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有个混蛋,真好啊!(中)

  在这一瞬,江楠楠的娇躯轻微的震撼了一下,千言万语都不如徐三石此时当着所有人的面留下的泪水对她的震撼要大。
  
  这些年来,徐三石对她如何,她当然很清楚。她更知道徐三石刚才这番话绝不是说说而已,他真的是愿意为了她而付出生命啊!可是,自己为什么还要去计较呢?当初的事情,真的值得这样计较么?可是,那一次,给她留下的印象却太深、太深了。
  
  此时此刻,徐三石从离开自己原位到现在,已经超过了一分钟的时间,但却没有人去催促他。
  
  无论这海神缘相亲大会的环节是如何安排的,在一份真情面前,所有人都愿意等待。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徐三石面前十米外的江楠楠。
  
  江楠楠贝齿轻咬下唇,看着已经泪流满面的徐三石,看着他那依旧似乎平静的面庞。几次张口,却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我明白了。”徐三石并没有等的太久。脸上流露出一丝惨笑,徐三石张开双臂,整个人就像是失去了力量一般向后倒去。
  
  在他向后倒下的过程中,他的目光始终都是凝视着江楠楠的,泪水顺着面庞洒出,他的眼神中,有着太多的爱恋、不舍与委屈。
  
  “噗通!”
  
  落水,四溅。徐三石和他的玄冥龟甲盾就那么化为一团黑光闪电般遁去。落水,意味着他离开了这场相亲大会。哪怕在落水前的一瞬间,他眼中的泪水也没有减少。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原未到伤心处。
  
  从认识江楠楠到现在,已经有整整六年的时间了。六年来,徐三石一直在不懈的追求,不断的表白。可是,他得到的却始终是拒绝,只是因为,六年前他做了一件错事,一件在江楠楠心中留下了深深阴影的错事。
  
  六年来,他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努力,可他得到的却始终是拒绝。
  
  徐三石一直在等,等那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时刻口可是,给他的答案一直是不。一直是否定的。
  
  呆呆的看着徐三石落水,江楠楠整个人就像是失了魂似的。脚下一软,直接在睡莲上坐倒。如果不是她那睡莲叶片下已经被霍雨浩冻结成了冰块,恐怕她这一下也同样要落入水中啊!
  
  “混蛋、混蛋、混蛋!”江楠楠突然放声痛哭起来,整个人就像是失了魂似的,泪水滂沱而下。
  
  “为什么?为什么你总要撩拨我。为什么?我拒绝了你那么多次,为什么你还不放弃。你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哭?为什么要哭?”
  
  看着痛哭失声的江楠楠,所有人都沉默了,女学员们想要劝她,可却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去劝说口毕竟,谁也不知道她和徐三石之间究竟曾经发生过什么。
  
  江楠楠哭的趴在睡莲荷叶上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了。在她内心之中,又何尝不是压抑着无数情感?
  
  看着那波光粼粼的海神湖湖冇面,她突然有些颤抖着声音喃喃道:“混蛋、你别去...”
  
  六年了,徐三石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与关怀,不知道几次为了她冒生命危险,为她横盾挡强敌、为她倾身遮风雨。她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啊!这所有的一切,她又怎会不知道?但她一直都没办法接受他,就是因为曾经的阴影太过深刻。
  
  可是,就在今天,就在刚才,当她看到平日里谈谐爱闹的家伙平静的为她留下泪水时,她心中压抑着的情感再也无法克制。
  
  情感瞬间的崩溃,终于令她心防失守。当她眼看着徐三石向后倒去落入水中的一瞬间,她只觉得自己恐怕永远都要是去他了。那一瞬间的彷徨与惊慌,甚至化为了绝望。
  
  “混蛋,你别走……。”
  
  江楠楠软弱无力的痛哭着,可心中的绝望却是越来越强。她明白了,她明白自己真的不能失去那个每天缠着她的无赖。
  
  “哗啦!”一声水响突然出现在江楠楠身下的寒冰之前,一个脑袋冒了出来。
  
  江楠楠瞬间收声,泪眼朦胧的看去。
  
  那人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湖水,双眼有些红肿,但脸上却多了一抹浓浓的笑意,“混蛋在这儿。”
  
  江楠楠呆了呆,看着面前那家伙脸上似乎有点贱的笑容。却再也不觉得讨厌。
  
  由绝望到失而复得,内心的情感宛如火山喷发般涌出,她猛的纵身一跃,直接扑入水中,硬生生的将那个混蛋压回了水里。
  
  “混蛋、混蛋、混蛋!”
  
