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抵达,烤肉

烤鸡、烤馍,青菜块加上胡椒、辣椒、酸枝、牛肉煮成的浓汤,构成了霍雨浩三人一顿丰盛的午餐。

在史莱克学院的学习令霍雨浩对食物的口味还是相当敏感的,虽然他并不挑剔,但也不得不承认,橘子的厨艺相当不错。一顿饭吃下来,三人的关系立刻就近乎了许多。刚刚离开学院时那份生疏与对立悄然消融。

“怎么样?我没有夸口吧。橘子姐做的多好吃。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得罪我们。要不是橘子姐心眼好,这顿饭都不给你吃。”珂珂很是得意的在霍雨浩面前炫耀着。

霍雨浩呵呵一笑,道:“珂珂姐,那天的事儿你就不要耿耿于怀了。不如这样,晚饭我来做,也算是给你和橘子姐道歉,好不好?”

“你也会做饭?”橘子和珂珂异口同声的问道,不同的是,橘子是一脸好奇,珂珂则是一脸的质疑。

霍雨浩微笑道:“到时候试试就知道了。我刚到史莱克学院的时候,是靠卖烤鱼为生的。不然,我一个孤儿,哪里攒的出学费。”

听到孤儿两个字,二女的眸光明显都有所柔化,橘子是流露的很自然,而珂珂虽然掩饰的很好,但她眼底深处的变化还是逃不过霍雨浩的注意。

真是两位喜良的学姐啊!

“好,晚饭就交络你了。不过为了新鲜,我带的材料也有限,等咱们到了景阳山脉恐怕就要因地制宜了。”

三人再次上路,橘子和珂珂显然不是第一次前往景阳山脉了,一边飞行,橘子开始给霍雨浩讲述一些注意事项。

“景阳山脉的整体形状就像是一只大蜘蛛,中垩央山脉占地面积广阔八条支脉就像是八条腿延伸向不同的方位。支脉盘绕,将中垩央山脉护在其中。支脉中的魂兽数量相对较少矿产丰富。而中垩央山脉中的魂兽数量就很多了。其中不乏强者存在。尤其以主峰景阳峰为禁地。”

霍雨浩好奇的问道:“以日月帝国的实力和魂导器的发展,想要开发景阳峰主峰的矿产似乎不算太难吧。”

橘子摇了摇头,道:“你可不要小看景阳峰。在大陆上你们史莱克学院那边的星斗大森林是毋庸置疑的第一魂兽聚居地,而这景阳山脉也能排名前五的。想要将这里全面开发,除非是用强大的远程魂导器把整个景阳山脉覆盖性的炸一遍。就算如此,还要承受里面生存魂兽疯狂的反扑。会造成多大的伤亡谁也无法预估。”

“虽然景阳山脉必定有大量的珍贵矿藏储存,但这里的魂兽对于我们日月帝国来说,本就是极为重要的资源。自然是不能竭泽而渔,本来在魂兽资源方面,我们日月帝国就远不如原属斗罗大陆的三国。景阳山脉已经是我们最大的魂兽聚居地了保护还来不及呢。所以,就算明知有珍贵矿藏,最多也只是开发支脉边缘而已。绝不会向内推动。不过,在景阳山脉附近,我们也驻扎有大军……。”

说到这里,橘子突然停了下来,看了霍雨浩一眼,微笑道:“再多的就不能告诉你了,这是军事机密。”

霍雨浩微笑道:“军事什么的我也不想知道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珂珂道:“我们都告诉你那么多了,你是不是也该说说自己了?你才不过三环而已,怎么近战能力那么强?那天你施展的都是什么能力啊!”

看着二女一脸好奇的样子,霍雨浩微笑道:“我是双生武魂魂师。”

听到双生武魂这四个字,橘子和珂珂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珂珂更是眼中满是小星星的道:“哇,原来真的有双生武魂啊!难怪你这么厉害呢。”

二女比霍雨浩想象中要震惊的多,这令他不禁有些奇怪,“难道在日月帝国就没有双生武魂的魂师么?”

