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伤!死!人心(上)

这剥龙柱做的极为恶毒,尖刺还不是一下刺出的,而是缓慢的,一点一点的钻出来,尽可能用更长的时间去折磨人。

可惜的是,他们并没有听到霍雨浩的惨叫声,一层金红色的光芒在尖刺接触到霍雨浩身体的一瞬间就从他体内迸发而出,硬生生的将剥龙柱上的尖刺硬顶着不让其钻出。

突然出现的金红色光芒令皇室纠察队几人都吓了一跳,不约而同的释放出了自己的武魂。

“不可能。缚龙锁扣住之后,你怎么还能使用魂技?不对,这是魂导器。”二哥眼中流露出震惊之色。

身为日月帝国皇室成员,他虽然并不是一名魂导师,但对魂导器还是相当了解的。缚龙锁对魂师的封印能力极强,而在缚龙锁作用下被禁锢魂力还能开启魂导器,那意味着,霍雨浩身上这件魂导器的品级必然是要高过缚龙锁的。而缚龙锁已经是六级魂导器了。霍雨浩的防御魂导器是几级?

哪怕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这些嚣张惯了的皇室纠察队队员们也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反而一个个眼中光芒大放,心生贪念。

哪怕霍雨浩身上只是一件七级防御魂导器,也能在市面上卖出一个相当高的价格,这笔钱他们私下一分,那可是所获不菲。别看他们都是皇室纠察队的人,可平日的薪水却并不多。再加上他们这些皇室外围成员在皇城内地位尴尬,油水就都靠在纠察过程中获得了。

“竟然还敢反抗。”二哥冷哼一声,“就算你的防御魂导器在品级上超过缚龙锁,你的魂力总是有限的,我倒要看看,你能支持多久。等你魂力耗尽的时候,剥龙柱内的尖刺因为先前的阻挡,会猛的刺入你的身体,甚至会瞬间将你撕裂。”

霍雨浩心中暗叹一声。真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自己明明不想惹事,可这些家伙出手太黑了。任由他们折磨的话,恐怕自己还真的等不到人来救援。看来,只有先收拾了他们才行。

一边想着,霍雨浩的双眸已经开始渐渐变成了金色。

身为精神控制系魂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别人所控制。红尘庇佑在等阶上完全压制了缚龙锁,也就意味着。这件六级魂导器对他的限制就要小了很多。而且,灵眸最主要的能力都是通过精神力来实现的。如此一来,他使用灵眸的魂技可没有什么不可能。至于从这剥龙柱上挣脱,那就更不算什么了。

强大的肉体力量瞬间从霍雨浩体内迸发而出,他确实不能让自己的魂力持续消耗下去。在模拟魂技的作用下,纠察队这些人根本看不到霍雨浩身上有魂环光芒闪烁,而实际他的第四魂环已经亮了起来。

就在霍雨浩准备用精神混乱给自己制造机会的时候,突然间,他眼中的金光猛的消失了,就连身上的赤金色光罩也随之收敛。

闷哼声中。被压制的尖刺骤然刺入他的身体,顿时鲜血迸射。不仅如此。霍雨浩用力的一挣,背后本来已经痊愈的伤口,有许多都在瞬间崩裂开来。他瞬间就变成了一个血人。

二哥愣了一下,一旁的老四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还以为你多能扛呢。原来不过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啊!我让你得意,弄死你。”

霍雨浩强忍背后传来的剧痛。眼中却满是戏谑的光芒。

“混蛋,谁敢拦我。”一声低沉的怒吼骤然响起,令整个皇室纠察队似乎都在这浑厚的声浪中震荡起来。

刑讯室中的几人全都愣了一下。紧接着。一声轰鸣响起,大门就被踹开了。

一脸阴沉的镜红尘带着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教导主任林佳毅就闯了进来。

镜红尘一眼就看到剥龙柱上的霍雨浩。瞳孔顿时剧烈的收缩了一下。

“老东西,你是谁。竟敢到我们皇室纠察队撒野。”老四一向嚣张惯了,根本没想过为什么眼前这位老者敢公然闯入皇室纠察队之中。

不过,他话音未落,镜红尘眼中已是煞气流露,右手向他一招,一股强横的吸力就将他吸扯了过去。

二哥眼看不对,和其他几名皇室纠察队成员立刻扑向镜红尘。

“滚!”镜红尘怒喝一声,一股乳白色的气浪瞬间绽放,将这五人全部震飞到一旁。九个魂环也在顷刻间密布全身。

“封号斗罗……”二哥惊呼一声,虽然跌退到一旁撞在墙角处全身剧痛,但心中震撼却更是强烈。

论封号斗罗的数量,日月帝国可就远远不如星罗帝国了。任何一位封号斗罗,无论是在哪个国家,地位都是超然的。皇室纠察队再嚣张,也不敢和封号斗罗作对啊!