  徐三石根本说不了话了,他已经被压得在水里吐泡泡了。
  
  幸福的泡泡!
  
  女学员们看的目瞪口呆,挨着江楠楠最近的一位女学员眼睛也是红红的,“太热烈了,太感人了。有个混蛋真好啊!”
  
  徐三石紧紧搂着江楠楠,好不容易才从水中钻出来,此时两人身上都已经湿透了。
  
  水中对望。徐三石轻轻的帮江楠楠拿开额头上挡着眼睛的紫发。
  
  “是你叫我回来的啊!你可要对我负责。”
  
  江楠楠俏脸上飞起一抹红晕,低下头轻声道:“我考虑一下。”
  
  “考虑一辈子我也等你。”一边说着,徐三石用力的将她搂紧在自己怀中。江楠楠只是略微抗拒了一下,就将头埋在他的肩膀处,说什么也不肯抬起来了。
  
  “啪啪啪啪啪啪…”掌声响起。无论是男学员还是女学员们,都用掌声来为这一对有情人祝福着。
  
  徐三石高举左手,用力的挥舞了一下拳头。转过身,目光看向霍雨浩的方向,向他伸出了大拇指。
  
  徐三石不是神,之前他所作的一切,更不可能是做戏。他怎么能在最关键的的时候赶回来?原因只有一个。精神探侧共享。
  
  是霍雨浩及时的将江楠楠的反应,甚至是声音,通过精神探侧模拟共享给了他。徐三石这才从绝望化为狂喜,在第一时间赶回了江楠楠身边,终于赢得美人归。错过这次机会,一旦江楠楠恢复了理智,他恐怕就要再次大费周章了。更何况,连他自己也不清楚,这次深深的绝望之后,是否还能恢复以往的热情。
  
  所以,此时此刻,他对霍雨浩是发自内心的感jī。什么是兄弟?这就是兄弟啊!关键时刻给力。
  
  霍雨浩微微一笑,他的血液也同样在沸腾着,看着徐三石与江楠楠水中相拥的样子,他只觉得自己的情感仿佛也在剧烈的波动着、渴望着。
  
  身为主持人的贝贝,此时却是转过身去,在他眼中,同样是泪光隐现。这一刻,他心中强烈的思念着自己的爱人。小雅,你究竟在那里啊?
  
  “喂,你们两个可是破坏了规则哦。这才第三环节,你们就直接走到最后环节了。”张乐萱微笑着说道。
  
  徐三石笑道:“大师姐,都怪我,回头我在向你赔罪。我们先走一步。”他可不打算让别人看到江楠楠湿身的样子。玄冥龟甲盾骤然化为一团浓烈的黑光,包裹着他和江楠楠,朝着岸边而去。
  
  张乐萱微笑着挥了挥手,道:“祝福你们,记住你刚才对楠楠的表白哦。”
  
  “一定。”徐三石的声音远远传来。
  
  张乐萱瞥了一眼身边转过头去的贝贝,低声问道:“你还可以吗?”
  
  贝贝点了下头,略微仰头,重新转过身来的时冇候,脸上已经恢复了微笑。但张乐萱却清晰的捕捉到了他眼底深处的那一抹忧伤。
  
  张乐萱的身体略微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微笑道:“接下来,我们要开始第四个环节了。经过了惺惺相惜、一见倾心、二见钟情之后。是该缘定三生的时候了。所以,我们这第四环节就叫做三生有缘。”
  
  “在这个环节之中,换为女学员挨个出场,介绍自己,选择自己心仪的男生。并且到他身边去。男学员稍候要站开一些,不排除有人魅力大,能够吸引不止一位女学员。在这个环节结束之时,男学员如果没有被任何一位女学员青睐,那么,抱歉,你就将离开我们这次的相亲大会了。剩下的人,继续进行最后一个环节。”
  
  毫无疑问,在这第四环节之中,又将有男学员被淘汰出局,十七位女学员中江楠楠离开了,剩余十六人。哪怕是女学员最终是一对一的选择,剩余的二十三位男学员中也只能留下十六个人。这海神缘相亲大会至少在前面四个环节中,全都是女学员占据了优先权。这也是符合女士优先常理的。
  
  “开始吧。有一点请依旧带着斗笠的三位女生注意,稍候,在你们介绍自己的时候,你们可以选择摘下斗笠,露出真容。如果在这个环节中,你们再不露面或者给一些暗示的话。那么,在最终环节时,除非男生确定选择了你们,否则的话,直到活动结束,你们就都不能摘下斗笠了。下面,请一号女学员自我介绍并选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