了选择,就不会改变。好了,继续正事儿吧。”

  对于伍茗的话,没有人发出质疑,无论是男学员对她彪悍的惧怕,还是为了给她一份人情,亦或是女学员们和她良好的感情,都让她的这次询问最终得到了一个完美的结果。

  “好,既然没有人质疑,那么,我们就将这次破例的机会给楚倾天。”

  “多谢大师姐。”楚倾天全身湿透着从水中腾起。

  伍茗向他一招手。楚倾天直接落向了睡莲荷叶之上。这睡莲荷叶本身直径有一米之多,站两个人也是毫无问题的。只是两人之间的距离就比较近了。

  落在伍茗身边,楚倾天顿时闻到了一股清爽的味道,就像是被阳光晒透了的被子,清爽而充满了干净的舒适。

  伍茗看了他一眼,低声道:“如果你是骗我的,我就阉了你。”

  楚倾天只觉得菊花一紧,赶忙如同卜楞鼓一般的用力摇起头来。“当然不是!”

  伍茗抬起手,轻轻的贴在他的背后。顿时,一股淡淡的暖流从他背心处传遍全身,身上的湿衣服以惊人的速度被烘干着,却一点都没有伤到他。在金乌火焰的控制方面,伍茗确实已经到了妙到毫颠的程度。

  伍茗轻声道:“我以后会尽量对你温柔点的。好么?”

  楚倾天点了点头,“当然好。”

  “那你是觉得我现在不够温柔了?”

  “呃……,这个……”

  “我真的会对你温柔一些的。”伍茗很肯定的说道。

  从最初的徐三石和江楠楠,再到后来的花瑶和孤帆、和菜头和萧萧以及此时的楚倾天和伍茗。无疑,已经有几对已经基本确立了彼此之间的感情。

  第四环节三生有缘继续。

  伍茗之后,就轮到了寒若若。

  寒若若飘身而出,脚尖在水面上轻轻一点,整个人就御空滑行到了一众男学员们面前。她的目光中,略微带着几分犹豫。

  “我叫寒若若,相信大家都认识我。我比茗儿还要大一点,论年纪,在内院中,我也算得上是元老了。因为修炼,我耽误了寻找伴侣的时间。其实,我并不知道今天该如何选择。对于我来说,战斗远远要比找男人容易的多。所以,我也并不知道该如何进行选择。大师姐,在这个环节,我想变一下行吗?如果有人喜欢我,我希望他能站出来,告诉我。如果没有,那么,我就结束今天的相亲了。”

  虽然寒若若叫张乐萱一声大师姐,可实际上她的资格甚至要比张乐萱更老一些。因此,哪怕是张乐萱,在这个时候也不好拒绝她。

  轻轻的点了点头,张乐萱道:“男生中有没有谁喜欢上了若若。如果有,就勇敢的站出来。为了自己的幸福而争取,没有人会笑话,只有祝福。”

  寒若若的年龄确实不小了,在男学员这边,能够和他相对等年龄的人,真的不多。更何况,谁都知道寒若若乃是八环魂斗罗级别的强者,内院学员之中,除了张乐萱就属她修为最高了。

  能够成为内院学员,谁心中没有一份属于自己的骄傲,男人修为比自己的伴侣低,在大多数时候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这也是伍茗同样面临的问题。所以她们才不好找到合适的伴侣,有的时候,对于女人来说,太优秀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没有男学员站出来,在这个时候,他们都选择了沉默,或这或那的原因,终究没有人选择寒若若。

  嘴角处流露出一丝自嘲并带着几分无奈的微笑,寒若若心中暗叹一声,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去之时。突然,一个声音远远传来。

  “不知道,我可不可以?”

  这声音并不是从任何一名男学员口中发出的,而是由远处那艘摆渡船中传来,紧接着,一道身影就从摆渡船中蹿了出来,速度不算太快。两黄、两紫、两黑,六个魂环从他脚下升起。一道道流光闪烁,化为淡淡的光纹,在空中承托着他的身体。

  几次闪身,就已经从男学员中间的缝隙处越众而出。

  这是一位年约四旬的中年人,六个魂环代表着他魂帝级别的修为。相貌英俊,气质温和。深邃的眼眸中闪烁着睿智的光彩。他的武魂很奇特,离得近了,众人才看到,散发出光纹的,是一根长棍,长棍上有淡淡的龙纹。盘龙棍。

  看到这个人,最感到惊讶的就要属霍雨浩、和菜头和贝贝了。这个人他们都认识。尤其是霍雨浩,因为,这出现在寒若若面前的中年男子,赫然就是他们曾经的班主任,并且是上一届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斗魂大赛中史莱克学院的带队老师王言啊!

  自从上一届大赛回归之后,王言被获准进入海神阁藏书楼进行武魂研究,霍雨浩就很少见到他,却没想到他会在这样的场合中出现。

  “王言老师?”看到他的出现,寒若若也是愣住了。她万万没想到,没有男学员向她表露爱意,出来的会是一位老师。

  从年龄来看,王言和她确实是般配的。可他是老师啊!而且,王言显露出来的修为只有六环。

  今天这场相亲大会,注定是要不平庸的啊!

  王言目光平和的看着寒若若,“若若你好。我知道,我的突然出现有些冒昧。但是,我也清楚,这或许是我唯一的机会吧。我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年过四十。在我前面的岁月中,我的一切心神都给了武魂。我知道,我的修为并不高,有些配不上你。但是,正像乐萱所说的那样,争取幸福并不丢人。所以,我愿意为你走出来,愿意向你表达心中的那份倾慕。”

  寒若若呆呆的看着他,道:“你、你喜欢我?”

  王言的目光虽然平和,但却有着一份之前楚倾天所没有的真诚,他轻轻的点了点头,“那是在三年前吧。我刚带队从全大陆高级魂师学院斗魂大赛中回归。在进行武魂研究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难题,就向言院长提出,看看能不能找几位内院学员配合我进行研究。言院长派来的学员就是你。我们在一起研究武魂两个月的时间。说出来不怕你笑话,那两个月,其实是我从事武魂研究以来,最不认真的一段时间。”

  “我不知不觉中被你的温婉大气所吸引,但是,我虽然空活了一把年纪,却并不知道那种感觉是爱情。”

  “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你离开了。在你走的时候,我只觉得自己有些什么东西也被你带走了似的。直到后来我才明白,是我的心被你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