橘子肯定的摇了摇头,道:“没有我可以肯定。在日月帝国历史上好像都没出现过双生武魂的魂师。哪怕是在你们原属斗罗大陆,也是很少见的吧。”

珂珂则是一脸兴垩奋的道:“快说说,双生武魂有什么不同,你的两个武魂都是什么?”

霍雨浩心中暗暗无语,或许是因为他、王冬和萧萧集中出现的原因,他对双生武魂并没有太多的感觉,而且他这第二武魂也不是天生就有的而是天梦冰蚕赋予他的。最近这几年,无论是天梦、冰帝还是伊莱克斯,都十分安静除了当他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后释放一些封印的力量与他融合之外,一直都没有再对他有什么大的影响。似乎真的是准备让他自行去发展。但霍雨浩却很清楚冰帝、天梦、伊莱克斯才是他最大的倚仗,真正的后盾。他们只是怕自己过于依赖才出现的少了。而这两年自己的进步他们似乎也十分满意。

“我的主武魂是精神系的,副武魂是冰系。魂力四十级,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精神系魂兽,所以才没有附加魂环。

橘子恍然道:“难怪你三环就这么强,原来不但是双生武魂,而且还已经到四十级了。精神系武魂,真是罕见啊!不过,我们学院似乎一直都在找精神系魂师,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霍雨浩心中一动。他发现,这次跟随二女出来还真是对了,或许轩老师还会注意一些,不让自己的这个交换生知道太多有关日月皇家魂导师学院的事情。但橘子和珂坷对自己的防备之心显然要少的多。她们无意中说的话对自己都有不小的帮助。

“那你的魂技是什么?尤其是那个令周围光线都变得扭曲了的,我竟然都没法瞄准你。”珂珂好奇的问道。

楠子眉头微皱,道:“珂珂。问魂师的魂技可是大忌。”

霍雨浩却不以为意的道:“那是我的一个辅助魂技,叫做精神干扰。通过精神力对你们产生影响,在我的精神干扰范围内,魂师的准确度会被降低很多。除非精神力比我高受到的影响才会小一些。”

珂珂追问道:“那你精神干扰的范围是多大?”

霍雨浩笑而不语,这个问题他可就不能回答了,是他真正的秘密。

橘子瞪了珂珂一眼,咳咳吐了吐舌头也没有再追问,显然是意识到自己问的有些过头了。

当西方天际升起漂亮的晚霞时,他们终于到了此行的目的地附近,远远的,从高空中远眺,景阳山脉如同一只巨大蜘蛛、或者说是一只巨型章鱼一般匍匐在大地上。阴沉而雄奇、壮丽。

同样是魂兽聚居地,但这里带给霍雨浩的感觉却和星斗大森林截然不同。

星斗大森林是深邃无涯,但这里却是一种狂野凶悍的味道,或许这里的底蕴远不能和星斗大森林相比,但却要更具攻击性。

“我们今晚就在附近休息吧。明天再进山试验魂导器,同时也碰碰运气,给你寻找合适的魂兽。”橘子说道。

三人在距离景阳山脉百里外降落,找了一处地势较高又平坦的地方扎下营帐。有储物魂导器的存在,令魂师能够携带的东西相当充分,三个人,三座营帐,在霍雨浩的忙碌下,很快就布置完毕了。

珂珂看着勤快的帮自己扎好营帐的霍雨浩,笑道:“我可记得,有人说今晚要大显身手啊!可别让我们失望哦。”

霍雨浩呵呵一笑,道:“会的,我这就准备。你们稍等一会儿。我看看这边有没有什么合适的食材,越新鲜的食物烹制起来也就越好。”

一边说着,珂珂和橘子就看到了他眼中散发出的淡淡金光。刚一看到这金光闪耀的时候,二女没来由的都是一阵心悸,他们还清楚的记得那天霍雨浩发飙时的强横。

霍雨浩的目光向远方扫去,缓缓转身,看向更大的范围。

珂珂低声向橘子道:“天都暗下来了,他不会是用眼睛就能寻找野味儿什么的吧?”