林佳毅此时已经冲到了霍雨浩身边,立刻停下了剥龙柱。看到霍雨浩全身浴血的样子,他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迅速从自己的储物魂导器中取出一个小巧的白玉瓶子,犹豫了一下后,才从里面倒出一枚通体碧绿、龙眼大小的药丸,塞入了霍雨浩口中。然后才将霍雨浩从剥龙柱上放了下来。

镜红尘眉头大皱,换了别人,他早就痛下杀手了。可这皇室纠察队成员多少都和皇室有点关系,他还真不能完全无所顾忌。

上前几步,来到霍雨浩面前,沉声问道:“你怎么样?”

霍雨浩的脸色明显有些苍白,但他那平静的眼神看在镜红尘眼中却很不舒服,镜红尘反而更希望他大闹一场才好。可他的平静,却令镜红尘心底也不禁升起几分寒意。

“我只是没想到,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竟然也保护不了自己的学员。”霍雨浩的语气并不强烈,但这句话却是字字锥心,正好说中了镜红尘的痛处。

镜红尘眼中煞气大增,双拳下意识的攥紧。刚愎的性格一向是他最大的弱点,这可不是霍雨浩分析出来的,而是史莱克学院多年来对镜红尘调查后得到的结论。

“先回去再说。这件事,学院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镜红尘强压内心怒火,转身就向外走。林佳毅赶忙将霍雨浩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带着他向外走。

说起来,林佳毅给他吃的那枚药丸确实不同凡响。一股暖意此时已经密布于霍雨浩的四肢百骸之中。他能明显感觉到暖意所过之处,背后的痛处在迅速降低,原本出血的伤口以惊人速度愈合着。甚至就连他的魂力都有蠢蠢欲动的趋势。

不过,还没等镜红尘走出刑讯室,外面已经传来声音,“太子驾到。”

镜红尘愣了一下,停下脚步的同时眼中流露出一丝疑惑。他虽然并不参与到夺嫡的事情中。但对于几个皇子的势力范围还是很清楚的。这皇室纠察队并不是太子的势力范围,而是三皇子的支持着。掌控宗室的那位亲王殿下,也就是徐默沉的父亲,正是三皇子最有力的支持者。

“去刑讯室。”徐天然淡淡的说道。

“卑职见过太子殿下。”徐默沉此时已经不可能再沉默了。

当镜红尘悍然闯入皇室纠察队的时候,徐默沉就知道坏了,别人不认识明德堂主,他能不认识么?霍雨浩并没有夸张他的重要性。镜红尘亲自到来意味着什么,徐默沉猜也能猜到了。

但是,他却并没有出面。之前他没有进入刑讯室,就是要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镜红尘来的太快了,他现在已经不敢寄希望于属下们能够录好口供,只是希望霍雨浩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就好。否则的话,可就有点麻烦了。他所幸就不出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只要没有足够的把柄,就算镜红尘也不能轻易动他。毕竟,这件事他认为自己还是占理的。

可谁知道,镜红尘那边还没出来,太子徐天然却来了。

他可以不理会镜红尘,因为并无隶属,但徐天然到来他要再不出面,那可就是无君无父了。

徐天然目光温和的看了徐默沉一眼,道:“默沉,起来吧。都是自家兄弟,用不着那么客气。我听橘子说,你们抓了她的同学。可否给本太子个面子,将人放了。”

徐默沉可绝不会因为徐天然的温和客套而对他有所轻视,正相反,这位太子殿下的手段他可是早早就领教过了。当年,二皇子暗害他却没能一举功成,最终只是令这位太子殿下残疾。

徐天然回归之后,隐忍一段时间后突然爆发,一鼓作气将二皇子和他手上掌控的实力一网打尽。最终二皇子惨死,徐天然以残疾之身依旧牢牢掌控着太子之位,可想而知,他有多么可怕了。

“太子殿下吩咐的事儿自然没有问题。”徐默沉还没资格和徐天然正面碰撞,就算是他的主子三皇子也不敢。除非他爹在,否则,他只有卑躬屈膝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