没等橘子回答,霍雨浩的身形已径瞬间闪出,眨眼间消失在她们的视线之内。

橘子低声道:“他的实力真的很强。以前我一直认为,同级魂师跟我们魂导师根本无法相比,但现在看来我这个想法错的离谱。至少到目前为止,我们都没看他使用过什么强大的魂导器,单是凭借自身武魂的力量,他就令我们四人束手待毙。我敢说,就算是在旷野之中,并且有足够距离的情况下,我们四个对上他也未必能够讨得了好。”

珂珂轻轻的点了点头,“他那个精神干扰太针对我们远攻型魂师了。只是希望他那精神干扰的范围不要太大才好。”

楠子噗哧一笑,道:“他又不是我们的敌人,虽然是来自史莱克学院,但也只是交换生而已。说不定,我们从他身上还能学到一些东西呢。话说,今晚我们真的要吃他做的东西么?”

珂珂嘻嘻一笑,道:“看那家伙臭屁的样子,中午又吃过你做的饭了却依旧提出要给我们做饭吃,应该是有一定的把握才对吧。不试试怎么知道?没准,他还是你那有着天下第一厨子实力的梦中情人呢。”

楠子轻啐一声,俏脸微红,“别瞎说。他年纪应该不大的,你仔细注意他的皮肤,虽然他个子不小,但皮肤却有种青涩的稚嫩,尤其是嘴上细细的绒毛似乎才刚刚开始变硬,最多也就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比我们要小了不少呢。”

珂珂目光有些怪异的看着她,道:“行啊,橘子姐,你观察的可够仔细的。”

楠子没好气的道:“你这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啊?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正在她们说话的工夫,霍雨浩已经回来了。在他右手中似乎提着什么东西,因为天色较暗,看不太清楚,然后他就在一旁忙碌了起来...

橘子和珂珂甚至没看到霍雨浩抓来的是什么野兽,当她们仔细注意时,看到的就只有一根根肉条了。每一根肉条都被切割的十分均匀,大约巴掌长,两指宽。薄厚适中。

该生火了,一想到火,霍雨浩心头没来由的一颤,不禁将目光投向东方,姐姐,你究竟在哪里啊!一想到失踪的马小桃,他原本不错的心情顿时暗淡了下来。

但手上的工作却没有停止,一会儿的工夫,一堆篝火已然升起,扭头看向不远处正注视着自己的二女,微笑道:“来吧,两位学姐,准备开饭了。我做的这烤肉必须要第一时间吃下,味道才最好。”

一边说着,他取出三个小碗,在每个碗里面加了些什么,调匀成一种有些粘稠半透明的棕褐色酱汁,又拿了叉子分别递给二女。

“烤肉蘸着酱汁吃就可以了。我要开始了。”一边说着,霍雨浩自己手中的叉子轻轻一挑,搭在旁边去皮树枝上切好的肉条就被他挑出来一根,只见他手腕轻巧的翻转,那薄hòu适中的肉条似乎只是在篝火的外焰上燎了一下,然后又翻转后再燎一下,就轻轻的落入了橘子的碗里。

在篝火的照耀下,橘子和珂珂的面庞都是红扑扑的,看上去更添几分姿色。

楠子一直在注意霍雨浩的动作,从他那娴熟的翻转就能看出不是第一次烤肉了。低头看时,看到的是冒着油花的烤肉,似乎还略带粉色,并不是全熟的。

“快趁热吃,最香。”霍雨浩叮嘱的同时,第二片肉也已经烤好,落入了珂珂碗中。

橘子本来就喜欢吃,闻言也顾不上许多,用叉子挑起碗中肉条,在浓稠的酱汁中轻蘸一下,然后将肉条送入口中。

酱汁的味道并不浓厚,但却香气十足,蘸了酱汁的肉条极为滑嫩,入口之后,只是咀嚼三两下,就化为一股浓香的汁液顺喉而下,那份醇香爽滑,令橘子险些咬了自己的舌头。